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捅破天

惨案发生不到十分钟后,袁克就驱车赶到了独栋二楼门口,亲眼见到了袁伟和老虎的尸体,以及已经结成冰碴的血迹。

    门口处,数十人低头站在台阶上,低着头,也不敢说话。

    袁克攥着拳头,眼珠子凸起的冲众人吼道:“齐麟有三头六臂吗?他就一个人,你们能把场面搞成这样?!”

    沉默,短暂的沉默后,跟着老虎来的一个中年,抬头回应道:“他就是奔着拼命来的,我们即使及时赶到了,把他留下了,场面也不会比现在好看。他被逼的太狠,已经失去理智了……”

    “废物,全是废物!”袁克完全丧失了平时的冷静,指着众人跳脚吼道:“全他妈滚,你们都不配有饭吃,全给我滚!”

    ……

    街道上。

    老猫驾驶着汽车,满身都是血迹的吼道:“日尼玛的,你纯粹就是个愣种。以前让人打八百个嘴巴子,都不敢吭声的主……这小热血一上来,怎么又啥都不管了?”

    副驾驶位上,腹腔内大量出血的齐麟,意识很模糊的回应道:“老……老猫……看在我们多年朋友的份上……你无论如何都要把我妈和小妹送出去……求……求你了。”

    “我不管,你自己想办法。”老猫嘴很臭的骂道:“我又不是你爹,啥事儿都给你办啊?”

    “我……我可能办不了了,来的时候,我就想过死。”齐麟声音微弱,双目紧闭的流着眼泪:“猫啊……但凡生活给我一点希望,我都不会这么做,可它不给啊……!”

    老猫沉默许久后,猛然砸了一下方向盘:“怎么会搞成这样。”

    后座上,齐语虽然看不见老猫,但却一直在哀求着:“老猫哥哥,你救救我大哥,我求你了……。”

    “唉!”

    老猫咬牙长叹一声,立马掏出手机就凭借记忆拨通了一个号码。

    数秒过后,电话接通:“喂?猫哥。”

    “在哪儿呢?”老猫直言问道。

    “牌局上码码子呢,怎么了?”

    “我有一个兄弟中枪了,需要送到你那儿去,能办到吗?”老猫直言问道。

    对方沉默许久反问:“你朋友有事儿,还用放在我这儿照顾吗?猫哥,受伤的到底什么人啊?”

    “我问你能不能办到?”老猫皱起眉头:“能就能,不能你说话,我不为难你。”

    对方再次停顿一下后,才话语清晰的回应道:“我现在下局。”

    “是枪伤,在腹部,需要个医生,钱不是问题。”老猫嘱咐了一句。

    “好。”

    “苗壮,我把话说在前头。如果你不想帮忙,可以直接说,不用不好意思,但你要说帮忙,回头却卖我,我老猫从今往后跟你死磕到底。”老猫非常直白的提醒道。

    “我答应了,就不会搞事儿,你放心吧,猫哥。”

    “我在土渣街和富源路交口那里等你,你快点。”

    “知道了。”

    话音落,二人结束了通话,老猫猛踩着油门,下手极重的打了一下齐麟的脑袋:“妈不要了,小妹不要了,欠我和秦禹的钱不还了?妈的,好不容易站起来一回,你就要这么死了,啊?你给我抬起脑袋,咱俩聊会天……。”

    ……

    警司一队办公区内,一直等着消息的秦禹见到朱伟从外面快跑进来,立马摆手喊道:“这边。”

    朱伟抬头看了一眼秦禹,立马呼哧带喘的跑了过来。

    秦禹扭头扫了一眼四周,伸手推开楼梯间的房门,一把将朱伟拽进去问道:“情况整清楚了吗?”

    “清……清楚了……。”朱伟连续吞咽了几口唾沫,抬头看着秦禹应道:“是齐麟。”

    “他怎么了?”

    “他……他在世纪大道杀了六七个人,有袁克的小叔,还有老虎和一些马仔。”朱伟有些结巴的回应道。

    秦禹听到这话登时愣在原地,缓了好半天才继续追问道:“你到底搞清楚了吗?你确定这是齐麟干的?”

    “别人跟我说的时候,我也不信啊。”朱伟摊着手,同样面容惊愕回道:“但我打电话又问了老三,他亲口告诉我这确实是齐麟的干的。现在世纪大道那边聚集了一百多人,全是袁克他大哥的兄弟……咱们警司的人也过去了,这下事儿彻底大了。”

    “不……不是……齐麟能杀六七个人?”秦禹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千真万确,老三不会拿这事儿扯淡的,而且他也往那边赶了。”

    “卧槽,这下齐麟是彻底被激活了……。”秦禹面容呆滞的呢喃道:“这下捅破天了。”

    “齐麟这个人我了解啊,他平时胆小的连一线抓捕都不敢上……这突然却干了这么大的事儿。”朱伟也有些想不通,他抬头看向秦禹皱眉问道:“咱是不是也去一下世纪大道啊,毕竟这里有袁队的影子啊。”

    秦禹沉默数秒,立马摆手回应道:“我不想去,劝你也别去。”

    “为啥啊?”

    “你搞懂这里面有啥事儿了吗?”秦禹皱眉问道。

    朱伟摇了摇头。

    “没搞懂就先看看,别着急往里掺和。”

    “……!”朱伟思考一下点头:“行,我听你的。”

    ……

    凌晨四点多钟。

    秦禹刚在寝室眯了一会,老猫的电话就打到了他手机上。

    “喂?”

    秦禹立马坐起接通电话。

    “别吵,你自己出来,我在单位后身的胡同里。”老猫声音低沉的说道。

    秦禹斟酌半晌:“好,我马上下去。”

    “嗯。”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随即秦禹拿着外套,快步就离开了三组寝室。

    ……

    与此同时。

    土渣街大皇宫娱乐城内,一个穿着西裤,白衬衫的男子,端坐在沙发上喝着茶水。

    这人是袁克的亲大哥,袁华。

    袁华今年四十八岁,体态较胖,但长的却很文静,皮肤也很白。

    “完全没想到会在齐麟的环节上出现问题。”左侧的一个中年,插着手掌说道:“老虎也是,平时嚷的比谁都凶,关键时刻却连小伟都护不住。”

    袁华面无表情的挽了挽白衬衫的袖口,动作缓慢的掏出烟盒,根本没搭理说话的朋友。

    楼下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刚才在独栋二楼内侥幸逃脱的扎卡,面色慌张的冲进屋内,扑咚一声跪在地上喊道:“华哥,华哥……我……我没把事情做好。”

    “没事儿,是人难免有失误。”袁华动作轻飘的冲着扎卡摆手:“你过来,我问你点细节。”

    扎卡立马起身,迈着小碎步来到袁华身旁,鞠躬说道:“华哥你问。”

    “我养你有什么用?”袁华抬头问了一句。

    扎卡当场愣在原地。

    “没用,你还花我钱,吃我粮食了,那怎么办?”袁华又问。

    扎卡当场脸色变得煞白。

    “亢!”

    袁华从桌子下突然掏出枪,对着扎卡的心窝就扣动了扳机。

    血溅五步,扎卡当场仰面倒地。

    袁华甩了甩白衬衫上的血迹,依旧面无表情的冲着屋内的人喊道:“齐麟身上有两个问题:一是供货渠道,二是脸面问题。我亲叔叔死了,你们他妈的给我看着办。”

    说完,袁华起身就走,而倒霉的扎卡则是被四人拖着下楼,染血地面没超过一分钟,就再次变得干净光滑。

    ……

    警司后身,秦禹见到了老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