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要永远当一匹孤狼吗?

胡同内。

    秦禹抿着衣怀儿,皱眉看着老猫问道:“齐麟在你那儿?”

    “嗯。”老猫点头:“他中枪了,我刚找了医生给他看。”

    “他到底怎么了?”秦禹追问。

    老猫斟酌半晌后,才话语详尽的将自己了解的情况跟秦禹阐述清楚。

    秦禹听完,低头在原地转了一圈后问道:“事儿整的这么大,你觉得自己能藏住他吗?”

    老猫闻声一愣。

    “我觉得你藏不住,不管因为啥,袁克那边都会继续搞他。”秦禹低头补充道。

    老猫低头掏出电子烟,狠狠嘬了一口说道:“我这么急的找你,是想替齐麟求你办点事儿。”

    秦禹略微一怔:“你说吧。”

    “我想办法保住齐麟,送他和老妈,还有小妹离开松江。你帮帮忙,在待规划区外面联系一些朋友,给他们安排个落脚的地方。”老猫话语非常直白的说道:“他能不能出去,看命,但该做到的事儿,我还得做。”

    秦禹盯着老猫,同样话语直白的回应道:“我觉得自己和齐麟的关系没到这一步。”

    老猫闻声愣住。

    “……这不是一件单纯持枪杀人的案子,它背后有多少利益冲突和隐性原因,你肯定也清楚。我帮他了,陷进去了,那如果我出事儿,谁能帮我?”秦禹非常冷静的问道。

    老猫再次嘬了口烟。

    “老猫,我能来松江买个居住权和工作,那是在待规划区拼了几年才拼出来的。你上面有李司长,但我没有。”秦禹坦诚的看着老猫:“不好意思,这事儿我帮不了。”

    老猫抬起头看向秦禹,突然笑着说道:“我知道你很有野心,也很有想法,所以你的选择我能理解。”

    秦禹没吭声。

    “小禹,你知道齐麟为啥会走到这一步吗?”老猫轻声问道。

    秦禹愣住。

    “其实你和他挺像的,平时都知道自己要啥,做任何事儿都很冷静,目的性很强,以为自己总能在关键时刻分清楚事情利弊。只不过你俩是一个太刚,一个太软,看着有些反差而已。”老猫吸着电子烟,笑吟吟的说道:“可我想跟你说,这人要活的太冷静,没点性情,也不一定就干啥啥成,齐麟就是活生生的例子。更何况,人生路上要连个交心的朋友都没有,我也不信他能走多远……今天我能来找你,是拿你当哥们,以为咱们是朋友了,所以就没见外……但对不起, 是我冒失了。”

    秦禹皱了皱眉,没吭声。

    “事情我自己想办法,你回去吧。”老猫转身就走。

    秦禹双手插在袖口里,看着老猫的背影,突然喊了一声:“你心里清楚,李司长一直在躲着贩药的事儿,你掺和进去也容易折的。”

    老猫闻声头都没回,大步流星的走到街上应道:“老虎那B样的,在关键时刻还知道保他朋友呢,我老猫能连他都不如吗?折不折的我没考虑过,但齐麟我肯定保他。”

    说完,老猫上车离去。

    ……

    齐麟在没出事儿之前,老猫时不时的就像骂儿女一样的骂他,在外人的角度来看,齐麟似乎跟他根本就不是对等的朋友关系,仅仅只是老猫身边的一条舔狗而已。可当齐麟遇到事儿了,那些能躲的熟人也全躲开了,最后咬牙要帮齐麟的,却正是那个平时有些瞧不起他的老猫。

    有些瞧不起是真的。

    但朋友关系也是真的。

    老猫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你混的再好,我不一定能跟你处到一块,但只要我拿你当朋友,你遇难了,我肯定伸手。

    回往寝室的路上,秦禹低着头,心里情绪有些复杂,他在回忆着老猫的话,内心多少有些触动。

    在待规划区的时候,秦禹基本是谁都不信任的,因为他见过太多人性恶劣的一面。为了一口吃的,一份工作,连老婆和孩子都卖掉的畜生大有人在,所以他见多了,慢慢心也就冷了。这是人的自我保护意识在作祟,秦禹可能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现在虽然内心强大,可却有些丧失了人性中该有的温度。

    而如今老猫的话,还回响在秦禹的脑海中,他第一次有些怀疑自己,过分的冷静和充满目的性的行为,究竟是否正确?待规划区的做事风格,在九区是否也能通行呢?

    人生路是如此的漫长和孤独,而自己一个人真的能走完全程吗?

    老猫在警司内的地位,关系,明显强于自己,而他都敢去保齐麟,那秦禹这待规划区来的恶鬼,却过分的担忧自己这点小地位,是不是显得格局太小了呢?

    齐麟和秦禹的关系,肯定没达到生死之交的地步,可别人的生死之交又是怎么来的呢?

    秦禹想着想着停下了脚步,脑中又突然闪现出老猫的影子。

    他能天天骂齐麟,表面上玩世不恭,做事儿不靠谱,但关键时刻却真敢为朋友俩字趟地L,那他这样的人,又值不值得自己深交呢?

    秦禹犹豫着,彷徨着,但最终还是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妈的,再聪明的人也总能被傻子感染……。”秦禹叹息一声,立马拨通了一个号码。

    数十秒后,电话接通:“喂?”

    “谈谈贩药的事儿吧。”秦禹转身离开单位后门,并且加快步伐向道路另外一侧赶去。

    ……

    世纪大道的独栋二楼内。

    袁克锁上门,拿着手机站在窗口说道:“齐麟没啥朋友,就一个老猫。”

    “老猫跟李司长的关系……,”电话内的汉子,眉头轻皱的提醒了半句:“让我不太好查啊。”

    “你就负责挖出来齐麟在哪儿,上面的事儿我来解决。”袁克红着眼吼道:“他必须得没,渠道咱还必须得拿到。”

    “好,我明白了。”

    ……

    福元路某仓库内。

    医生清洗完齐麟的伤口刚要离开,老猫直接持枪给他绑了:“你暂时走不了,等我朋友出去了,我再放你离开,钱不会差你的。”

    “你这人怎么没信誉呢?”医生破口大骂:“粗鲁,你太粗鲁了!”

    “别BB,整急眼了干你。”老猫不由分说的将医生拽走锁到屋内,紧跟着转头看向帮忙的朋友说道:“能不能想办法,给齐麟送出去?”

    “……他杀的是袁华的亲小叔……外面都翻天了,送走太难了。”朋友脸色非常难看的说道:“我有多大能耐你清楚的。”

    老猫挠了挠头:“你说找驻军那边的人,能办到吗?”

    “不好说。”朋友摇头。

    破旧的木板床上,齐麟剧烈的咳嗽着喊道:“别管我了……送我妈和小妹离开就行。”

    “你闭嘴!”老猫心烦的骂着。

    ……

    世纪大道独栋二楼内。

    老三瘸着腿下楼,冲着屋内站着的二十多人喊道:“大哥发话了,手里的活儿全给我放一放,把咱的人全撒出去,12小时内必须给我挖出齐麟在哪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