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三家码牌,齐聚土渣街

袁克来之前确实想过自己可能会在老猫身上遇到点麻烦,但却完全料想不到秦禹竟然也能掺和进来,并且他还是跟着马老头等人一块来的。

    这说明啥?

    这说明秦禹到场应该不是站自己这一头的。

    袁克心里很不解,很愤怒,因为他觉得自己虽然利用秦禹,可毕竟也算给了后者机会,而这小子却他妈的在关键时刻站在对面了。

    “秦禹,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袁克最近诸事不顺,家里死人了不说,关键的供货渠道也还没有找到,所以他此刻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和蔼与仗义神态,有的只是不耐和冷漠。

    “袁队,我们到一边去说,行吗?”秦禹笑着问道。

    “有啥可说的?人我必须要带走。”袁克烦躁的摆了摆手。

    秦禹斟酌半晌,伸手示意老猫别炸,而是轻声细语的看着袁克说道:“队长,齐麟已经被整的够惨了,咱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你觉得自己有说这话的分量吗?”袁克冷漠的问道。

    “我和老猫的态度一样,只是想保齐麟没事儿。”秦禹低声回应道:“队长,有些牌掀开了,谁面子都不好看。”

    袁克本来就在克制着自己愤怒的情绪,此刻再一听秦禹话里有威胁的意思,立马心态就炸了,突然抬起胳膊就抡了下去。

    “啪!”

    一声脆响泛起,秦禹在众目睽睽之下挨了一个耳光。

    “你摆清楚自己的位置,没有我说话,你以为你真能当组长呢?!”袁克瞪着眼珠子吼道:“我把话放在这儿,今天就是老李来了,我也得把齐麟带走,不相干的都给我滚!”

    话音落,全场寂静。

    秦禹摸了摸自己脸蛋子,不以为然的一笑,回头冲老马头喊道:“帮帮我朋友吧。”

    老马头依旧穿着那件脏兮兮的军大衣,缩着个脖儿,双手插在袖口里,慢悠悠的回头轻喊了一声:“土渣街这一块,有认识我老马的吗?”

    数秒过后。

    街道开始震颤了起来,大量人影开始从笼子楼,脏乱的胡同,以及街边的门面店冲了出来。

    袁克抬头望向人群,伸手戳着秦禹胸口,笑着问道:“呵呵,你有撑腰的了,是吗?”

    一句话的功夫,数百名胳膊上系着白色布条的汉子,拎着凶器,汇聚在昏暗的灯光下。一个穿着皮夹克的马家壮汉,走在最前面啐骂道:“袁克,不管你和你大哥愿不愿意,今天我都艹尼玛了。”

    袁克这边的数十人,见到乌泱泱的人群冲过来,全都面色严肃。

    台阶下方,老马头掏出烟盒,再次轻飘飘的喊道:“土渣街这片,想以后有药吃的都TM给我出来帮帮场子。爷今天豁出去了,只要马家能在这里站住,日后我零利润放三个月药。”

    话音落,狭窄的土渣街两侧笼子楼内,再次爆发出如惊雷一般的脚步声。是的,各团队,政治关系,背后的大公司都在争着利益,可住在这里的那些病号,穷人,却因为他们抢利益,而没了廉价药吃。所以此刻听到马老头的喊话,他们都自发的冲了出来。

    老三看到这个场面,立马后退两步,拿着对讲喊道:“在土渣街的兄弟全给我出来,马上,快,在福元路口。”

    袁克粗略扫了一眼马家叫来的人,歪脖看向秦禹,冷笑着说道:“……在土渣街你能保齐麟,但他能一辈子不出去吗,啊?”

    ……

    另外一头,黑街区世纪大道。

    八个面容冷峻,身材精壮的汉子,全部肩上背着布包,双手戴着绒线手套,靠近了两栋连人影都没有的空楼。这里距离松江市中心已经很远了,旁边还有一片坟地,以及黑街区专用的垃圾排放场,所以周围看不见人烟。

    “就在这儿,进吧。”领头的汉子扫了一眼周围的情况后,才转身冲众人吩咐。

    “搞准了吗,是这里?”

    “对,老虎之前让人在这儿拿过药。”领头的汉子点头:“检查一下,准备干活。”

    五分钟后,空楼中央区域。

    六七个小伙坐在椅子上正在打牌,而房内两侧的窗户,则是全被他们故意用木板钉上,所以从外面看这里是一点光线都没漏的,就像是没人居住一样。

    室内烟雾缭绕,坐在靠左侧拿牌的小伙,嘴上叼着电子烟问道:“都被叫去土渣街了,我们不用过去看看吗?”

    “看个毛,最近事情比较多,上面发话了,咱们就在这儿,哪儿都不去。”另外一个青年皱眉回应道:“这几天谁都别找借口溜出去玩,好好干活。”

    “嗯,知道了。”

    “滋啦啦!”

    就在众人交谈之时,棚顶的电灯闪了几下后,突然灭了。

    “卧槽,灯咋灭了?”

    “是不是电机又坏了?蒂亚戈,你快去看看,拿着手电筒……。”

    “咣当!”

    突兀间,房门泛起一声闷响,紧跟着急促的脚步声就在门口响了起来。

    “来人了,赶紧拿东西。”坐在椅子上的青年,立马起身吼了一句。

    “哒哒哒!”

    等屋内打牌的众人反应过来时,枪声已经在门口响起,瓢泼大雨一般的子D霎时间灌进室内数十发。一阵阵惨叫声接连泛起,对方当场就被打死了三个人。

    门口处,领头偷袭的壮汉支开手电筒,摆手示意同伴别动:“可以了,别突突了,上面要两个有分量的。”

    ……

    警司内。

    李司长端坐在办公桌内,手里把玩着茶杯,眉目紧皱。

    侧面沙发上,警司内负责政治的参议长,翘着二郎腿问了一句:“现在做选择,是不是早了点啊?”

    “是我想做吗?是老猫那个傻B逼着我做啊!”李司长叹息一声骂道:“不过也好,袁华拉拢了我很多次,我都没表态,其实……也算是一种态度了。”

    “那未来一段时间,局面可能会很混乱。”参议长低声提醒了一句。

    “土渣街那边已经碰上了,我想收也收不住了,等电话吧。”李司长举杯喝了口茶。

    ……

    大皇宫内。

    袁华接完一个电话后,才阴着脸骂道:“这个不知死的老马头,真以为他在土渣街有话语权了呢。你们全过去吧,不用搂着办事儿。”

    “老猫这么硬,是不是李司长的态度?”左侧的中年皱眉问道:“如果是这样,情况就有些复杂。”

    袁华摆手:“我给他面子他是李司,不给他面子,他啥也不是。今晚我他妈就要齐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