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中铺路

呼察外,待规划区的娱乐场所内,顾言等了大概能有不到二十分钟,一位中年才自己推门走了进来。

    “毕叔。”顾言立马站起身,跟对方握了个手。

    叫毕叔的中年跟顾言握了一下手,言语和气地说道:“没外人,坐吧。”

    “没少喝啊?”顾言闻着对方身上的酒气,顿时笑着调侃了一句。

    “曲阜那边过来了不少人,非得搞什么招待宴,喝的我头疼。”毕叔坐下后,松了松领口:“怎么样,最近在部队待的还适应吗?”

    “不适应啊,我刚去就被我二叔下到营里了,天天跟兵蛋子在一块训练,一点特权都没有,都快搞死我了。”顾言哭丧着脸回道:“唉,这不有个机会,我就跑出来待两天嘛!”

    “哈哈!”毕叔一笑:“你啊,在部队待两年,收收性子也好,省得在外面祸害小姑娘了。”

    “哪有,我现在老实多了。”

    二人坐在沙发上,话语随意地寒暄了起来。

    扯了能有六七分钟,顾言刚想说正事儿,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顾言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按了接通建。

    “顾少,许涛的秘书今天回来办点事儿,一会我俩能见一面,你在哪儿呢,现在能过来一趟吗?”陆晓峰的声音在电话内响起。

    顾言一怔:“他今天就回来了?”

    “是啊,临时来呼察处理点事儿。”

    “我……我现在回不去啊,也在外面处理点事儿呢。”顾言皱眉问道:“晚一点不行吗?”

    “不行,他可能一会就走了。”

    “那咋弄啊,我现在回不去。”

    “……!”陆晓峰斟酌半晌:“我叫秦禹过来,先跟他见个面也好啊,铺垫一下。”

    顾言思考一下:“行,那你给秦禹打个电话吧,让他先过去。”

    “好,好,就这样哈!”

    “今天要是太急的话,不用先提项目的事儿,让小禹过去混个脸熟就行。”顾言提醒了一句。

    “我明白,我明白。”

    “好,就这样。”

    说完,二人结束了通话。毕叔在旁边点了根烟,笑着问道:“你这是开始双线运作了?”

    “是呗。”顾言点头应道:“找了点关系,搭上了许涛的秘书,准备先见面谈一谈。”

    “啊!”毕叔点了点头:“许涛是后进项目部的,胆儿挺大,敢办事儿,你找他提议算是对了。”

    顾言迟疑一下,笑着回道:“毕叔,这事儿许涛是不会主动提议的。”

    毕叔一愣:“怎么呢?”

    “我是花钱找的他,关系还没到那一步啊。”顾言搓了搓手掌,语气轻飘地说道:“这事儿要想成,还得是你帮我。”

    “怎么帮?”毕叔问。

    “项目部一共有八个负责人,我的想法是,先私下安排好许涛这边,让他下面的人,关键时刻在项目部里主动提一嘴,把我和秦禹注册的小公司拉到前台来。然后最终中标,还得你带头投一下票。”顾言低声说道:“八个负责人里,有两人力挺我们这个公司,那项目就十拿九稳了。因为其他六人肯定也有要照顾的公司,中立派轻易不会得罪你们。而党政派虽然会卡着这个事儿,但也得考虑到,他们一方也有带进来的公司,如果撕破脸,那被你俩否掉怎么办,你明白吗?”

    毕叔沉默。

    “这是一种平衡,我就是要利用这种平衡,把公司送到最终中标的环节。”顾言再次补充了一句。

    “这事儿不好办啊,小言。”毕叔摇了摇头。

    “怎么不好办呢?”顾言愣了一下问道。

    “我们私下里也在谈这个铁路项目的事儿,很多人心里都清楚,党政派这次是死活都不会让军政的人掺和进来,不然八个负责人里,明面上咋会一个都没有你们那边的呢?”毕叔低声说道:“铁路建设,毕竟是由政F搭台,全力搞的民生项目,那人家大权独揽,是不过线的,也是合理的。”

    顾言眯眼看着毕叔,心里有些意外。

    “我的建议是,你还是让许涛先跳出来,同意你们公司中标,我来附议。”毕叔低声继续说道:“他是学院派的人,立场稍微中立一点,突然搞出这么个事儿,大家最多是懵B,但不会想太多。可我不一样啊,我面上是党政的人,一旦先跳出来,那身份就漏了。”

    顾言轻捻了捻手指,沉思半晌后回道:“……我二叔的意思是,你漏了也没事儿。”

    老毕愣住,心里瞬间意识到,顾言这是在提醒他,今天谈的这个事儿,并不是他自己的意思,而是顾家老二授意他来办的。

    “只要我和秦禹搞的这个公司,最终能中标,那你漏了也没事儿。”顾言再次补充道:“八人桌上,我们还会扶上去一个,来帮你巩固位置。”

    老毕闻声面色严肃,心里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叔,这个项目我们是势在必得,”顾言脸色逐渐严肃了起来:“我们需要你的帮助啊。”

    “这事儿你让我琢磨琢磨,先别着急。”老毕轻声说道:“我们要想一个万全的办法。”

    顾言见对方没有一口答应自己,心里已经非常不爽了。

    ……

    酒店楼下。

    秦禹拿着电话冲陆晓峰问道:“我出来了,现在去哪儿啊?”

    “你到光明路天河小区门口等我,我马上过去。”陆晓峰话语简短地回道。

    “好。”秦禹挂断电话,裹着衣怀儿冲察猛说道:“走,开导航,去光明路那边……。”

    “你咋了?”

    “我有点冷,好像他妈的感冒了。”秦禹吸了吸鼻子。

    “我给你买点药啊?”小白像个大内总管一样问道。

    “一会再说,先去看看。”秦禹坐上车:“走吧。”

    ……

    区外,娱乐场所内。

    顾言找了个上厕所的借口,站在室外的空地旁,拿着电话说道:“老毕的态度让我有点寒心啊。对,他没答应,一直拿话拖我。是,他肯定是不想当出头鸟,怕被党政那边针对。我再谈谈吧,如果实在不行,就得敲打他一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