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坑套一坑

凌晨。

    小寻联系上了张保钰,直言说道:“钱凑完了,咱们选个地方交易一下。”

    张保钰闻声捂着电话,脸颊泛着笑意,目光略显猥琐地冲薛东说道:“钱弄完了。”

    薛东斟酌半晌,轻摆着手回道:“拖一拖他,告诉他今晚人提不出来,明天晚上再说。”

    “好勒。”张保钰点头,松开电话后,语气平淡地回道:“明天晚上,你来我这边提人吧。”

    小寻咬了咬牙,才耐着性子回道:“好。”

    “嘟嘟!”

    张保钰直接挂断了手机。

    ……

    次日无话,直到晚上七点多钟,吴天胤才带着八个人,拿着两百万下了山。

    由于安仔在人家手里,那就等于节奏也在人家手里,你要想提人,就得按照人家的方式来,这是不可避免的。也正如当初吴天胤绑架金雨停,和查尔克投行高管时一样,只不过这一次他变成了被动的一方。

    汽车一路向岭南开去,在路上行驶了大约半个多小时后,就来到了张保钰的地盘。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介绍一下张保钰这个人。他最早是在深山里给人看石矿场的,后来由于办事儿有些灵性,也很会搞关系,颇得老板重用。

    干了几年,张保钰手里也有了些钱,就跟老板商量要开个小坑。那时二人关系已经处得很好了,再加上张保钰答应白给对方分红,所以他也算自己支起了一摊生意。

    在山里待了七八年,石矿资源日益枯萎,张保钰也懒得再折腾了,就带人回到了岭南,花钱认识了一些关系,然后开始给驻军当狗腿子,帮忙出面处理一些驻军想干,但又不好露面的事儿。

    这几年他借着跟驻军牢靠的关系,在岭南啥活儿都干。倒腾紧俏物资,甚至还暗中搞一些神经性的药物大肆敛财,总之名声不是很好。但也由此可见,此人是一个非常明白自己爹是谁的人,舔功也算是大成的人物。

    ……

    岭南,张保钰的食宿店外,两台汽车停滞,吴天胤坐在副驾上扭头冲着小寻问道:“我让你查的事儿,你查了吗?”

    “正在弄,还没确定。”小寻愣了一下回道。

    “一会见机行事,这毕竟是人家的地盘。”吴天胤皱眉嘱咐道:“千万别太跳!”

    “我知道。”小寻点头。

    “按喇叭。”吴天胤冲着司机吩咐了一句。

    “滴滴!”

    话音落,两声清脆的喇叭声响起,没过多一会,院内的大门就敞开了。

    张保钰领着七八个人,大咧咧地走了过来。

    吴天胤推门下车,张嘴喊道:“人呢?”

    “急啥,”张保钰背着手,笑着说道:“我先看看币子。”

    吴天胤斟酌半晌,回身吩咐道:“拿出来吧。”

    小寻领着俩人下车,迈步来到后备箱,从里面拽出了两个大袋子。

    张保钰掏出烟盒,慢条斯理地吩咐道:“验验货。”

    话音落,两名男子从腰间拔出刀,挑开袋子口,低头点起了里面的钱。

    张保钰吸着烟儿,笑吟吟地看着吴天胤,目光有些嘲讽的意味。

    吴天胤站在车边,只静静等待,也不主动说话。

    两三分钟后,点钱的男子回过身说道:“没问题,正好两百个。”

    张保钰猛嘬了口烟,转身吩咐道:“把钱拿走吧。”

    吴天胤一怔,立马伸手阻拦:“人我还没看见,钱你就拿走,没这规矩吧?”

    “你慌啥。”张保钰挑了挑眉毛应道:“人又没在我手里,钱不交上去,人家能放吗?”

    吴天胤看着他,沉默了下来。

    “你都是要被收编的人了,你怕啥啊?”张保钰转过身,冲着自己人说道:“行,你把钱送过去吧,让对面把人带过来。”

    “好的。”男子点头。

    吴天胤看着张保钰,心里十分没底,可他又没有任何选择。因为节奏在人家手里,你不交钱那事情就进行不下去了。一切回到原点,你最后还是要主动找对方谈,不然安仔就回不来。

    犹豫半晌,吴天胤没有再阻拦对方,默认了张保钰的人将钱拿走。

    “等一会吧,那边很快就把人送来。”张保钰语气平淡地冲着吴天胤说了一声。

    ……

    松江,平道区内。

    秦禹拿着电话冲黄山说道:“是的,吴天胤已经过去了,在交钱呢。”

    “那就没问题了,等他那边完事儿了,你就去二龙岗先跟他接触一下,先谈谈看。”黄山笑着回道。

    “好。”

    “辛苦你了,小秦。”

    “没事儿,呵呵。”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随即秦禹坐在床上,看着冯玉年问道:“咱们到底能不能信任黄山?”

    “黄山百分百是想收编吴天胤的,这一点不用怀疑。”冯玉年思考了一下应道:“但他临被收编之前,让743团宰一刀也正常。”

    秦禹点了点头,也没有再吭声。

    ……

    食宿店门口。

    吴天胤等人足足等了将近二十分钟,也没有见到汽车开来。

    “到底还得多久啊?!”小寻忍不住问了一句。

    “人家办事儿,我敢催吗?”张保钰背手回道:“等着吧!”

    小寻瞥了他一眼,不再吭声。

    又过了五六分钟,张保钰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后,站在吴天胤对面按了接听键:“喂?薛营。是啊,在这儿呢。对对,啊……是这样啊,好的,我跟他说一下吧。”

    大约一两分钟后,张保钰挂断电话,抬头看着吴天胤说道:“不好意思,今天人可能到不了了。”

    吴天胤歪脖看着他,双眼眯缝着问道:“你们到底是啥意思?!”

    “上面下令了,不让现在放了你兄弟,说是要等到收编的事儿谈完,再放人。”张保钰迈步上前说道:“这不是我们和营里的意思,而是上面的,你明白吗?不过你也别担心,你这两百万的伙食费都交了,那营里肯定会照顾好你那几个兄弟的。你放心,绝对不会出事儿的。”

    “你拿我不识数是吗?”吴天胤冷脸看着他:“你不想现在放人,那管我要钱干什么?!”

    张保钰笑着看向他:“你说要钱干什么?花呗!”

    “呵呵!”吴天胤一笑,突然伸手摸向腰间:“我CNM的,你真当我是光带着钱来的,是吗?”

    说完,吴天胤一把扯过张保钰的脖领子,右手拽着腰间露出来的引线,瞪着眼珠子吼道:“都他妈给我靠边站,让薛东过来!”

    ————————————

    凌晨有加更。另外,又到了周末推荐票清零的时刻,兄弟们还没投的别浪费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