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残忍的生活,一拳打碎脊梁

袁克并没有叫警司内熟悉的警员送齐麟回家,而是找了两个陌生男子,开车送他到了家门口。

    胡同内,齐麟坐在车内,扭头看着开车的中年说道:“大哥,别跟我进去,我取完东西就出来。”

    “好,我们就在这儿等着。”壮汉点头回应。

    齐麟推开车门,迈步前行了大概不到二百米,转身就走进了家里小院,伸手拽了一下自己和贝拉的独栋平房房门,但却发现门被人在里面反锁死了。

    “开门。”齐麟喊了一声。

    “等下。”贝拉很快回应。

    “快点。”齐麟语气急迫的催促道。

    过了大约能有三四分钟,贝拉才披上衣服,头发散乱的打开家门:“回……回来了?你怎么白天没回家,我以为你连班呢?”

    齐麟没空解释,一步迈进屋内:“那天我给你的黑色包,你放哪儿了?”

    贝拉一愣:“什么黑色包?”

    “就是跟生活费一块给你的那个包。”齐麟回身质问。

    当天,阿龙给齐麟钱的时候,后者还在分别的悲痛中,心思完全没在钱和包上。再加上阿龙话里的意思并不明显,齐麟只以为他是想告诉自己,如果有一天自己遇到困难了,家里缺钱了,那就通过包里留的联系方式去找他。所以齐麟根本联想不到这个联系方式跟供货商有啥关系,更没有拿这个包当宝似的藏起来,只顺手跟生活费一块交给了贝拉,让她保存。

    贝拉略有些慌乱的捋了捋发梢:“那个包挺旧的……你给我了,我顺手就把钱拿出来,包……放哪儿了,我也忘了。”

    “你他妈的还能干点啥?”齐麟几乎没有跟贝拉用这种口吻说过话,但他此刻是真急了,瞪着眼珠子吼道:“赶紧找,想想放哪儿了。”

    “哦,我给你找。”

    “一块找。”

    “你休息……我……我给你找就行,我想想放哪儿了。”贝拉很慌乱,披着衣服就在窗前的柜子翻找了起来。

    “那个东西很重要,不能丢。”齐麟心神不宁,根本就坐不住,随即也弯腰在屋内翻了起来。

    贝拉蹲在柜子前方用余光瞄了一眼齐麟的位置,见他已经站在立柜旁边,顿时情急之下扯了个谎:“我……我想起来了,那天我买东西好像拿那个包来着……弄脏了,我就……我就给扔了……。”

    齐麟此刻刚拽开大立柜的左侧门,听到贝拉的话,猛然回头吼道:“什么,你给扔了……?!”

    贝拉看见齐麟拽开柜子,登时愣在了原地,双眸瞪的溜圆。

    齐麟感觉贝拉表情有些不对,一扭头看向柜子,整个人瞬间呆愣。

    柜子内,一个白花花的人影,手里拎着两件衣服,正冲着齐麟眨巴着眼睛。

    齐麟后退两步,脸色煞白的将目光从柜子内收回,扭头木然看向了贝拉。

    “你……我……。”贝拉不知所措的站起,浑身颤抖。

    “艹!你说你……不好好加班……回来找啥包啊……!”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白花花的人影光脚走出了柜子:“这下尴尬了不是?”

    齐麟瞬间攥紧拳头,心中怒火滔天,近日来所有遭受的委屈一同迸发。他转身冲向了贝拉,一脚蹬在她的小腹上吼道:“我艹NM!我在外面命都要没了,你在家偷人?”

    白花花的人影从柜子内走了出来,站在电池台灯旁边露出了真容。他不是别人,正是那天也巧合参加了齐麟婚宴的老虎。

    老虎并没有多慌乱,大摇大摆的坐在椅子上,低头穿着自己衣服骂道:“妈的,警司这帮狗日的拿了钱也他妈不办事儿啊!我不告诉他们,让你值班吗,咋还回来了?”

    齐麟疯了一样的抓着贝拉的头发,摁住柜子旁边,完全失去理智的殴打着。

    “嘭!”

    “嘭!”

    “……!”

    齐麟双眼含着泪花,一边踹着,一边吼着:“我艹NM!老子给你吃,给你穿,让你能在松江有个正式身份,像个人一样的活下去……你却偷人?我他妈哪儿对不起你了?我们才在一起几天,你就能跟他扯到一块去?”

    “哎,哎,差不多行了。你他妈干什么,没完了?!”老虎吼了一声。

    齐麟听着他的话,脑袋热血上涌,猛然转身冲到门口,推开木板门,一把就抄起了放在门外铲雪的铁锹。

    “呦呦呦,本事大了,敢抄家伙了?”

    老虎冷笑一下,起身穿起外套,迈步走到门口喝问道:“干啥啊,你TM还要杀我啊?体格小点吧?”

    “我去NM的!”齐麟抄起铁锹,奔着老虎的脑袋就要砸下去。

    “哥……哥哥,是你回来了吗?”

