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一碗过水面

五分钟后。

    贝拉去了母亲和妹妹的屋内睡觉,而齐麟则是把阿龙领进了自己的房间。

    “小日子过的不错啊,媳妇都娶了。”阿龙扭头打量了一下屋内的环境,大刺刺的就坐在了床上。

    齐麟瞪着眼珠子,攥着拳头看向阿龙:“你踏马自己想死,就去别的地方折腾,为啥要回松江?你知不知道,我因为你都差点被撸了?!”

    阿龙真名叫齐龙,是齐麟的亲大哥,但他们却完全是两种性格的人。齐麟更保守,更愿意去脚踏实地的迎着现在的时代。可齐龙却是一向喜欢铤而走险,常年混迹在外,基本不着家。

    齐龙上次离开还是两年之前,这期间从来没有和家里联系过,所以齐麟有的时候都以为他是死在外面了。可没想到那天抓捕,他又看见了自己的亲大哥。兄弟俩人虽然关系不算很和谐,可毕竟血浓于水,齐麟完全做不到因为要立功,而冲自己亲大哥开枪阻拦。

    这个事儿跟谁都不能说,所以齐麟这几天心里是一直憋着丧气儿,并且还有些担忧齐龙的安全。

    齐龙吊儿郎当的掏出了一盒中华烤烟,叼在嘴上点燃后说道:“说实话,我也不想碰见你,如果没有那天的事儿,今天我可能也不会回家……。”

    “是啊,你踏马的在外面自己吃饱了,就啥都不想,什么时候管过家里?”齐麟咬牙喝问道:“你回来干什么?你知不知道外面的人要知道咱俩的关系,我就得被你害死。”

    “呵呵,你这不活的好好的嘛?”

    “放屁!”

    “你放心,我他妈就是被一万把枪指着脑袋,也不会卖你的。”齐龙永远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态度:“踩了好几天点,家里没人盯着,而且我要不被抓,他们也不会知道咱俩这层关系。当初你进警司的时候,不就没有在材料里说明,咱俩是亲兄弟吗?”

    “我就不明白了,挣钱的活儿有的是,为啥你非得选这条道?”齐麟攥着拳头,十分不解的吼道:“你知不知道,现在药物公司在给警署施压,警署又在给我们警司施压,全松江的司法系统都他妈在盯着你,想整清楚你的货儿是从哪儿来的。你一旦被抓住了,绝对一点缓都没有的,肯定得没……。”

    “我知道。”

    “知道你还干?”

    “不干怎么办?像你一样窝窝囊囊的活着?”齐龙反问。

    “我窝囊?我他妈在外面是窝囊,可对家里……。”齐麟急了,甚至有想动手的冲动。

    齐龙听到这话,眉头轻皱的低下头,声音沙哑的打断道:“是,我承认,对待家里,你比我爷们。”

    齐麟无言。

    “妈的,饿了,有吃的没,给我整一口。”阿龙抬头笑着说了一句。

    齐麟稍稍犹豫了一下,长叹一声,就走出了室内。

    ……

    警司内。

    袁克亲手给秦禹倒了杯水后,才坐在沙发上说道:“被抓的药贩子,供出来阿龙的具体活动规律了吗?”

    秦禹摇了摇头:“供是供了,但他们都觉得阿龙肯定已经跑了,不在松江了。”

    “这帮雷子都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挣钱,知道自己是啥结果,所以肯定不会瞎说话的。”袁克一笑,翘着二郎腿说道:“不过还好,我有信儿了。”

    秦禹一愣:“有线索了?”

    “嗯。”袁克扭过头,轻声叙述道:“我在社会上有一些朋友,他们依赖着我,我也适当会给他们一定的便利条件,所以这些人挺捧我的。贩药团伙是以马家为主的,而阿龙就是跟他有合作关系。”

    “这我清楚。”秦禹点头。

    “黑街有一个倒腾响儿(黑枪)的叫克洛德,我俩关系还行,刚才吃饭的时候,他给我打过电话,说有人想通过他的走私渠道,往九区外面送个人。”袁克云淡风轻的说道:“我让他详细打听了一下,他告诉我,找他帮忙的人,跟马老头关系很好,暗中也有来往。”

    秦禹一愣:“送的人可能是阿龙?!”

    “百分之八十是他。”袁克点头应道:“如果仅仅送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老马肯定直接找克洛德谈,没必要还故意找个中间人出头,你明白吗?”

    “是这个理。”

    “我让克洛德已经答应那边了,这段时间估计老马就会安排阿龙走。”袁克笑呵呵的看着秦禹说道:“线索我给你,案子你来办,这一次必须给我抓住阿龙,抠出来他的供货渠道。”

    秦禹听到这话有点懵B,没有马上接话。

    “怎么了?”袁克问了一句。

    秦禹犹豫半晌,脸上挂着笑意问道:“袁队,我有个事儿,一直挺疑惑的。”

    “你说。”

    “……我有点受宠若惊了,不明白为啥这种好事儿,你都给我。”秦禹话语直白的问道:“这么重要的线索,你都抠出来了,那为啥不给别人办呢?或者直接自己办……这个功劳不小的。”

    袁克盯着秦禹看了数秒,突然起身,指着他脸颊说道:“因为今年,我就想把你捧起来。”

    秦禹满脸疑惑:“为什么啊,袁队?”

