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游刃有余的老泥鳅

88号院内。

    老虎走到院门口打完电话没多久,秦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见到是袁克的号码后,立马走到了自己房间门口,按了接听键。

    “喂,袁队?”

    “干嘛呢?”

    “哎呦,你说就这么点事儿,还惊动你了。”秦禹刚才暴揍老虎的状态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脸谄媚:“来我院里的那几个人,是你朋友?”

    “算是我朋友。”袁克眨着眼睛说道:“他们跟我大哥认识,听说你是警司的,就给我打电话了。”

    “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秦禹信口胡诌,因为他刚才在屋内已经听到了老虎的话,知道这小子跟袁克认识。

    “咋还动手了呢?”

    “真不是我要动手。”秦禹是一个习惯做事儿之前先想好退路的人,所以思路极为清晰的回应道:“你那几个朋友要整的那个女孩,是前段时间绑架案的那个。”

    袁克闻声一愣:“被绑的那个?”

    “对呗。这女的在网播台工作,跟我租一个院了,她刚才在外面又哭又喊,我实在没办法才出来看看。因为你也知道,这个女的肯定是有点背景,要不然那天李司也不可能亲自过来送她走。”秦禹低声解释道:“所以我既然碰上了,那不管也不行,不然搞出大事儿,闹不好咱都得有麻烦。本来我想出去把你那几个朋友劝走,没想到……他们办事儿有点飘,都跟我动刀了……你说我也不知道这帮人跟你认识,那他们这样干,我肯定揍他啊。”

    “这个女的有啥关系,你清楚吗?”袁克皱眉问了一句。

    “我不知道啊。”秦禹摇头:“但那天来接这女孩的是媒体那边的领导,而且李司亲自下楼送的。”

    “啊,你跟这女孩熟吗?”

    “……!”秦禹闻声毫不犹豫的吹着牛B:“还行,算是朋友。”

    “那这事儿是误会,你把电话给老虎,我跟他说两句,就让他走了。”袁克笑着嘱咐道:“你也跟那个女孩说说,老虎应该是不知道她有这层关系,让她别往心里去。回头我组个局,让老虎请她吃饭。”

    “这都小事儿,我回头跟她说。”

    “行,那就这样。”

    “你等会哈,袁队。”秦禹拿着电话,迈步走到老虎面前:“让你接电话。”

    老虎稍稍愣了一下,拿着电话走到一旁跟袁克说了两句后,才脸上表情略有些阴沉的挂断了手机。

    “呵呵,都认识啊,你早说啊,你早说我不能动手。”秦禹笑着冲老虎说了一句。

    老虎憋了半天:“你快滚尼玛的吧,小崽子,你打我这事儿不算完。”

    “不好意思了虎哥,没能让你成功扒了我衣服。”秦禹轻飘飘的回应着。

    老虎磨了磨牙,伸手将电话扔给秦禹,摆手喊道:“走了。”

    旁边,朱伟呆愣愣的看完整件事儿的经过,完全摸不着头脑的冲秦禹说道:“你咋摆平的啊?你跟袁队长到底啥关系啊?”

    “啥啥关系?”秦禹反问。

    “袁队平时对老虎挺尊重的,你给人家打成这B样,一个电话就解决了?我真寻思你得扒衣服呢。”朱伟很不理解。

    秦禹斟酌半晌,趴在朱伟耳边说道:“其实我一直没告诉你,第九特区最高行政长官,是我二舅……。”

    “艹,嘴里没一句实话。”朱伟翻了翻白眼,也没有再追问:“还有事儿吗,没事儿我走了昂?”

    “麻烦了。”秦禹拍了拍朱伟的肩膀:“回去多睡一会,你明天中午在队里就行。”

    “算你有点人性。”朱伟一笑:“走了。”

    “拜拜。”

    “嗯,拜拜。”

    二人寒暄两句,朱伟转身就离开了88号院。

    门口处,林念蕾捋了捋头发,迈步来到秦禹身前说道:“不好意思……又麻烦你了。”

    秦禹好奇的看着林念蕾:“不是,你是不是专门过来考验我业务能力的啊?我怎么一碰上你,就没好事儿呢?”

    林念蕾听到这话,撅着小嘴叹息:“我最近是挺衰的……。”

    “哎,我问你,他们为啥找你麻烦来着?”秦禹突然问了一句。

    林念蕾扫着了一眼秦禹的穿着,礼貌的说道:“外面冷,进屋说吧。”

    “走吧。”

    林念蕾回身打开房门,带着秦禹就走进了自己的闺房。

    秦禹扭头扫了一眼屋内的环境,见到这间房的格局跟自己那边一样,只不过女孩住的要比较精细,屋内收拾的很干净,泛着淡淡的清香。

    “你喝点什么?”

    “除了水,你屋里还有别的吗?”秦禹问。

    “呃,没有。”

    “那就别假客气了。”秦禹坐在椅子上说道:“整点水吧。”

    林念蕾脱掉外套,伸手给秦禹倒了杯保温壶内的温水,轻声解释道:“我想做一期关于底层病人的专题报道,但没想到碰上了这个贩药团伙。在逐渐接触的过程中,我发现这帮人完全没有底线,做事儿太歹毒了。我是干媒体的,除了要养活自己之外,也有义务要替社会发声,所以拍了一些他们的照片……然后麻烦就找上来了呗。”

    秦禹端着水杯,直白的问了一句:“你家里条件是不是挺好的啊?”

    “……还可以吧,你问这个干什么?”林念蕾一愣。

    “感觉你像吃饱了撑的。”

    “放屁!”林念蕾一听这话,顿时忍不住反驳:“你是干司法的,怎么能说出这么没品的话。”

    “呵呵,你怎么看着像个憨憨?说话唠嗑而已,你急眼干什么?”秦禹仰脖喝光了杯子里的水,站起身冲着林念蕾说道:“你要干啥我也管不着,但出于邻居的好心,我提醒你一下,赶紧把手里的那点照片销毁,再换个积极向上的专题。因为的你报道,改变不了任何松江的状况,反而会刺痛一些人。”

    “媒体人如果刺痛不了别人,那还有啥存在的价值?”林念蕾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认真到看着有点萌萌的。

    “你真是个憨憨……。”

    “滚,你才是!”林念蕾有点抓狂:“你一进屋骂我两次了。”

    “走了。”秦禹懒得继续劝导,转身就走。

    “你把水杯给我放下。”

    秦禹放下水杯,背手离开了林念蕾的房间,脸上却没有了玩笑之色。

    林憨憨说老虎也是贩药的,那老虎和袁克认识,只是个偶然吗?

    秦禹第一次感觉有点不对劲儿,可哪儿不对劲,他又没有完全想通。

    ……

    医院内。

    老虎坐在外科诊室,拿着电话冲袁克吼道:“我就不明白了,一个啥背景都没有的愣头青,你罩着他干什么?”

    PS:早晨更两章,晚上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