    就在这时,院内的铁门泛起声响,瞎眼的妹妹拿着导盲棍,披着外套站在院内问道:“怎么吵起来了……妈醒了……挺担心的……让我来看看。”

    齐麟回身看到骨瘦如柴的妹妹,一腔热血似乎瞬间就冷却了。他双眼发呆,眺望着对面院内母亲的房间,握着铁锹的手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都是成年人了,怎么还玩热血小青年的那一套呢?”老虎伸手握住齐麟拿着铁锹的腕子,笑呵呵的说道:“来来,冷静点,把这玩应放下,咱俩聊聊。”

    齐麟双眼满是恨意的扭过头,看向了老虎。

    “妈不要啦?妹妹不要啦?跟我玩命,你玩的起吗?”老虎笑吟吟的看着齐麟,伸手就将他抬起的胳膊摁下,冲着门外喊道:“小妹妹你回去,啥事儿都没有,我们说会话。”

    齐麟的妹妹站在院内没走,也没迈步进来,更没有大喊大叫,只安静的站在那里。

    老虎关上门,歪脖看着齐麟:“人是你买来的吧,花了4500?”

    齐麟咬着牙,嘴角抽动着没吭声。

    “这样哈!”老虎低头从怀里掏出了大钱包,连数都没数就全部抽出来,顺手扔在旁边的柜子上:“我这里正好有八千块,你拿着,我领贝拉走。你也看见了,我俩玩的挺好,呵呵……。”

    齐麟目光阴沉,浑身颤抖。

    “怎么不说话呢?”老虎歪脖看着齐麟,伸手戳着他的胸口问道:“艹,都是这一片的,谁不了解谁啊?你跟我装什么B啊?人是你花4500买来的,我给你八千还少了吗?你自己咋回事儿,自己心里没数吗?就贝拉这样的,你能养的住吗?今天我还愿意给你八千,明天她跟我睡出感情了,你连八毛都拿不到。”

    齐麟闻声看了一眼贝拉,声音颤抖的问道:“就因为我有点负担……你就这么欺负我吗?”

    “就你这个B样的,连警司食堂的人都说,你为了能拎回家点饭菜,连厨师袜子都给洗。我混的再不济,还用欺负你找存在感吗?”老虎扭头吐了口痰,伸手推着门说道:“钱你拿着,我在院外等贝拉。”

    话音落,老虎迈步离去。

    齐麟呆愣愣的站在门口,转身看向贝拉说道:“我赚钱养活你……你他妈却剥夺了我最后一点尊严……”

    贝拉低着头,沉默许久后回了一句:“齐……齐麟……你买我的时候,跟人家讲三次价,你考虑到我的尊严了吗?”

    齐麟听到这话愣住。

    “都是为了有口饭吃,还谈什么感情?你养活我,我就跟你睡觉,给你洗衣服做饭,帮你收拾家务。”贝拉缓缓站起身:“老虎给的更好,我就想跟他走。以前世道没这么乱的时候,大家习惯穿着衣服讲话,彼此给彼此留一些余地,而现在世道乱了,人就变得更赤L了。但本质没有区别,仅此而已。”

    “滚!”齐麟闭着眼,指着门外说。

    贝拉拿起外套,胡乱捋了一下头发,冷静无比的迈步向外走去:“二十多天,你还多赚了3500,你不亏……”

    “你给我滚!”齐麟攥拳怒吼。

    贝拉推门离去。

    老虎站在院门口撒了泡尿,回头看见贝拉走出来说道:“妈的,八千块啊,我一周的分红都花你身上了。”

    “我跟你走。”

    “那你肯定得跟我走啊。有的选,谁他妈会选一条狗?!”老虎领着贝拉,迈步就走出了院子。

    ……

    房屋内。

    齐麟瘫坐在地上,头晕目眩的看着天花板,整个人就像是丢了魂一般。

    他不是老猫,不是警司内一抓一把大的***,他从没有得到过别人的特殊照顾;他也不是秦禹,做不到那种无牵无挂的任性,所以他在警司内的腰永远是弯着的……可即使这样,他在今天之前,依旧乐观且积极的迎合着这个时代,这个社会,用自己所有能用到的办法,养活着母亲,养活着妹妹。

    可今天生活再一次粉碎了他的一切愿景,残忍的像一个疯子,把他一拳打到了地底。

    大哥惨死,女人背叛,重案缠身。

    唯一能翻盘的黑色包裹还被扔了……

    齐麟以前遇到事儿,总是习惯性的后退着,可现在……他已经到了悬崖边上,再退……粉身碎骨。

    委屈,不甘,不平,瞬间涌上心头。

    吱嘎一声,房门敞开,妹妹拿着导盲棍站在冰天雪地的室外:“哥,她不是好女人,我……我们没什么值得伤心的。”

    齐麟转身看向妹妹,混沌的双眼逐渐变得清明。

    我他妈像狗一样的活着,难道就是为了像狗一样的死掉吗?

    齐麟脑中有一个声音在呐喊,他慢慢站起身,擦了擦眼角说道:“回屋,帮妈妈收拾东西。”

    “怎么了?”

    “别问了,快收拾。”齐麟决定要搏一把。

    黑色包裹丢了,他已经没有办法再跟袁克交代了,而自己要回去,那很大可能就再也出不来了。

    想到这里,齐麟低着头,动作利落的拨通了老猫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