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背后大佬的碰撞

土渣街上,马袁两家人已经码好了队形,近千人的对垒,凶器闪烁着寒光,瞬间让气氛压抑到了极点。

    人群中央,袁克歪脖看着老马头问道:“让你吃两天饱饭,你还真觉得自己行了是吗?我最后问你一句,你让不让开?!”

    “路都给我封死了,我怎么让开啊?”老马头自始至终云淡风轻,动作慢吞吞的看向身后的人喝问道:“卖药的线断了,你们咋生存?”

    “那还生存个JB,直接饿死了。”领头壮汉吼着回道。

    “后面的,袁家的药,你们买得起吗?”老马头再次冲着街内的穷苦居民吼着问道。

    “买不起。”

    “那咋整,等死吗?”

    “等个JB,我们没药吃了,那大家就都别好了。”

    “跟他们干了!”

    “……!”

    数百人瞬间爆发出整齐的喊声,马家的马仔拎着东西就迈步开始往前压。

    “你们处理。”

    袁克脸色阴沉的看着对面人群,回身冲老三等人招呼一声后,转身就走:“出多的大事儿,公司都能兜住。”

    话音落,路边等待着的袁家人马,纷纷打开后备箱就往外拽着凶器。而从穿着打扮上来看,他们的层次都稍微高一点,一看就是平时有稳定收入的人群。

    “把门口的全给我请了。”老三跳脚喊了一声。

    “呼啦啦!”

    上百人一拥而上,直奔藏匿齐麟的门市房门口。

    “亢!”

    就在这时,一声枪响泛起。

    众人霎时间沉默。

    秦禹举着枪,张嘴喊了一声:“袁队,事儿还没到底,你走什么啊?”

    已经走出去十几米远的袁克,闻声回头。

    秦禹迈步上前,将枪插在枪套内,回身冲马老头说道:“都先别动,我再聊聊,万一有缓儿呢?!”

    “秦禹,你是真看不明白事儿啊!”袁克伸手指着他的胸口,一字一顿的吼道:“你知道光黑街一个区的药,每个月会产生多少利润吗?你想摆事儿,你够分量吗?”

    “滴玲玲!”

    话音刚落,袁克兜内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你接。”秦禹笑着提醒了一句。

    袁克稍稍迟疑一下后,才伸手掏出电话,双眼盯着秦禹按了接听键:“喂?”

    “呵呵,你仓库里的货和人在我手里。”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响起。

    袁克闻声当场愣在原地。

    “你们谈吧,谈完给我打电话。”对方扔下一句,就挂断了手机。

    袁克呆愣愣的拿着电话,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秦禹,心里瞬间合计了起来。

    秦禹从兜里掏出电子烟,在手里磕了两下轻声说道:“袁队,我还是那句话,得饶人处且饶人。”

    “你跟马家联手,扫了我仓里的货?”袁克攥着拳头,声音低沉。

    “呵呵。”秦禹一笑,没有正面回应。

    “不对。”袁克双眼死死的盯着秦禹,继续说道:“上面没人撑着,你们没那个胆子敢这么干。你后面有人,对吗?”

    秦禹看着他,依旧没吭声。

    “老李?”袁克思考半晌后,伸手指着秦禹的胸口问:“是不是他?”

    “你只要不动齐麟,仓库里的货和马仔就什么事儿都不会有。”

    “我已经给你路走了,你为啥又站老李那边?!”袁克瞪着眼珠子喝问道:“你觉得他很硬吗?我TM告诉你,他在警司里交下的人不一定有我袁克多。在警司内,我管他叫司长,可出了警司,我怎么称呼他,你清楚吗?”

    “我知道你背后有人。”秦禹点头。

    “从外面进来不容易,松江复杂着呢。就你这根基,一脚踩不对了,那就是粉身碎骨。”

    “是啊,我领会到了。”秦禹眯着眼睛应道:“如果不是我多长了一个心眼,先和老马把事儿谈开了,那人家贩药的买卖一断,我说不定就被谁整死在哪个街面上了。”

    袁克闻声语塞。

    “打开窗户说亮话,你捧过我,可我也给你办事儿。以前的过去就过去了,今天要说的是齐麟。”秦禹脸上的笑意消失不见,一字一顿的看着袁克说道:“我就问你,你今天能不能抬手。”

    “不可能。”

    “不可能是吗?那就整吧!”秦禹目光突然变得阴冷,死盯着袁克吼道:“你现在就抓齐麟,我绝对不拦着。六个小时之后,你干死他,我拿着你仓库贩药的证据以及被抓人员的口供,马上就扫你袁家的场子。货和人总共值多少钱,你心里有数。”

    “卧槽尼玛,你动一下试试?!”袁克抬手就要扇秦禹的耳光。

    秦禹突然伸出右手,五根手指宛若钢钳一般掐住袁克脖子,目光凶悍的骂道:“老子不是齐麟,让捏咕完才知道反抗。刚才我给你面子了,但这下我他妈不给了!”

    “啪!”

    话音落,秦禹一个反抽就打在了袁克脸上。

    “你他妈的……!”老三愣了一下后,掏枪就要顶住秦禹脑袋。

    秦禹转身,看向老三喊道:“当好你的狗,这里没你插嘴的份。”

    “哗啦,哗啦!”

    秦禹喊了一声,老马头身后的三个汉子全部掏出了枪。

    ……

    警司办公室内。

    李司长接了个电话后,站在窗口处拨通了袁华的号码。

    “哎呦,李司,好久不见呐!”袁华爽朗的声音响起在电话中。

    “土渣街的那个孩子放了吧,就当给我个面子。”李司长直奔主题。

    袁华一愣,立马回应道:“这我做不到啊。你也清楚,药虽然是我在出,可分盈利的却不止我一家啊。那个孩子手里有进货渠道,老马头保他,不就是为了拿这条线跟我竞争吗?你说……我怎么放人?”

    “盈利的事儿,我不问。”李司长眉头轻皱的说道:“今天晚上,我就想保那个孩子没事儿。”

    “嘶……呵呵呵……!”袁华吸了口气,笑着应道:“这事儿不好办,办不了啊。”

    “你仓库里的货和人,都在老马那儿。”李司长直接把话挑明:“今晚土渣街的那些孩子,要有一个出事儿,你也掂量掂量损失。这货没了,人再吐了,你麻烦也不小吧。”

    袁华闻声愣在原地。

    ……

    数十秒后。

    袁克接起大哥电话:“喂?你说!”

    “……!”袁华沉默许久后,咬牙回了一句:“老李插手了,你先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