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遍松江的阿龙

两个小时后,警司司长办公室内。

    李司长拍着桌子,满目狰狞的吼道:“你袁克是干什么吃的?有组织的抓捕,为什么会整成这个结果?你他妈给我低头看看报告,匪徒总共才几个人,你的队员都是纸糊的吗?啊?!全装备突击,能给我死四个人,你让我怎么跟警署汇报?”

    袁克低着头:“司长,我在抓另外一个案子,这事儿……算了,我也不跟你过多解释,总之出现这么大失误,我愿意承担责任。”

    “承担责任?那队长你别干了,让行的人上来。”李司长面容冷峻的吼道。

    袁克猛然抬头,双眼盯着李司长没有吭声。

    “妈的。”李司长背手在原地转了一圈,十分愤怒的继续骂道:“报告我看了,这个齐麟不光是废物,他还有问题。马上监管他,他有可能跟匪徒之间有交易,不然为什么一枪不开,必须严查。”

    袁克站直身子,毫不犹豫的回应道:“已经对他进行管制了,秦禹,老猫在审讯,搞被抓人员口供。”

    李司长虎着脸,迈步在屋内走了一圈,突然回头看向袁克说道:“我明跟你说,在现如今的这个环境中,谁都有小心思。想赚钱,想升官的,想依靠谁的,警司里一抓一大把,这一点,我也不例外。但是,你的小心思千万不能碰触别人的利益,更不能拿警司和某些人去当刀,不然事情整大了,谁脸上都不好看。”

    袁克听到这话一愣,立马昂首挺胸的回应道:“李司长,外面的谣言,不见得真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觉得你有点误会我。”

    “是不是误会,你藏不住,我也不瞎,往后看吧。”李司长心烦意乱的走到窗口处说道:“给警署的报告,你来拟写,要详细……至于善后工作,你亲自来处理,所需款项报上来,我斟酌签字。”

    “是!”袁克敬礼。

    ……

    当夜凌晨,袁克做东在二姐饭店请客,黑街地面以及其它区,有名有姓的江湖大佬来了足足二三十人。

    二楼大厅内,袁克笑着敬了众人三杯酒后,才张嘴说道:“今晚我们队在三环路抓捕的事儿,各位长辈和兄弟应该都听说了。匪徒打死我们四个兄弟,上面怒了,呵呵,就差没扒我衣服了。这里没外人,我有话明说……这些药贩子,我是必动他们。大家抬抬手,给我行个方便,我袁克日后一定找补。但要有谁想保他们,暗中帮他们躲避抓捕,那就是跟我和警司过不去。接下来一年,我啥都不干,就专门打他。”

    “袁队,你这是说什么话呢?你吭声了,谁能不给面子。”

    “哎呦,这才多大点事儿啊,不就是几个卖药的吗?我们打听打听,很快就给你找出来了。”

    “……!”

    众人听着袁克的话,也没生气,都纷纷出声附和。

    袁克鞠躬倒酒,笑着冲大家说道:“谢谢各位给面子,谢谢了。”

    又过了一会,正事儿聊完,酒席解散,一个壮汉坐上自己的汽车,低头回了一个电话。

    “喂?老马啊!”

    “有个事儿想求你帮忙,帮我走几个人,出特区。”马老头的声音响起。

    壮汉一笑:“人是谁,我就不问了,但这忙我帮不了。”

    “差钱吗?”

    “警司的袁克红眼了,端着机关枪请我们吃饭,你说唬人不?” 壮汉低声说道:“老马,我虽然谈不上怕他,可也没必要得罪官方的人啊,你明白吧?”

    “行,你当我没打过这个电话。”

    “哎,就这样。”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

    ……

    早晨八点半。

    阿龙的特级通缉令从警署下达到了松江市六大区,各个分警司接到令之后,立马又给下属治安单位做了协查部署。

    一时间,之前默默无名的阿龙彻底在松江火了,也在整个道上有了响亮的名声。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了,是警署亲自下令要办这个人。

    当初,秦禹刚从袁克手里接过这个案子的时候,心里觉得这就是个不算大的事儿。可没想到整到这一步,事态似乎有些失控了,严峻了,而他也莫名感觉自己一直被人推着走。

    队长办公室内。

    秦禹皱眉冲袁克说道:“抓捕是我想简单了。”

    “是什么问题,我心里清楚。”袁克摆了摆手:“你有你的责任,可我们也有有限的条件。那个领头的药贩子,被抓住就是死,所以他得拼。可我们的一些警员,脑子里想的是,不抓住人,到月一样发工资。人的出发点不一样,心态肯定也不一样,这是客观条件,我心里有数。”

    秦禹闻声没有回话。

    “究竟处不处罚你,要看案子能不能破,破到什么程度,上层是否满意。”袁克话语十分现实的说道:“事情还没到底,你用点心做,我挺好看你的,秦禹。”

    “谢谢队长。”秦禹从昨晚回来,心就一直提着,因为他觉得这活儿没干好,上层肯定扒他皮,狠处罚一次。可没想到袁克还是帮三组和老猫那边扛了点事儿,并且点名秦禹,让他把主要精力还是放在破案上。

    “咚咚!”

    二人正在聊天的时候,敲门声响起。

    “进!”袁克喊了一声。

    办公室门开,一个青年穿着常服,敬礼后说道:“口供出来了,被抓的马仔交代,他们没有内应,也没接到什么通风报信……。”

    袁克皱眉又问:“确定吗?”

    “两个马仔口供一样,不像是撒谎。”

    “那就把齐麟的监管解除了吧。”袁克斟酌一下应道。

    青年犹豫一下又问:“那对他的处罚……?”

    袁克闻声毫不犹豫的回道:“事实证明,他不适合在一线队办案,先给他调后勤去,等处罚结果下来,再通知他吧。”

    “是!”青年敬礼后离去。

    秦禹听到这话,暗自叹息一声,也没有帮齐麟说话,因为能否在一线队生存这事儿,其实谁也帮不了。

    ……

    几分钟后。

    秦禹走出办公室,刚要去吃个早餐,回来继续处理老黑殉职的事儿时,就听见老猫和齐麟在楼梯口剧烈争吵了起来。

    与此同时,楼下。

    林念蕾穿着呢绒大衣,脖子上系着可爱的粉色围脖,秀发凌乱的冲值勤警员喊道:“我要报案。”

    P. S. :今日三章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