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命运的齿轮

下午七点,一队办公区内,包括秦禹在内的五个小组组长,正坐在椅子上有说有笑的聊着。

    过了大约能有十分钟左右,袁克大步流星的从外面走了进来,众人纷纷起身。

    “坐,都坐。”袁克倒了杯水,表情无奈的说道:“宣传队在大会议室开会呢,给咱挤的没地方了,行了,就在这儿研究一下抓捕细节。素昂,你介绍一下情况吧。”

    素昂是一队四组组长,祖籍贯是缅D,皮肤黝黑,身材略显矮小,但看着非常干练,浑身都是肌肉块:“克洛德跟中间扯了三次皮,对方才承认要送走的人是阿龙。双方价格已经谈拢了,克洛德收取一万五千块的车马费,保证把阿龙送到待规划区。”

    袁克喝了口水:“老马还是没有露面,亲自跟克洛德谈是吗?”

    “这老家伙比猴都精,心里肯定非常清楚,全松江的司法口都要办阿龙。那没有十足的把我,他才不会露面呢。”素昂笑着说道:“我觉得啊,他心里也清楚克洛德这边不怎么稳妥,可现在已经没办法了,阿龙不走那早晚得被抓。老马为了保住他这个进货渠道,也只能选择铤而走险。”

    “明晚是吧?”袁克斟酌半晌,皱眉又问:“你有详细的抓捕方案了吗?”

    “我的建议是,等阿龙出了特区后在动手,这样他们警惕性会放松一些,而且那边没有平民,我们抓捕过程中顾虑也会少一些。”昂素轻声回了一句。

    众人沉默,都在思考着计划是否可行。

    “袁队,我说两句?”秦禹突然抬头。

    袁队一笑:“这里没外人,有啥好想法就说。”

    “昂素兄弟,我对事儿不对人,单纯就是为了抓捕顺利提个建议。”秦禹转过身,笑着冲昂素解释了一句。

    “没事儿,这案子本身就是你盯着的,我们都是来帮忙的,核心还是以你为主。”昂素知道袁克要力捧秦禹,所以也很客气。

    秦禹点了点头,话语清晰,逻辑缜密的冲众人说道:“我不建议等阿龙出了特区在动手。有两点重要原因,第一,我本身就是在待规划区过来的,知道那边的具体情况。特区外有大面积的核辐射区,有一望无际的沙地,以及其他复杂地形,而阿龙这帮人的凶残程度,我们也在三环路领教过了,再加上这帮人也是从境外偷进来的,他们比对内警员要更了解外面的环境,所以在那里抓捕,不可控因素太多,比如他们是否在境外安排了人接送,有什么样的武器,我们都不知道。其次,一旦抓捕出现失误,漏了人,那他们就彻底天高任鸟飞了,咱们完全不具备在待规划区办案的能力。第二,我听昂素说,克洛德找的关系是驻军部队的,而那边跟我们司法口关系一般,咱们又不可能提前通知这帮人说是设套抓捕,因为这样的话,驻军那边一旦漏了消息,咱们就白忙活了,可你不通知,突然抓捕,那还容易搞起来军警冲突……!”

    袁克听完秦禹的叙述,稍稍沉默一下回应道:“说的一点毛病都没有,考虑很周全。那你的计划是?”

    秦禹闻声应道:“我的计划是这样的……!”

    会议持续了大概二十分钟后,袁克起身拍板:“就按照秦禹的抓捕方案来办。”

    “是!”

    “是!”

    “……!”

    众人纷纷起身敬礼,袁克冲着大家嘱咐了几句,单独拍着秦禹的肩膀说道:“你负责把人带回来,我负责让你在警司飞起来。”

    “呵呵,妥!”秦禹笑着点头。

    ……

    第二日,晚上九点半。

    秦禹拿着办案要用的装备批条,直接去了大院的后方的后勤部,但没想到一进屋看到的却是齐麟。

    “你夜班啊?”秦禹笑着问了一句。

    齐麟扑棱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挺轻松的说道:“他妈的,也不知道咋的了,这自从娶了媳妇,我还转运了。最近一周多,我都被上面排到了额外加班表了,晚上都在这儿住。”

    “艹,新婚燕尔不回家耕地,跑这儿蹲着,有啥好的?”秦禹调侃着问道。

    “地啥时候都能耕,但挣钱的机会是有数的。”齐麟龇牙应道:“我不心思着多加点班,赶紧挣点钱,然后把欠你和老猫的还了吗?”

    “没事儿,我不着急用!”

    “一码归一码,欠着账,我也不舒服,更何况家里多了一口人,花销也大了。”齐麟略显疲惫的叹息一声,就岔开话题问道:“你来后勤干啥啊?”

    “有任务,过来批装备。”

    “啥任务啊?”齐麟顺嘴问了一句。

    “秦组,你快点,那边点名了。”就在这时,朱伟跑进来喊了一声。

    “得勒,快把单子给我,我看看!”齐麟闻声招呼了一句。

    “你去拿,我说。”秦禹闻声拿出单子,低头朗读道:“钢板防爆服一套,破窗警棍三套,战术……!”

