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征兆的枪声

电梯门口。

    顾言也皱眉看着走廊:“艹,这么黑。”

    “是不是灯坏了?”秦禹见走廊内有一部分棚灯是熄灭状态的,只有一小部分亮着。

    “哪个房间?”二柱问。

    “415。”秦禹回了一句,站在走廊指示牌扫了一眼,低头掏出手机,一边拨着陆晓峰的号码,一边带队往里走着。

    “喂?”

    “是415吧?”秦禹问。

    “对,你们进来就行。”陆晓峰轻声回道:“我们在打牌呢。”

    “这走廊里太黑了。”

    “B线路坏了,楼下正在修呢。”陆晓峰打着哈欠,笑着说道:“郭秘书问你钱带没带够,我们可打得挺大的。”

    “哈哈,够了,够了。”

    “行,你过来吧。”

    “好。”

    说完,秦禹挂断手机,在左侧走廊口转弯,往前走了七八步,才看见415号房间。

    四人上前,秦禹抬手咚咚咚地敲了三下门喊道:“晓峰!”

    屋内没有动静。

    “咚咚!”秦禹等了一小会,又敲了两下。

    “亢!”

    突兀间,一声清脆的枪响泛起,秦禹等人登时怔在了原地。

    “吱嘎嘎……!”

    房间门在秦禹敲了五下后,自然敞开,里面根本没锁,是虚掩着的。

    秦禹猛然回头,眼神惊愕无比地看着顾言,意思在问这他妈是什么情况!

    顾言回过神来,立即迈步上前,探头往屋内扫了一眼,却见到室内也一片漆黑。

    “咣当!”

    屋内,有窗户被拽开的声音,但众人却没有在厅内见到任何人。

    “里面响的枪。”察猛极为敏感地指了指屋内。

    “艹!”

    顾言骂了一声,迈步就要往屋内冲。

    “别动!”

    察猛拽了他一下,脸色煞白地说道:“有血腥味。”

    顾言怔住。

    “走!”

    秦禹毫不犹豫地转身,立即催促道:“快走!”

    四人都大感不好,转身奔着电梯方向就跑了过去,并且反应极快的察猛,此刻已经拨通了小白的号码。

    “喂?哥。”

    “在楼下吗?快去开车,”察猛语气急促地说道:“我们马上下来。”

    “哦,好,好……。”

    “不对,你先别开车。”察猛怔了一下,立马又调整了一下思路:“别露面,拦个车,准备接我们。”

    “为啥啊?”

    “开来的车可能被盯上了,你注意点。”察猛提醒了一句。

    “明白。”小白闻声挂断电话,甩腿就在街道上奔跑了起来。

    秦禹来到电梯口,扭头一看,见到两台电梯,此刻都显示从一楼正在往四楼上升。

    “不……不坐电梯,走,走楼梯。”秦禹退后两步,再次转身:“妈的,陆晓峰肯定有问题。”

    众人此刻肯定弄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只要不是傻B,那肯定是感觉出来事儿不对了。而叫他们来这儿的,就是陆晓峰。

    众人刚跑到楼梯间门口,两台电梯门就敞开了,六七个汉子,持枪追了进来。

    “咣当!”

    秦禹一脚蹬开楼梯间的房门,弯腰就往楼下跑。

    “咋回事儿啊?”二柱不明所以地冲着顾言喝问道。

    “我他妈怎么知道!”顾言脸色阴沉地回道:“先跑了再说。”

    四人冲到二楼半时,下方楼梯突然传来了剧烈的脚步声,秦禹停顿一下,两步抢到二楼,伸手拽开铁门吼道:“下不去了,往这边走。”

    三人闻声跟了过去,一同冲进二楼走廊。

    “不知道咋回事儿,千万别被憋死在这儿。”秦禹脸色煞白地吼道:“找窗户跳出去!”

    顾言转身扭头看向走廊尽头,立马吼道:“有铁栏杆,踹开个房间门,从屋里的窗户走。”

    “咣当!”

    二柱闻言踹开一间办公室的房门,顾言一步挤进去,抬头就看向了窗口:“这边没事儿,跟我开窗户。”

    “别动!”

    秦禹刚要进屋,走廊岔路口内就冲过来三名穿着制服的警员,举枪冲他喊道。

    秦禹一怔,见对方人多,还是警员,本能举起手说道:“别……别开枪,楼上的事儿跟我们没关系。”

    “啪!”

    就在这时,察猛突然推了一下秦禹。

    “亢亢!”

    两声枪响泛起,子D打在墙壁上,荡起了阵阵火星子。

    “亢亢!”

    察猛转身之时,枪已在手,极其果断地冲着楼梯间就扣了扳机。

    秦禹一回头,见到楼梯间方向的也是警员。

    这一下,秦禹瞬间就懵了。警员碰到自己的第一反应不是抓人,而是要他妈击毙,这太反常了。

    “亢!”

    察猛一枪打碎吊灯,走廊霎时间漆黑一片。他向左侧滑步,完全凭借刚才对方开枪的位置,再次单点两枪。

    枪声响,楼梯间方向登时有一人倒地,有一人喊道:“请求值班组支援,匪徒拒捕。”

    “走,快走,他们想杀你。”

    察猛推了一下秦禹,靠在房门口掩护。

    室内,顾言推开窗户,扯脖子吼道:“过来,跳下去!”

    秦禹和二柱闻声上前,准备一跃跳到窗台上。

    “猛子,撤了。”

    秦禹喊了一声。

    “走走。”

    察猛闻声进屋。

    “嗖!”

    顾言连眼珠子都没眨,一跃从二楼跳了下去,咕咚一声落在了地上:“下来,快走!”

    二柱蹲在窗台上,一咬牙也要跳下去。

    “啪!”

    秦禹突然间伸手抓了一下二柱的脖领子:“先别动,看左边。”

    二柱闻声扭头,见到左侧方向突然冲出来十几个警员,全部持枪冲向顾言,双方距离非常近。

    “亢亢!”

    楼下枪声响起,领头的警员冲着顾言喊道:“别动,蹲在地上!”

    “蹲下!”

    顾言身上肯定是没揣响儿的,再加上一转身就见到对方已经距离自己不超过十米远了,在可射击范围,所以也没乱动。

    “蹲下,不然马上击毙!”对方再次吼道。

    顾言怔了一下,突兀间抬起了头:“快跑小禹,去找我二叔!快跑!!”

    他先跳去的,已经被围上了,知道自己跑不了,就只能让秦禹等人先走。

    秦禹咬了咬牙,一把将朱玉临从窗台上扯下来,抬头喊道:“猛子,不用管对方啥身份,快打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