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山出区

汽车离开松江后,行驶了一个小时左右,就来到了356团团部门口。

    黄山只带了两名警卫上车,副团,参谋长都没叫。由此可见此人在二龙岗地区的自信程度,以及在团部内一言九鼎的地位。

    “走吧,去富力生活村会一会这个吴天胤。”黄山上车后催促了一句。

    司机闻声启动汽车,奔着富力生活村方向开去。

    大越野车内,秦禹插着手,脸色有些凝重,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黄山瞄了秦禹一点,笑呵呵的用手拍了拍他的手掌:“不用这么紧张,老哥不会让你太难做的。”

    秦禹回过神来,立马抱拳说道:“黄团啊,你这句话真是说到我心里了。唉,一方是合作方,一方是咱保境安民的部队,我夹在中间啊,真是太难受了。”

    “哈哈!”黄山一笑:“你放心,只要吴天胤提出的条件不太过分,我尽量满足。”

    “那就太好了。”秦禹在心里暗骂了一句老狐狸,也很虚伪地回道:“还是黄团有气度啊。”

    二人一边聊着,一边赶向富力生活村,整体氛围还算愉快。

    大约一个多小时后,汽车抵达目的地,停在了富力生活村一家土味餐馆门口。

    “哎呦,黄团来了?”老板认识黄山,言语很客气地出门迎接。

    黄山冲他点了点头:“吴天胤到了吗?”

    “没有啊。”老板摇头。

    “呵呵,”黄山一笑,扭头看着秦禹说道:“架子还挺大。”

    “现在还没到八点呢。”秦禹看了一眼手表,笑着应道。

    “行吧。”黄山转身冲着老板吩咐道:“我们要谈点事儿,吴天胤到了,你给领过来就行。”

    “好勒。”老板点头,言语客气地问道:“整点啥吃啊?”

    “你看着弄吧。”黄山随口应了一声。

    “行,来,这边坐。”老板屁颠屁颠地跑到前面,领着几人就上了二楼。

    二楼房间内明亮,桌椅板凳也非常干净,黄山习惯性地坐在窗户边上,脱掉外套就喝起了茶:“小秦啊,他家的牛肉一绝,你可以尝尝。”

    “哎呀,我现在被这事儿搞的,可能吃咸盐粒儿都没味儿。”秦禹摆了摆手:“等一会吧,一会老吴来了再说。”

    “呵呵,不能吧。”黄山看着秦禹一笑:“你这履历,还经不起这点事儿啊?”

    “黄团啊,这自己的事儿好摆弄,别人的事儿难啊!”秦禹摇头应道:“我是看明白了,以后碰到这事儿,我最好躲远点。”

    “哈哈!”黄山指着秦禹说道:“我和你们署里一把打过电话,这事儿成了,你复职就是司长,一方大员了。”

    “呵呵。”秦禹职业假笑了一下,也懒得跟这个老狐狸扯淡了。

    二人边聊边等,一眨眼就过了半个多小时。

    门口的警卫扫了一眼手表,迈步走过来提醒了一句:“团长,八点二十多了。”

    黄山脸色不变,吃着花生冲秦禹调侃道:“这老吴有点脾气啊,抻我呢,是不?”

    “没有,没有,肯定是遇到事儿了。”秦禹掏出手机说道:“我给他打个电话。”

    黄山喝着茶,没有吭声。

    秦禹手指敲击着桌面,等了三四秒后,才张嘴问道:“你到哪儿了?这都八点多了!啊,啊,那你快点弄吧,我们都到了。好,就这样。”

    说完,秦禹挂断手机,抬头看着黄山说道:“他车陷雪壳子里了,正往外拽呢,十分二十分的就到了。”

    “嗯。”黄山点了点头,也没再多说什么。

    ……

    岭南,743团下属补给点大院内,一台汽车停滞,张保钰带着仨人下来后,摇头晃脑地迈着八字步,奔着一排平房走去。

    各大军区,部队,以及其他军事单位,在待规划区内都是有补给点的。因为待规划区常年大雪,道路难行,资源消耗很快,各单位执行任务的车辆,拉货车辆等,不可能从起点直接跑到终点,所以需要有这种补给的地方,填充汽油,检查车辆,以及给出行人员提供住所和食物,以此来保证出行便利。

    李元震被一炮干死之前,曾经就在类似于这样功能的补给点停留过。而不光是三大区内有这样的地方,就连其他六大区周边的待规划区,也以用建立补给点的方式,来扩展军事单位在待规划区的影响力。

    但类似于这种补给点的地方,驻守士兵都不会太多,最多也就是两个班,而且基本都是以后勤兵为主,主要作用也只是服务路过的士兵。

    张保钰带人走进平房后,就见到了薛东领着十几个人,围在一张脏兮兮的桌子旁边赌博。

    “玩着呢?”张保钰走过去,笑着问了一句。

    薛东回头看了张保钰一眼,伸手拿掉嘴上叼着的烟,转身喊道:“来,你替我玩一会,我俩进屋说点事儿。”

    “好勒!”

    话音落,张保钰带来的马仔也留在了外面,只有他本人和薛东迈步走进了里屋室内。

    薛东从办公桌下面的小柜内,拿出了十万现金,顺手扔在桌子上说道:“这是你应得的。”

    “哎呦,谢谢领导了哈!”张保钰咧嘴一笑,抱拳说道。

    “用你的人劫的货,咋地也得给点车马费啊。”薛东大咧咧地坐在桌面上,再次点了根烟说道:“两件事儿,第一是抢的那批货,要尽快出了;第二是吴天胤如果被收编了,咱团长有意复制这种模式,准备也把你吸进队伍里。反正他妈的有人开了口子,旅部也不好区别对待。”

    “那可太好了啊。”张保钰大喜过望,立马表着忠心:“你放心薛营,只要能让我进队伍,那以后吴天胤在二龙岗肯定非常难受……。”

    ……

    补给点外围,吴天胤眯眼打量着院内的情况,低头看着手表说道:“不等了,让人都过来。”

    肖彦闻声犹豫了一下:“哥,你可想好了,干完了,事情就脱离掌控了。这毕竟是驻军单位啊!”

    吴天胤沉默数秒后,直接转身回道:“我要选择跪着,就不会从松江打出来了。”

    肖彦怔了怔,拿起对讲机喊道:“都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