    “因为我最晚年底就会升任副司长,我得有自己的班底。而队里谁行,谁不行,我一眼就能看出来。”袁队迈步在屋内走着,意气风发的轻声说道:“我准备提起来三个正队长,不光有你,还有别人。”

    秦禹插着手掌,依旧没有回话。

    “傻老弟,还没明白啊?!”袁克走到沙发前面,伸手拍着秦禹的肩膀,笑眯眯的说了一句:“为啥提拔你,因为你是新来的,因为你谁的人都不是,底子干净,能力也有,我用着放心……。”

    秦禹愣了半天:“袁队,你这么说,我就懂了。”

    “阿龙这案子,就给你负责了。只要你办妥,年底我让你三级跳,直接接一队当队长。”袁克站起身,端着水杯补充道:“好好干吧,秦禹,我这艘船是警司内最稳的。”

    “谢谢袁队!”秦禹起身敬礼,但大脑却在极速运转着,想着别的事儿。

    ……

    齐麟家里。

    齐龙坐在破圆木桌旁边,大口吃着一碗连酱都没有的过水面条,撇嘴说道:“你天天就吃这个啊?”

    “不吃屎就不错了。”齐麟低头抽着烟。

    “唉。”

    齐龙叹息一声,静静的吃完面条,擦了擦嘴问道:“妈睡了吗?”

    “早都睡了。”

    “我去窗口看一眼。”齐龙起身,迈步走向室外。

    齐麟犹豫了一下,跟在后面也走了出去。

    对面的房间外,齐龙站在窗台旁边,脸颊紧贴着冰凉的玻璃,双目扫向了屋内床上的老妈。

    齐麟站在后面抽着烟,也不吭声。

    “妈的病怎么样?”齐龙声音颤抖的问道。

    “不太好。”齐麟摇头。

    齐龙沉默数秒:“这就是命,该死的命,认识阎王爷也没用。”

    “你他妈不会说点好听的啊?”齐麟急了。

    “别喊,她该听见了。”齐龙迅速用手擦了擦双眼,转身从兜里掏出一个小包裹。

    齐麟愣住。

    “这是一万块钱,你拿着。”齐龙话语轻柔的说道。

    “你他妈的,整了这么多钱……。”

    “药的买卖刚做没多久,不然我早就给家里送钱了。这是我攒的,你抽出八千用在妈身上。她能不能活是她的事儿,但作为儿女,咱有多大能力,就得用多大能力……剩下的钱你日常开销用。”齐龙语气平淡:“如果我侥幸能躲过这一劫,以后钱不会少……我慢慢给你送。”

    齐麟有些犹豫的看着大哥。

    “这是我该做的,你不用有啥别的想法。”齐龙强行把钱塞到弟弟的手里,低头点了根烟又说:“小弟,这次我走咱哥俩以后还能不能见到面,也不太好说了……总之,这个家你就多费心吧。你大哥……在有些事儿上,不如你。”

    话音落,二人沉默了能有大概不到一分钟,齐龙扭头再次扫了一眼屋内后,就果断转身离去。

    齐麟拿着小包,怔在原地半天后说道:“……你他妈的到底能不能走出去?不然我帮帮你,想办法给你送出去。”

    齐龙在门口停住脚步,回头说道:“不管谁问你,都不要承认咱俩的关系。从今天开始,你就当我死了,照顾好妈,照顾好小妹。”

    齐麟瞬间眼圈泛红。

    “如果有一天,你实在没招了,日子过不下去了,包里有个联系方式,你找他,他能帮你。”齐龙冲着弟弟摆手:“走了。”

    ……

    深夜,天空中飘起了星星点点的雪花。

    齐龙快步走出将近一公里后,才突然扭头,满面泪痕的看着家的方向,突然跪倒在地,声音颤抖的磕头喊道:“妈啊……儿子混的啥也不是,我要没了啊……下辈子一定好好给你当回儿子。”

    室内。

    齐麟坐在椅子上呆愣愣的抽着烟,心里满是挂念。他和齐龙虽然性格不合,但毕竟血管里流淌着一样的鲜血,看似冷漠的关系,其实饱含着难以说出口的亲情。

    他祈求着大哥能度过这次难关,可却不知道,兄弟二人的这次见面之后,一股足以改变所有人的风暴紧随其后的到来,很多人的命运也由此而改变……

    ……

    半个月后。

    秦禹接到袁克的电话,对方告诉他克洛德已经接到信息,明晚老马安排人送阿龙离境,生死抓捕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