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板袁克

土渣街与福元路交叉路口,袁克和老三领着数十人来到一间仓库门口。

    “弄开。”老三冲着身后的马仔喊了一声。

    “等下。”袁克斟酌半晌,立马摆手阻拦道:“老猫是个愣种,硬搞容易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老三,你给队里打个电话……。”

    老三听完袁克的吩咐,拿着手机就走到了一旁,而其他人则是将仓库围的水泄不通。

    老猫也不是傻子,他一直注意着室外,所以很快发现了袁克他们。

    室内。

    帮忙藏匿的朋友脸色有些慌张的冲老猫说道:“他们摸上来了,咋弄?”

    破旧的木床上,齐麟捂着腹部,强迫着自己坐直身体,脸色苍白的冲老猫喊道:“兄弟,你帮我到这儿够意思了,我……我都这样了,不拖累你……你护着我妹妹和老妈,我自己出去。”

    “都整到这一步了,你放什么屁?”老猫面色不耐的骂道:“你老实待着,我去外面跟袁克发挥发挥。”

    “老猫!”齐麟流着眼泪吼道:“我欠你太多,以后咋还啊?”

    老猫回头看了齐麟一眼:“我在警司,就你一个朋友……你没了,我以后骂谁?”

    齐麟闻声怔在原地。

    “你们都别出去。”老猫扔下一句后,孤身向外走去。

    ……

    两分钟后,仓库的铁门被推开,老猫叼着电子烟,扭头扫了一眼台阶下方的袁克等人说道:“呵呵,艹,你们查案要有这效率,松江早就青天白日了。”

    袁克愣了一下,单手插兜的回应道:“老猫,齐麟在里面吗?”

    “在。”老猫这时知道撒谎已经没用了,索性直接承认。

    “行,你明说我也明说。”袁克看着老猫,话语直白的说道:“齐麟的事儿很复杂,上有医药署,警署,下有……。”

    “别扯这么多,总之不就一句话吗?你以为齐麟是个窝囊废,就拿人家当狗一样欺负,谁知道你踢了两脚,发现人家是狮子,B没装明白,还让人给团灭了,所以你开始靠关系和人说话了,对不?”老猫吸着烟,双眼明亮的回怼道:“我跟你说两个事儿:第一,我问过齐麟,他身上并没有你想要的东西;第二,不管你是啥目的,我肯定不能让你碰他。即使齐麟要走法律程序,那你也得回避。”

    袁克皱眉看着老猫,沉默许久后说道:“你知不知道我这么跟你谈话,是看谁的面子?”

    “我又不是傻B,当然知道你是冲老李面子啊!”老猫梗着脖,完全没有不好意思的回应道:“可你看,事情就是这么巧,老李不光是我亲戚,而且还对我特别好。今天,我还就拿自己和他的关系任性了,我就问你气不气?”

    “老猫,你是不是有点没长脑子?”老三阴着脸骂道:“你这是给老李添麻烦。”

    老猫闻声直接炸了,宛若泼妇一样跳脚骂道:“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算个JB毛?这都是有背景的人在对话,你说你一狗腿子膨胀什么?你信不信,我以后谁都不盯着,就踏马给你穿小鞋?”

    “你……你真尼玛……!”老三碰到比自己还滚刀的老猫,顿时被噎的一句话都没有。

    老猫收回目光,斜眼看着袁克说道:“做人最好别把事儿干绝了,天上有那么多星星,你知道明天哪颗最亮啊?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我不把他领走,我没办法交代。”袁克脸色不耐:“齐麟手里有没有那个东西,你让他出来自己跟我说。”

    “那不可能。”

    “老猫,我已经很给李司面子了。”

    “不给面子你能咋地?杀我啊?”老猫冷眼问道。

    袁克沉默数秒,立马摆手喊道:“送老猫回单位吧。”

    话音落,数十人瞬间冲了上来,伸手就要抓老猫下台阶。

    “艹你个玛的!”

