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求林家

待规划区,863团门口。

    秦禹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拨通了林骁的电话,因为他此刻真的是被逼的没办法了。呼察内到底发生了怎样的事儿,他不清楚;燕北那边是否有什么动作,他更是两眼一抹黑,所以,他现在不敢乱窜,目前只能求助林骁,暂时安顿下来,把事儿搞清楚。

    电话响了十几秒后,林骁才接了起来,话语简洁地询问。

    “我这儿遇到了点事儿……。”秦禹思考了一下,几乎将全部实情跟对方说了清楚,只是隐去了他求陆晓峰找许涛秘书办事儿的细节,因为这里面涉及到顾言,他不好明说。

    林骁听完沉思数秒:“呼察那边有变动,我也是刚接到消息。你们不要着急,我给863团打个电话。”

    “好,好。”秦禹立即点头。

    说完,二人结束了通话。

    ……

    秦禹等人在门口等待了大概十几分钟后,依然没有见到营区内有人出来,这时察猛有些不托底了:“……你确定林骁能帮你吗?”

    秦禹怔住。

    “如果消息走漏,后面的人追上来了,那咱死都不知道咋死的。”察猛站在自己的立场上,恪尽职守地提醒道:“变故是从上层来的,以咱们在八区的这点眼神,现在是看不明白咋回事儿的。我的意思是……最好谁都不要信。”

    “问题是咱自己回不了燕北啊!”二柱皱眉说道:“现在路上啥情况,你完全不清楚,万一沿路要有卡呢?”

    察猛陷入沉思。

    “我觉得不会。”二柱继续说道:“小禹毕竟和蕾蕾有对象关系在,而且还去过他家了,我觉得他们再怎么样,也不会干这么下作的事儿。更何况,林家立场虽然中立,但他们毕竟属于军政派的,完全没道理帮对面啊!”

    察猛闻声点了点头,也没再说什么。

    “翁!”

    就在这时,院内开出来两台军用越野车,领头一人张嘴喊道:“谁叫秦禹?”

    “我,我是。”秦禹想了一下走了过去。

    对方坐在车内扫了四人一眼,立马点头说道:“行,上车吧。”

    四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闻声上了汽车。

    ……

    十几分钟后,营区大院的办公楼一层内,秦禹等人坐在会客室,正静静等待着。

    “滴玲玲!”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二柱低头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走到窗口处按了接听键:“喂?爸。”

    “他妈的,老子一眼照顾不到,你就给我惹祸,是吗?”电话内一个极其暴躁的“男高音”,愤怒无比地吼道:“交朋友就交朋友,你跟他们掺和铁路的事儿干啥?”

    “我没掺和。”

    “没掺和,你跑什么啊?”老爹扯脖子喝问道。

    “我就是跟小顾,还有秦禹去溜达,谁知道碰上这事儿了?”

    “你他妈就是没脑子!”老爹瞪着眼珠子吼道:“你啥都别管了,赶紧给我回来。”

    “我跟小禹在一块呢,小顾出事儿了,我现在走不开……。”

    “你走不开有啥用,你能解决啥问题?”老爹不容置疑地说道:“你马上给我回来,马上!”

    二柱表情有些为难,压低声音说道:“我们在林家的863团,现在挺安全的,你咋地也得让我联系上顾言他二叔再说啊!”

    “我再告诉你一遍,老顾家那帮人心里比你有数多了,你不要像个傻B一样在那儿掺和,赶紧回来。”老爹话语粗鄙地吼道:“我让人去接你,就这样!”

    说完,电话挂断。

    二柱叹息一声:“妈的,我爹也知道了。”

    “跟你发火了?”秦禹问。

    “没事儿,他天天骂我,我都习惯了。”二柱弯腰坐在了沙发上。

    秦禹内心挺愧疚,因为二柱根本没有具体参与到铁路的项目里来,但却让自己和顾言给坑了:“早知道今天不带你去好了。”

    “没事儿,先不说这个了。”二柱摆了摆手:“等人来吧。”

    ……

    楼上。

    863团团长迈步走出办公室,背手喝问道:“骁骁来的电话吗?”

    “是的。”参谋长点头回道。

    “走吧,去看看。”团长回应一声,迈步奔着电梯走去。

    数十秒后,一行七八个人来到电梯门前,准备下楼。

    团长从兜里掏出烟盒,眉头紧皱地抽出一根香烟,还没等点燃,就突然转身看向了参谋长:“不,不能下去。”

    “怎么呢?”

    “我先回去打个电话。”团长转身,再次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

    锡盟警司内。

    顾言坐在铁椅子上,低头把玩着手指,一言不发。

    铁门从外面被拽开,十几名男子走了进来,领头那人还是之前跟顾言有过谈话的副署长。

    “哎呦,睡着啦?”副署长言语调侃着走过来问道。

    顾言缓缓抬起头,咧嘴一笑:“您有啥吩咐?”

    “明白自己处境吗?”副署长问。

    “没太明白。”顾言摇头:“你们到底想干啥?”

    “给他看看。”副署长摆手。

    一名手里拿着文件袋的男子迈步上前,从里面掏出了一组照片,摆在了小铁桌上。

    这是十几张凶案现场的照片,顾言粗略扫了一眼,见到室内环境以及照片中的死者,都有些熟悉后,才低头仔细看了起来。

    数秒后。

    顾言脸色苍白地怔在了原地,用戴着手铐的手掌,不停地翻着照片,几次确认死者身份。

    “你家的人,你为啥要杀啊?啥项目没谈拢啊?”副署长拉了张椅子过来,笑呵呵地问道。

    顾言猛然抬头:“老毕死了?!”

    没错,照片中的死者,正是两天前在待规划区娱乐城跟顾言谈事儿的那个老毕。

    他死了,就在刚才的招待酒店内。

    “你杀的,你激动什么啊?”副署长翘着二郎腿回道。

    顾言闭上眼睛,仔细思考了数秒后,突然冷笑了起来:“……借刀杀人?有点意思哈!”

    ……

    863团主楼。

    团长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手里拿着电话,言语客气地说道:“是,是骁骁让他们过来的,但我总觉得这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