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夺命两连扑

虾爬子拔掉了保险环后,并没有一下就把手L扔出去,因为人是长着腿的,他只要有抬臂动作,警员看了肯定四散躲避,等L炸了这些人马上就会二次包围,所以扔的效果不大,他只右手掐着雷的销子,疯了一样冲着警员最集中的地方冲去。

    这一冲,警员这边有些懵了,谁也不知道虾爬子是抬了销子,还是在按着,只能仓促间后退。

    “散开!”

    “他手里有L!”

    “……!”

    警员轰散着让开了一条路,而虾爬子则是面目狰狞的吼道:“冲出去!”

    “亢,亢……!”

    昂素抬手冲虾爬子打了四枪,但对方在快速移动过程中,身上还有防弹衣,子弹盯在他的胸口只冒起了一阵白烟。

    “他身上有马甲!”昂素高喊一声后,见到虾爬子挨了四枪后,已经冲到离司机不足五步远的地方。

    “大哥,快走!”虾爬子右手毫不犹豫的抬起销子,**瞬间冒起泚泚的声响。

    “拉了,他拉雷L了!”昂素转身就跑。

    这时,阿龙等人已经将身上的枪拔了出来,转身就要一边向外冲,一边开枪射击。秦禹一看包围圈被虾爬子吓出了口子,脑中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双脚急停转弯,穿着厚厚的钢板防爆衣,瞬间就扑向了虾爬子,但他脑袋故意靠近了虾爬子的腰部。

    “咕咚!”

    二人倒地,秦禹本能大手摁住了虾爬子的脑袋。

    “轰隆!”

    爆炸声响彻宁静的黑夜,一只炸碎了的手臂冲天而起,秦禹脸上的防弹玻璃护罩,瞬间被鲜血染红。

    “组长,组长!”朱伟瞪着眼珠喊了一声。

    “别乱,按计划抓!”秦禹甩了甩脑袋,胡乱用左手擦了擦脸上的防弹玻璃面罩,低头一看虾爬子已经晕死了过去,半条右臂被炸断,白森森的骨头茬子和皮肉连在一块,流着鲜红的血液。

    “他妈的!”

    阿龙看见虾爬子倒地,怒吼着就冲左侧方向射击。

    “扑棱!”

    秦禹起身,迈步猛冲。

    “亢亢亢……!”

    一排子弹打在秦禹身上,头部,双腿等关键性位置,爆出阵阵火星子。

    阿龙见秦禹的衣服打不透,仓促间迈步后退,低头就要更换**。

    “嘭!”

    秦禹两连扑,仗着体重和衣服的重量优势,一头撞在了阿龙的下巴壳子上。

    嘎嘣一声,阿龙仰面倒退两步。

    秦禹猛然弯腰,双手抱紧阿龙的小腿,腰腹猛用力的向上一抬,阿龙登时飞起半人多高后,才瞬间摔在了地面上。

    “别动,别动……!”

    别看秦禹做的这几个动作简单,来回冲刺总共也没有五十米,可他是负重与人肉搏,靠的是瞬间爆发力,所以他此刻感觉自己已经到了脱力的边缘,双腿如灌铅一般沉重,只能用身体压住对方,连续吼了几声。

    手L隐患一被清除,众警员就再无顾虑,四十多号人一起冲上来,持着防爆盾将剩余大匪夹住,没用十秒钟就解决了战斗。

    “摁住他,摁住他。”朱伟指着地面上的阿龙喊了一声。

    七八个人一同上来,连铐子都没用,直接给阿龙拴上了70斤大镣子。

    秦禹坐在雪地上缓了能有近一分钟后,才摘下脑袋上的钢盔,扭头吐了口痰:“他妈的,辛亏是钢板护甲,不然就是最好的防弹衣,今天老子也报销了。”

    “没事儿吧。”昂素立马赶过来问道。

    “没事儿,我扑的体位比较好,雷在前面炸的。”秦禹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故意冲昂素等人说道:“你他妈都说袁队捧我,就我这么拿命给他拼业绩,他能看不着吗?他不提拔我,你们都乐意吧?”

    “是是是!”昂素立马点头,竖着大拇指说道:“今天没你两连扑,啥结果不好说。”

    “回头喝压惊酒!”秦禹笨重的扶着地面起身:“走吧,赶紧给人带回去。”

    ……

    深夜11点半。

    秦禹拿着电话站在走廊旁边说道:“朱伟,你一定让医生想想办法,把拿L的那个命保住,对,对,人越多证据链越好做……嗯嗯,我准备吃口饭,马上就审,好勒,先这样!”

    走廊里传来一阵脚步声,齐麟拿着饭盒迎过来,笑着喊了一句:“哎呦,回来了?”

    秦禹闻声转身:“来吃饭啊?”

    “嗯,没啥活儿,我过来打点饭。”齐麟满脸轻松的问道:“怎么样,顺利吗?”

    “嗯,全摁住了。”

    “咱的人没事儿吧?”

    “抓的快,对面还没反应过来咋回事儿,咱就把活儿干完了,谁都没事儿。”

    “那就行!”齐麟龇牙一笑,顺嘴问道:“哎,我听说你们不是跟驻军一块联合抓捕吗?怎么没看见有部队的人过来呢?”

    秦禹一愣:“你听谁说的啊?”

    “不是吗?我就听司里的人闲聊天说的啊。”齐麟也是一愣。

    “你听他们扯淡吧,哪有部队的人啊。”由于案子已经破了,所以秦禹也没隐瞒细节:“抓的还是药贩子,就上回打死咱们四个人的阿龙!”

    “当啷!”

    一声脆响泛起,齐麟手里的铁饭盒落在了地上,他呆愣愣的站在原地,脸色煞白。

    “你咋了?”秦禹皱眉问道。

    齐麟懵了,双耳嗡嗡直响。

    秦禹伸手拍了一下齐麟的胳膊:“哎,你咋了?”

    齐麟被碰的回过了神,双眼看向秦禹:“是……是……那个阿龙啊?”

    “对啊,袁队搞的线索,我们去抓的。”秦禹点头问道:“我看你咋有点不对劲呢?”

    “没……没事儿,我就是想起老黑了……老黑不是死他手里了吗。”齐麟咧嘴一笑:“那天跟他打了个照面,我有点怕那个人。”

    “你真没事儿啊?”

    “没事儿。”齐麟弯腰捡起饭盒:“你快去吃饭吧!”

    “你不也吃吗?一块呗!”

    “我辣椒酱没带,我回去取。”齐麟一笑。

    “啊,那我先吃了。”

    “嗯!”齐麟应了一声,拿着饭盒转身就走。

    走廊内,秦禹很奇怪的看着他的背影,心里完全不信刚才齐麟说的话,可又弄不明白这人为啥这么反常。

    “组长,吃饭啊。”关琦在食堂门口喊了一句。

    “来了!”秦禹不再多想,迈步就走了过去。

    ……

    两分钟后,后勤仓库。

    齐麟关上门后,扑咚一声就坐在了地上,双手抓着头发吼道:“他妈的,不是配合驻军行动吗?不是都过了半个月吗?怎么还没走?……怎么他妈的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