突袭

察猛喊了一声RPG后,站在直升机正对面的二柱率先反应了过来,一步冲上前吼道:“闪开,小叔!”

    “轰隆!!”

    一发RPG直接砸在了地面上,泛起惊天巨响。朱玉临推开他小叔,人还没等动,就感觉自己脑袋嘭的一声被巨物砸中,瞬间倒地。

    汽车被炸地冒起火苗,侧翻着砸到了朱玉临。他小叔被推到壕沟内,双耳嗡嗡作响喊道:“拿枪,拿枪下车!”

    爆炸中心,秦禹被冲击波推倒在了路边,脑袋嗡嗡直响,双耳失聪,双眼漆黑,已经短暂失去基本意识了。

    察猛冲下汽车,不要命似的冲向秦禹那里。

    直升机上,小三,奉北李家李元杰,奉北龙兴公司邢子伟,以及长吉福少四人,带着挡风的护目镜,看着路上的爆炸区域,双眼兴奋。

    “干死没?!”李元杰扯脖子吼道。

    “不知道,人倒了。”邢子伟摇了摇头:“靠上去,再干一发。”

    驾驶员闻声摆手:“他们有枪,我们的位置在自D步的可射击范围。”

    “没事儿,靠上去,再打一下。”小三双眼通红地说道:“快点!”

    驾驶员被逼无奈,再次降低一些高度,迅速向道路方向俯冲。

    “干他,干他,”小三指着一名曾经当过侦查兵的小伙说道:“看准点。”

    小伙架起第二发RPG,用绳索固定好身体喊道:“偏一点。”

    驾驶员闻声立即调整方向。

    “嗖!”

    小伙扣动发射器,一发宛若火龙的炮弹,再次射了过去。

    “啪!”

    察猛拉起被炸懵了的秦禹,直接扑向壕沟。

    “轰隆!”

    爆炸声再起,地上被轰出了一个肉眼可见的大坑,秦禹和察猛摔进壕沟,全都暂时失去了意识。

    “应该死了。”邢子伟低声说道。

    “再来一发,快点,再来一发。”小三不依不饶,一心只想干死秦禹:“靠近,直接往壕沟里打。”

    “不行,太近了,我们没有后撤空间了。”驾驶员拒绝。

    “CNM,我让你往前靠,你听不懂啊?!”小三早都没有了当初儒雅,淡定的行事风格,而是像一个赌徒一般吼道:“干过去!”

    “哒哒哒哒!”

    二人正在沟通期间,朱家的车队内跳下来七八个汉子,全部手持自D步,冲着天空扫射。

    一排子D打过去,两次靠近的直升机冒起了阵阵火星子。

    “拉高度,撤了。”副驾驶员立即吼了一声:“快点!”

    驾驶员果然不再理会小三,直接握着操控杆拉升高度,迅速逃离了对方射击区域。

    朱茂尘甩了甩脑袋,猛然回头看向路边,扯脖子吼道:“小临,小临!”

    地面上两个大坑,一台越野车被炸的侧翻,正好压住了朱玉临的上半身。

    壕沟内,察猛后背被鲜血浸透,身体压着下方不知死活的秦禹,模样凄惨无比。

    “他妈了个B的!”

    朱茂尘冲到路基上,摆手吼道:“过来人,把车抬起来。”

    突如其来的袭击,让车队瞬间混乱了起来,一部分人冲过来抬车救二柱,一部分人又时刻防止直升机绕过来再次偷袭。

    两分钟后,朱玉临从车下面被拽了出来,脸颊被挤压的有些变形,鼻孔窜血,双眼紧闭,早已失去了意识。

    “快……快走……,”朱茂尘架起二柱,摆手吼道:“把壕沟里那俩孩子也带上。”

    直升机上。

    “死没死?”小三冲着青年喝问道。

    “我在瞄准器里看,应该是炸到他了。但第二发的时候,有人过来护着他,我也不知道他死没死。”小伙如实回应道。

    “他妈的!”小三犹豫半晌,转身冲着驾驶员说道:“绕回去,再干他。”

    “不行。”驾驶员直接拒绝:“你看到了,他们有自D步,我们在射击范围内,他们也在射击范围内,一旦人家散开了,RPG的作用没有几条枪大。更何况,现在你知道目标被拉到了哪台车上了吗?他们肯定是要跑的。”

    “我让你回去!”小三持枪瞪着眼珠子吼道:“找不到人,就全炸死!”

    “你他妈疯了?”驾驶员也急眼了:“牛B你开枪,大家全掉下去。”

    小三棱着眼珠子,被噎地无语。

    “消息得到的慢一点,才不得已开直升机来,我觉得他命没那么大,应该死了。”邢子伟劝了一句:“先回去吧,等等信儿。”

    ……

    锡盟区警司内,司长,副司长,数个大队长全部被下了枪,软禁在了办公室内。

    “顾言呢?”三团指挥官持枪问道。

    “他不在这儿,被弄走了。”司长额头冒着细密的汗珠说道:“直升机带走的。”

    “他妈的,你撒谎。”指挥官瞪着眼珠子吼道:“我再问你一遍,人呢?!”

    “真不在,”司长脸色铁青,心里发虚地回道:“人到我手里就被弄走了。你们来呼察的消息没捂住,你觉得上层把人放在我这儿,会放心吗?”

    指挥官怔住。

    “院就这么大,不信你找嘛。”司长被逼的没办法,只能说着不软不硬的话。

    十几分钟后。

    士兵翻遍了大院,又逼问了几个警员,统一了一下“口供”,最终证实顾言确实被直升机拉走了,去哪儿了不清楚。

    指挥官没有办法,只能立即致电参谋长办公室。

    “喂?”

    “进来了,但顾言不在这儿。”指挥官皱眉说道:“这下有点尴尬了,打进来了,人却没抢回来。”

    “你等一下。”参谋长放下电话听筒,转身看着顾二叔问道:“小言没在警司,这怎么办?”

    顾二叔斟酌半晌:“三个团就趴在那儿不动了,切断警司高层跟警署之间的联系,进一步等我命令。”

    “好。”参谋长拿起电话,立即冲着对方吩咐道。

    顾二叔起身,掏出私人手机离开,找了一间空房,拨通了顾言他爸的电话:“人没在锡盟区警司啊。”

    “黄瘸子那个卫戍旅是不是动了?”

    “是,我俩通了个电话,他跟我和稀泥,觉得咱们不敢打。”顾二叔点头应道。

    “如果打,他是什么立场?”

    “肯定是对面的。”顾二叔毫不犹豫地回道。

    老顾沉吟半晌:“妥协是不可能妥协的,今天这事儿压不住,明天小崽子就会登上新闻头条。他们想拿小崽子的身份来影射军政派违规掺和铁路项目,不能给他们拖的机会。”

    “收拾收拾老黄?”顾二叔问。

    “你等我消息。”老顾扔下一句,直接挂断了手机。

    ……

    朱家最大牧场的主楼内,一名穿着睡衣的秃顶中年,声音颤抖地问道:“……小……小临没了?”

    “在回来的路上,说……说是伤得很重。”门口站着的男子,语气结巴地回应着。

    “嘭!”

    秃顶中年一脚踹开椅子,暴跳如雷地骂道:“我CNM啊!!我儿子就跟着看看热闹,还至于拿直升机打他吗?!”

    屋内众人,集体沉默。

    “咣当!”

    门外挤进来一位中年妇女,脸色煞白地喝问道:“我儿子咋了?!”

    秃顶中年沉默半晌,立即说道:“给顾家打电话,我要问问顾老二,老子这么挺他们,怎么连我儿子都护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