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宿店门口。

    吴天胤左手搂着张保钰,右手拉着引线,直接退到了汽车旁边。

    “CNM,把人交出来!”

    小寻等人也彻底翻脸,全部掏枪指向了对方。

    “呵呵!”

    突兀间,张保钰冷笑了两声,没有挣扎,脸上也没有任何慌乱神色地回道:“不是,你搞我有啥用啊?驻军不放人,我他妈还能帮你去抢吗?”

    “给薛东打电话。”

    “我打了你又能怎么样呢?”张保钰话语赤L地怼道:“他就不放人,你是敢杀我啊,还是敢干驻军啊?”

    “我不敢杀你吗?啊?!”

    吴天胤用左臂死死勒着张保钰的脖颈,右腿膝盖提起,碰的一声撞在了他的腿关节上,张保钰霎时间失去平衡,跪在了地上。

    “嘭!”

    吴天胤松开胳膊,再次提起膝盖,简单粗暴地撞在了他的脑袋上。

    张保钰被打地靠在汽车边缘,瘫坐着骂道:“你他妈的是不想活了?给我叫人!”

    “别动!”

    吴天胤拽着炸Y引线,指着张保钰的马仔吼道。

    “嗡嗡!”

    就在这时,两台驻军装甲车,载着明晃晃的重机枪,从岔路口行驶了过来。

    吴天胤扭头一看,霎时间愣在原地。

    头车车门弹开,薛东穿着便装,满身酒气地走了下来,指着吴天胤问道:“你想干什么啊?”

    “我兄弟呢?!”吴天胤问。

    “告没告诉你,现在放不了他,你是不是聋了啊?”薛东脸色张红,眼神阴郁地走过来问道:“你想干什么,啊?!”

    吴天胤看着他,直接拽出了引线:“今天要么我拿钱走,要么我带人走。”

    “呵呵!”

    薛东一笑,直接摆了摆手。

    两台装甲车碾压着松土地面,气势汹汹地慢开了过来。

    “哗啦!”

    “哗啦!”

    车斗内六名士兵,全部架起了重机枪,领头一人敬礼后喊道:“报告,装填完毕,随时可以开火。”

    吴天胤攥着拳头,看着装甲车,心中升起了一股无力感。

    薛东盯着吴天胤,缓缓抬起手臂,指着二龙岗的方向骂道:“滚!”

    吴天胤站在原地,内心情绪极为复杂。他身上绑着炸Y前来,就是为了以防不测,可面对上驻军之后,这种地面上的招数,显然作用已经不大了。

    “你跟驻军讨价还价,你算老几啊?真以为有几条破枪,有几个人,你就站起来了?”薛东指着吴天胤的胸口,一字一顿地吼道:“要他妈不是有人喊着要收编你,老子一个营上山,半小时就打光你。”

    吴天胤额头青筋冒起,心中怒意升腾。

    “你敢拉吗?!”薛东指着吴天胤的手掌:“你动一下,重机枪一扫,你和你的兄弟能站几秒?你别考验我的耐性,跟着安仔那帮人,哪个身上没案子?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准弄一个就弄死一个!”

    吴天胤听到这话,脑袋嗡嗡直响儿。

    “我打你白打,但你敢碰我一下,你和你带的这帮人,一个都从二龙岗跑不出去,你信吗?”薛东再次点着吴天胤的胸口问道。

    吴天胤双手颤抖,憋了足足三四秒后,才点头说道:“行,行,我认了。”

    “哥!!”小寻不甘啊吼了一声。

    吴天胤扭头看了他一眼,张嘴喊道:“啥都别说了,上车!”

    六七个兄弟额头冒汗地看着驻军,犹豫半晌后,率先上了车。

    吴天胤多一句话都没说,伸手拽开车门,弯腰就要坐进副驾驶。

    “哎,你等一会。”

    张保钰从地上爬起来,伸手抓了一下吴天胤的胳膊。

    “唰!”

    吴天胤回过了头。

    “我CNM的,你不要干我吗?!”张保钰怒吼一声,瞬间就抡起了胳膊,

    “啪!”

    一声脆响在吴天胤脸颊上泛起,他被打的一个趔趄,后背咣当一声靠在了车门上。

    “嘭!”

    张保钰提起膝盖,目光凶狠地撞在了吴天胤的肚子上:“你再狠啊?你再亡命徒啊?CNM的,这儿谁是天,你看懂了吗?!”

    吴天胤身体佝偻着,抬头瞄了一眼张保钰,沉默半晌,扭头吐了口血痰。

    “你就是被收编了,老子该收拾你,还能收拾你。”薛东指着吴天胤的脸颊骂道:“就TM你这号人,站在机遇上也翻不了身。你到啥时候都是个混地面的,明白吗?”

    “我……我明白了。”吴天胤擦了擦嘴角上的血,伸手拉开车门,面无表情地坐了进去。

    十几秒后,吴天胤等人乘坐汽车,狼狈不堪地离开了食宿店门口。

    有人可能很奇怪,说吴天胤在江州,在南沪的时候,敢持枪在联防单位门口劫人,敢一怒之下,欲杀握有实权的李显,但今天为什么没动呢?为什么不敢干了呢?

    其实道理很简单,江州和南沪是别人的地方,吴天胤打完就能跑,可二龙岗,岭南一样吗?这是他自己的地方,他刚才要是乱动了,不但自己和小寻他们出不来,那不知道还要连累自治安保会多少跟他一块吃饭的兄弟。

    吴天胤丢了两百万,挨了一个耳光,挨了一电炮,最终却没能带回来安仔。

    车内,气氛压抑到了极致,众人谁都没敢吭声。

    吴天胤看着车外漆黑的夜空,声音沙哑地说道:“……没事儿,安仔肯定会回来,我给秦禹打个电话。”

    ……

    食宿店门口。

    薛东满脸泛着狗腿式的表情,拿着电话说道:“对,对,钱拿回来了,两百个,一分都不少。是,是,我明白。好,我留下五十,嗯,剩下的我马上让张保钰给您那边送过去。你放心吧,我知道把钱给谁。好的,团长。”

    聊了能有六七分钟后,薛东才挂断电话,笑着冲张保钰说道:“吴天胤这回是真被整傻B了,两百万交出来了,连个人影都没见着。”

    “上面咋突然不让放人了呢?”张保钰轻声问了一句。

    “从最一开始上面就没想过要放人,吴天胤是干黑的,他的钱不拿白不拿,明白吗?”薛东背手回道:“他交了钱,却没带回去人,这样的话,356那边就会好谈得多。”

    “咱们和356不是不和吗?”张保钰问。

    “是旅部示意敲打吴天胤的,我们是没办法才帮忙的。”薛东言语轻飘地回了一句。

    ……

    另外一头。

    秦禹暴怒,直接在电话内冲黄山喝问道:“到底啥意思啊?钱都给了,人还不放,这不涮他玩呢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