    齐麟迈步走到仓库架子旁,听着秦禹的话,就往下拿着装备,而朱伟也叫进来两个人,快速把东西抬了出去。

    五分钟后,秦禹笑着说道:“办完事儿,我过来找你吃夜宵。”

    “好勒。”齐麟点头。

    话音落,秦禹快步离开后勤仓库。齐麟见他走了出去后,整个人脸色就变得有些发白,心脏嘭嘭嘭的跳着。

    什么样的抓捕?需要用到钢板防爆服?秦禹最近就没有掺和到别的案子里,那么这次行动很大可能还是抓药贩子。

    齐麟有些不安,斟酌许久后,才立马拿起手机,迈步离开录音录像区域后,拨通了队里一个熟人的电话。

    “喂?老张,忙啥呢?没事儿来后勤闲聊天啊?”齐麟笑着问道。

    “有任务。”

    “几点了还有任务啊?啥活儿啊?连你这休班的都被征召了?”齐麟顺嘴问道。

    “配合驻军抓枪贩子。”

    “啊!”齐麟听到这话,瞬间松了口气:“几点能完事儿啊?过来一块看会网台直播……!”

    “不知道呢,等我回来之后找你。”

    “好勒!”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齐麟站在办公桌后面,轻声嘀咕了一句:“这都半个月了,应该跑出去了。”

    ……

    大院集合地点。

    袁克让秦禹把所有人的电话全部收上来之后,才背手喊道:“重新说一下任务,这次我们不是配合驻军部队行动,而是要抓药贩子,为了行动能得到高度保密,大家不仅要交上来通讯设备,就连一会的对讲机也统一发放,所有人必须用已经调号的频率进行沟通,如果让我发现谁中途换频,一律按照渎职处理……!”

    动员了两分钟,四十多号人领了装备后,就在各小组组长的带领下,迅速离开警司大院。

    ……

    半小时后,松南区,新纪元大道某交叉口处。

    阿龙领着四个兄弟,裹着翻毛皮大衣,扭头扫了一眼四周,才弯腰上了一辆油电混合的皮卡车副驾驶,而其他人则是挤在了后排座椅上。

    “不说走驻军的线吗?怎么就你一个人?”阿龙问了一句。

    “你当你是市长啊,”司机翻了翻白眼:“驻军怎么可能来这儿接你?”

    阿龙扣了扣鼻子:“呵呵,哥们,你吃**了?没给你钱咋地?”

    “艹,老婆要生孩子,我得加班送你们,你说哪天走不行,非得今天。”司机骂了一声,开车就离开了路边。

    阿龙扫了对方一眼,低头从怀里掏出半截用袋子包着的黑面包,也没再吭声,只自己低头嚼了起来。

    后排座椅上,虾爬子右手插在兜里,紧紧握着一颗军用手L,拇指插在保险环里,随时准备弹开,拉响。

    汽车行驶了大概能有十五分钟左右,横穿了能有近一公里半的结冰江面,来到了松南区边缘。这里已经人烟罕见,路上完全见不到行人,只有各种小铺子,还零星亮着灯。

    “还得多久能从出城墙?”阿龙问。

    “快了。”司机大脚轰着油门,汽车骑过江边的土坡,车身剧烈摇晃了一下。

    “啥情况?”阿龙皱眉问了一句。

    司机立马拉上手刹:“前左轮好像没气儿了。”

    “你他妈玩呢?”阿龙冷着脸问道:“干这活儿,你不检查好了再来?”

    司机脾气也挺冲,回头就看着阿龙骂道:“你懂个JB!这晚上零下四十多度,汽车零件都快冻瓷实了,我咋检查?拿喷火枪检查啊?”

    阿龙也知道这边的天气有多恶劣,所以也只能忍着不满说道:“你下去看看,轮胎是扎了还是咋了。”

    司机阴着脸下了车,弯腰在左前轮扫了几眼后,立马上车说道:“车胎冻的太久,我跑的又太快,热胀冷缩,胎有点裂了。”

    “那咋弄?”虾爬子皱眉喝问道。

    “没事儿,前面有个修货车的铺子,我让他给我烤一烤,然后粘上就行了。”司机扫了一眼手表应道:“时间还有,不会耽误的。”

    阿龙扭头扫视着周围,心里隐隐约约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可他又不能拖着不走,随即只能任由自己开车,回头冲着虾爬子说道:“兜里的东西揣好了,别丢了。”

    “揣着呢。”虾爬子点头。

    汽车上了江边的道路,在左前轮胎压不足的情况下,又行驶了两公里左右,就停在了一家门脸很暗的修车铺门前。

    ……

    道路两侧。

    朱伟拿着对讲机,低声喊道:“各组注意,雷子踩圈了!”

    修车铺正对面的雪壳子之中,秦禹穿着数十公斤重的钢板防爆衣低声喊道:“他们下车,我们就行动,我干一号。”

    话音刚落,阿龙推开车门,就从副驾驶跳了下来,扭头扫向四周。

    “嗖!”

    秦禹猛然暴起喊道:“关灯!”

    “刷!”

    修车铺瞬间灯灭。

    阿龙猛然回头:“妈的,司机有问题……。”

    话还没等说完,阿龙就见到穿的像狗熊一般的秦禹,不要命似的就冲向了自己。

    “啪嗒!”

    手L保险环掉落,虾爬子瞪着眼珠子吼道:“艹你妈,抄家伙,跟他们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