胳膊拧不过大腿

“你先别吵,我打电话问问743团那边到底是他妈啥意思,是不是有意搞摩擦!”黄山很冷静地回了一句,就挂断了电话。

    事情发展到这里,秦禹心里莫名觉得有些失控了。他了解老吴,知道这个人的性格,也知道他的底线在哪儿。

    等了大约能有二十多分钟,黄山的电话回了过来。

    “喂?”

    “我直接联系了旅部,那边也在和稀泥。”黄山话语简短地说道:“他们说743团这么干,也是为了我们考虑,因为人在咱手里,咱谈判的空间就更大一些。”

    秦禹闻声无语,心里感觉上层某些人的做事儿风格,太过无耻和直白。

    “你这样跟吴天胤说,谈判的事情是我在负责,不管被抓住的人放没放回去,我都不会太为难他。咱们该怎么谈,就怎么谈。”黄山思考半天后,言语很讲究地说道。

    秦禹听到这话,心里根本不以为然。因为黄山虽然嘴上这样说,可一旦谈判开启,那吴天胤提出的条件,他们觉得太过了,肯定还得拿安仔说事儿,敲打。

    “小秦,事到如今,你也能看出来,我是铁了心要收编吴天胤这点人马。”黄山吸着烟说道:“所以,我绝对不会把价压得太低,毕竟他以后是我的营长啊,还要接触的嘛。”

    “黄团,我在这件事儿里一毛钱好处都捞不到,而且一个操作不好,最后可能还弄的里外不是人。”秦禹冷着脸,非常直白地说道:“所以如果谈判过程中,吴天胤拿得太少,他不满意,那我肯定就撤了。你们之间再怎么谈,都跟我没关系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

    “我只负责把话传过去,吴天胤怎么考虑,那是他的事儿。”

    “麻烦你了,小秦。”

    “就这样。”秦禹话语里是充满了抵触情绪的,而且他也不想隐藏这一点,直接率先挂断了电话。

    五分钟后,秦禹给吴天胤打了个电话,但对方没有接,这让他心里的预感变得更加不好了。

    ……

    深夜,二龙岗内。

    小寻满腔怨恨地骂道:“驻军干事儿太不地道了,比地面上的人还不讲究。钱给了,他们连安仔的面都没让咱见到。我操他妈的,这口气不出,我就得憋屈死!”

    吴天胤坐在木头箱子上,一言不发。

    “哥,没办法了,只能谈了。”说话这人是后带人加入吴天胤安保会的,名叫肖彦,当初是领着四五十号人入伙的,算是除了安仔,小寻俩人外,最受吴天胤重用的带队大哥了。

    吴天胤眯着眼,吸着烟:“是要谈的。”

    “如果接受招安,有两个条件是寸步不让的。”肖彦脑子很灵地说道:“第一,一二把手必须是咱们的人担任;第二,原有队形不能被打散,咱们所有兄弟必须在一个营内;第三,我方驻守区域,还得是在二龙岗附近。”

    吴天胤抬头看向了肖彦,摇头回道:“你理解错我的意思了。”

    “什么?”肖彦愣住。

    “我说的谈,不是这么谈。”吴天胤站起身,话语简洁地喊道:“叫所有带队的,全给我过来,咱们开个会。”

    ……

    凌晨两点多钟。

    吴天胤主动拨通了秦禹的电话:“喂?”

    “你在搞啥呢?我怎么打电话,你一直都不接?”秦禹焦急地问道。

    “回来之后,我们就一直在开会,”吴天胤声音略显疲惫啊说道:“现在刚谈完。”

    “研究的怎么样了?”

    “呵呵,站着跪着都他妈挨收拾,我还能怎么样?接受招安呗!”吴天胤声音无奈地回道。

    秦禹见吴天胤回答的这么痛快,心里顿时升起一股怪异的情绪。

    “你给老黄递话吧,我服了,整不过他们驻军,你让他们明天晚上来人,咱们坐下来,细谈一谈收编的事儿。”吴天胤点了根烟后说道。

    “你说的是真的是假的啊?”秦禹思考半天后,直言问道:“胤哥,你要有事儿连我都瞒着,那就不地道了。我整这事儿图啥啊?是图升官啊,还是图整不明白,里外不是人啊?”

    吴天胤无奈一笑:“我说的是真的。”

    “你要扯淡,咱俩可就掰了。”秦禹斜眼回道。

    “唉!”

    吴天胤长叹一声,表情无奈地回道:“你怎么总是不信我呢……!”

    ……

    半小时之后,秦禹联系上了黄山,将吴天胤交代他的话,如实跟对方阐述了清楚。

    明天晚上8点,在富力生活村细谈收编的事儿,秦禹必须到场,黄山也必须得到场。

    这种条件非常正常,黄山没有理由拒绝,只一口答应了下来。

    二人商量完毕后,秦禹在房间内冲了澡,就继续躺在床上疲惫地打着电话。

    ……

    第二日中午。

    薛东去了团部,敲开了743团长办公室的房门,点头哈腰地走了进去:“忙着呢,领导?”

    “今晚谈,是吧?”团长笑着问道。

    “听说是。”薛东掏出烟盒递给了团长一根:“老黄好像也去。”

    “唉,这事儿是我考虑的少了。”团长吸了口烟,表情有些懊悔地骂道:“我没想到旅部真能同意收编这个吴天胤,艹,不然我肯定下手比老黄快。他这一下捡了个大便宜啊,整整一个营的编制啊!唉,我他妈失误了。”

    “老黄也不一定好过。”薛东在旁边安慰着说道:“吴天胤那帮人都是混地面的,素质和纪律性都很差,老黄收了他们,不一定好管理。”

    “你懂个屁啊,老黄又不是傻子,他肯定先想好了怎么解决吴天胤这帮人抱团的问题,然后才去收编的。”团长轻声说道:“我感觉啊,老黄最后连个正营的职位,都不会给吴天胤。”

    “能吗?”

    “傻啊你,人扣在咱们手里是为啥啊,不就是为了争取这个空间吗?”团长吸着烟说道:“旅部在给老黄铺路呢。”

    “是这样啊!”薛东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

    晚上5点多钟,黄团长的司机在酒店内接上了秦禹,随后匆匆冲着待规划区赶去。

    “是,马上就准备去谈了。”秦禹拿着电话,冲着冯玉年说道:“领导,咱可事先把话说明白点,如果条件给的太差,不管你说啥,我肯定都不掺和这个事儿了……哎呀,我没有帮老吴示威……对,我就是这个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