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约见

秦禹等人赶到笑笑茶馆的时候,陆晓峰和许涛的秘书已经在了。双方寒暄一通,喝了点茶,根本没谈什么实质性的内容,只算是简单接触了一下。

    半个多小时后,许涛秘书匆匆离去,赶往区外的考察地点。

    陆晓峰站在马路旁边,轻声冲着秦禹说道:“咱的目的,他是清楚的,能见面,就说明有帮你运作的意思。这事儿急不来,下次接触,顾言来了,咱们再谈正事儿。”

    “好好。”秦禹连连点头:“麻烦你了。”

    “没事儿。”陆晓峰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原本想一块吃点东西,但我一会还有点事儿,下回吧。”

    “行,行,你忙你的,正好我也去找一下顾言。”

    “好勒!”

    俩人寒暄一会,各自离开。

    ……

    凌晨,酒店的包房内。

    秦禹跟顾言相对而坐,喝着酒说道:“去了一趟,也没跟许涛的秘书谈啥实质性的话题,就是认识了一下。”

    “正常。”顾言笑着说道:“官面上的人,喜欢让你猜着他的心思走。你不用急,等信儿就完了。”

    “也是。”秦禹吃了口菜,很好奇地问道:“你狗日的一天能不能有点正事儿,怎么一到关键时刻还找不到人了。”

    “我也没想到陆晓峰今天能把人领出来啊。”顾言顺嘴应道:“我出去办了点事儿,也挺重要的。”

    “磕炮重要啊?”秦禹以为对方去找女人了。

    “那肯定重要啊!”

    “傻B。”秦禹无言,摆手招呼道:“快点喝,喝完睡觉了。”

    二人坐在床上,分析了一通铁路项目后,才借着酒劲儿睡去。

    ……

    接下来的两天内,秦禹,顾言,察猛,小白四人,都在坑着朱玉临请他们吃喝玩乐,等待着陆晓峰的回复。

    这期间秦禹心里很着急,但也不好催促对方,只能耐着性子等。不过好在陆晓峰做事儿效率还是有的,这天下午四点多的时候,他的电话终于打了过来。

    “喂?”

    “小禹,对面回信儿了。”

    “怎么说?”秦禹立即问道。

    “今晚九点半,还是天河小区,你们几个过来,正式谈谈项目的事儿。”陆晓峰压低声音嘱咐道:“先不用带礼钱,人来就行。”

    “好,好,还是那天我去的地方?”秦禹问。

    “是,光明路天河小区这儿。”陆晓峰点头:“项目部的人都住在这边。”

    “晚上能见到许涛吗?”秦禹又问。

    “应该不能,许涛得等事儿彻底谈妥了,才可能出来跟咱们吃个饭。”

    “好,我明白了。”

    “行,那就这样,晚上你们到了,给我打电话。”

    “好勒!”秦禹笑着点头,挂断了手机。

    ……

    事情搞到现在,终于快有结果了,那秦禹等人也就没了吃吃喝喝的心思,很早地回到酒店,关门商量起了晚上谈事儿的细节。

    一直搞到八点四十分左右,五人才一块开车赶往了天河小区。

    路上,秦禹低声问道:“你说陆晓峰的钱,是不是已经送到秘书手里了?”

    “应该不会。”顾言摇头:“但今晚谈成了,他差不多就该送钱了,你也要把剩下的好处费准备好。”

    “嗯。”秦禹心里有点紧张,从上车之后脸色就很严肃。

    “放松点,兄弟。”顾言拍了拍秦禹的大腿,笑着调侃道:“当大官的也是要吃饭拉屎放屁的。他不收你东西,你怕他点还正常,这都要谈了,你有个毛紧张的。”

    “唉,这把是孤注一掷啊。”秦禹叹息一声说道:“我两年多攒的家底儿和关系,全砸在这上面了。”

    “押注了,就别前怕狼后怕虎的。”顾言言语很轻松地说道:“要论压力,我根本不比你少,明白不?”

    秦禹稍稍一怔,点了点头,就没再吭声。

    ……

    晚上九点二十左右,汽车抵达天河小区正门前的街道上。

    “喂?晓峰。对,我们到了。嗯嗯,行,我知道了。好,马上上去。”秦禹拿着电话,跟对方沟通了几句,才挂断手机说道:“走吧,就旁边的那个招待酒店,他们在那儿呢。”

    顾言闻声推开车门,皱眉看向不远处的招待酒店,表情有点疑惑:“项目部的人全他妈在这儿住,陆晓峰约这儿干啥?”

    “怎么了?”秦禹走过来问了一句。

    “项目部的很多人都住在这儿,”顾言轻声回道:“在这儿谈事儿,多不方便啊。”

    “可能是秘书的意思?”秦禹想了一下问道。

    顾言斟酌半晌:“也有可能,算了,走吧。”

    二人谈话间,小白已经将车停好,随即众人横穿了马路,迈步走向招待酒店。

    “滴玲玲!”

    就在这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小白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哥,你们谈事儿,我就不进去了。”

    秦禹回头:“你又干啥去啊?”

    “我爸的电话,可能是家里有点事儿。”小白轻声回道:“反正我上去,也是在旁边屋里坐着,你们下来给我打电话呗。”

    “行,”秦禹点头:“一会你去车里吧。”

    “哎!”

    小白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秦禹,察猛,顾言,二柱四人一块进了招待酒店,直奔四层走去。

    ……

    呼察锡盟区警司内。

    “滴玲玲!”

    一阵电话铃声,在接警室响起。

    “喂?你好,这里是锡盟警司接警室,有事儿请讲。”值班警员接通了电话。

    “我要报案,有人想杀我,我要请求警司保护!”

    “喂?谁要杀你,你说清楚?你在哪里?”

    “你们快来,有人要……!”

    “嘟嘟!”

    报警人的话还没等说完,通话就中断了。

    “喂?喂?!”

    值班警员扯脖子喊了两声,对方依旧没有回应:“什么情况啊!”

    “滴玲玲!”

    三四秒过后,座机电话再次响起,值班警员立即接起:“喂?你好……。”

    “有人要我杀我,你们快来,地址是……。”刚才打电话的男子,再次语气急促地喊了起来。

    ……

    “叮咚!”

    招待酒店四层的电梯门敞开,秦禹率先迈步走出来,却瞬间怔住:“嚯,走廊怎么这么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