    老猫一红眼,伸手直接把工作牌掏出来,挂在胸口上喊道:“来,我看看谁敢碰我一下?!老子特区政F任命的三级警长,你碰我一下都算叫板司法系统。”

    众人闻声迟疑,全部扭头看向了袁克。

    “你跟我玩这个?”

    “不能玩啊?”老猫瞪着眼珠子回应着。

    袁克面露阴沉的笑意,扭头看着老三说道:“让他们进来。”

    老三掏出手机,低头拨打了一个号码。

    数十秒后,几台警司专用车突然开进福元路停在了路边,朱伟,关琦,以及其他组的一队警员几乎全员到场下车。

    “齐麟在里面,抓回去吧。”袁克摆手冲着众人吩咐了一句。

    朱伟犹豫半晌后,带队走上台阶,亮出证件挂在胸口说道:“老猫,别难为我了,我也是混口饭吃。”

    老猫愣了一下,脸色铁青的吼道:“跟你们没关系的事儿,最好少掺和。”

    朱伟硬着头皮上前,伸手一把抓住老猫:“我们没有李司照顾,不好意思了,老猫。”

    “把猫哥拽下去,”关琦立马在旁边吼了一声:“进去抓人。”

    老猫一个人根本没办法面对这么多人的拉扯,所以两下就被拽下了台阶,但他依旧双目通红的冲着袁克吼道:“今天你敢碰齐麟,老子以后啥都不干,就踏马盯着你。你不是想在黑街放货吗?你看我能不能让你卖出去一箱就完了!”

    朱伟扯着老猫的脖领子,低声吼道:“你别喊了,你护不住他……。”

    “滚他妈远点!”老猫完全急了,一个人与七八个人撕扯了起来。

    台阶上,关琦掏枪拽门后,摆手招呼道:“冲进去。”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秦禹领着三个中年,一个老头,呼哧带喘的从侧面街道跑过来喊道:“卧槽,人这么多啊?我来凑凑热闹。”

    众人闻声回头。

    秦禹停下脚步,笑呵呵的指着朱伟喊道:“你把老猫松开。”

    朱伟愣住。

    “关琦,你站门口别动。”秦禹又冲着台阶上的组员招呼了一声。

    朱伟和关琦听到秦禹的吩咐,都非常尴尬的站在原地,一时间丧失了方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袁克扭头扫了一眼秦禹,脸色很难看的冲关琦喝问道:“你在等啥?我让你抓人!”

    关琦一咬牙,拽门就要进屋。

    秦禹迈步上了台阶,伸手指着三组的所有组员吼道:“我踏马让你们别动,都听不见吗?”

    朱伟和关琦等人再次愣在原地。

    秦禹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迈步上前握住朱伟的手腕问道:“谁是组长,心里有数吗?”

    “队……队长在啊。”朱伟低头挠着鼻子回了一句。

    秦禹盯着朱伟,趴在他耳朵上再次问道:“以后是跟着我和老猫,还是跟着好几年都没让你当上组长的袁克,你自己选一个。”

    朱伟闻声抬头。

    “把手松开!”秦禹指着朱伟的胸口,再次重复了一句。

    朱伟斟酌半晌,先是抬头看了一眼老猫,又瞧了一眼秦禹,心里想到李司长后,才立马松开了手。

    袁克懵了,呆愣愣的看着朱伟:“我说话,你没听见是吗?”

    “报告队长,按照级别划分以及警司规则等原则,我应首要听直属长官命令。”朱伟敬礼后,高声吼道。

    三组成员集体愣了一下,双眼盯着朱伟,也缓缓抬起了手臂敬礼,齐刷刷的喊道:“我们应首要听直属长官命令!”

    秦禹回过头,迈步来到袁克身前,话语简洁的说道:“你话说的仗义,事儿我也给你玩命办了,可你怎么背地里拿我当了不止一回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