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喜宴

“那个女的有些背景,你清楚吗?”袁克冷言问道。

    老虎闻声顿时一愣:“没听说啊。”

    “人家是啥背景你都没搞清楚,就带人过去瞎搞,你这事儿办的是不是有点冒失啊?”袁克眉头紧皱:“如果今天你碰上的不是秦禹,再把那个小姑娘弄出个好歹,你知道后果吗?我大哥当初绑她的时候,都没把这个小姑娘的底摸清楚,所以松下才折的这么惨,就更别说你了!”

    “我……我也没想那么多啊。”

    “还有,现在整个警司在严打贩药案,口号还是我们喊出来的,你现在碰药,是想给我上眼药吗?我当初怎么跟你说的,啊?”袁克低声喝问道。

    老虎摸了摸脑袋上的纱布:“不是我非得现在碰药,是货物积压着,我们兄弟扔了好多……。”

    “虎哥,不要因为一点蝇头小利,而乱了自己的阵脚。这事儿上面有人给你托底,你慌什么?”袁克一脸无奈的命令道:“不管你有啥理由,现在都要跟着上面的节奏走。别说我没提醒你,如果你在风口搞出动静,那谁都救不了你。”

    “嗯,我知道了。”老虎点了点头。

    “还有,秦禹是我的人,他在给我办事儿,你以后别招惹他,反而有事儿要配合他,明白吗?”袁克知道老虎心眼小,睚眦必报,所以特意嘱咐了一句。

    “小克,我就不明白了,你在警队那么长时间,手底下的能人也不少,为啥非得要收编这个愣头青呢?”老虎咬着牙骂道:“他妈的,我在黑街混这么长时间,还没有人敢拿枪把子往我脑袋上砸呢,这小子……。”

    “虎哥,你啥时候能明白一句话呢?”袁克叹息一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总以为自己行了,可你知不知道,比你更狠的松下就是折在秦禹手里的。现在是啥年头?是人饿急眼了,连军粮都敢抢的世道;是人多道窄,狠茬子辈出的年代……你也不知道今天哪个捡破烂的,明天就发迹了。所以这没有利益的矛盾,那根本就算不上是矛盾,明白吗?”

    老虎撇了撇嘴:“你这嘴是真厉害,都能犁地……行,我听你的,不整他就完了呗。”

    “就这样。”袁克扔下一句,挂断了手机。

    ……

    次日晚上。

    秦禹和老猫按照事先约定,赶往二姐饭店,因为齐麟今天举办娶媳妇的招待宴席。可说是举办,但其实就是叫一些认识的朋友过来吃吃饭,热闹一下。毕竟齐麟手头经费有限,你让他大操大办他也做不到。

    赶到饭店的时候,是晚上八点多钟,秦禹站在二楼扫了一眼,见到的基本都是警司里的熟面孔,和齐麟的一些邻居,以及他的亲妹妹。

    “老妈没来啊?”老猫站在厅内问了一句。

    “身体不好,就没来。”齐麟一笑,扯着瞎眼的妹妹冲秦禹介绍道:“还没见过呢吧?这是我妹妹,齐语。”

    “你好,秦禹哥哥。”齐语大概能有十一二岁,俏脸上棱角分明,看着有股子英气,但美中不足的是双眼失明,白瞎了这么一个美人胚子。

    “你好。”秦禹冲着小姑娘打了声招呼,扭头看向新娘贝拉:“今天挺漂亮啊!”

    贝拉穿着一身简单的红色旗袍,笑着冲秦禹点了点头:“你好。”

    老猫看着如沐春风的贝拉,龇牙调侃了一句:“明显滋润了不少。”

    “你给我滚。”齐麟骂了一句,摆手招呼道:“来,坐主桌,随便坐吧。”

    秦禹和老猫闻声,迈步就坐在了主桌上,吃起了简单的零食,等待着开席。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袁克突然带着老虎赶到了二楼。

    “哎呦,袁队。”

    “吃席啊,袁队。”

    “……!”

    整个屋内坐着的三十多号人,一看袁克来了,纷纷起身打着招呼。

    “呵呵,过来溜达溜达,都坐,都坐。”袁克冲着众人摆手寒暄几句后,弯腰就坐在了秦禹这桌:“你们这帮小子,手头的活儿不干,跑这儿喝喜酒来了,是不?”

    秦禹龇牙一笑:“审完过来的。”

    袁克拍了拍秦禹大腿,转身冲向老虎问道:“认识不?”

    “这咋不认识呢,昨天不是见过吗?!”老虎指着自己脑袋上的纱布,笑着冲秦禹说道:“老弟,你昨天给哥留下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

    秦禹一看他对自己的态度,立马伸手说道:“实在不好意思,我真是不知道你认识袁队。”

    “小克昨天跟我说了,说那娘们有点关系,所以你这一拦,还算帮了哥一个忙。”老虎态度非常客气的跟秦禹握手:“昨天的事儿就过去了,以后咱们重新认识。有袁克在这儿,咱们就算一家人,以后你跟我处处,就知道哥是啥样的人了。”

    “好勒!”秦禹点头应道:“一会喝点。”

    “妥!”

    二人寒暄两句,老猫才皱眉趴在秦禹耳边问道:“你咋跟这个B人认识呢?”

    “我昨天揍过他。”秦禹顺嘴回了一句。

    老猫满脸厌恶的看了一眼老虎,低声提醒道:“以后少搭理他,这人不是啥好东西。”

    “怎么呢?”

    “去年他和咱黑街一个老板发生冲突,偷着开车给人家媳妇撞死了。”老猫阴着脸说道:“那女的怀孕六个多月了,让他撞的头都碎了……。”

    秦禹闻声惊愕半晌:“那他没判吗?”

    “判个JB,老板还有俩孩子,被他整服了,就没有死咬着这事儿……他最后被定性为交通意外,赔钱了事儿了。”老猫声音沙哑:“这就是个畜生。”

    秦禹听到这话,冷眼看了一眼老虎,也没再跟他交流。

    袁克到场没多久,酒席就开始了,众人推杯换盏,热闹非凡。

    在吃饭喝酒的过程中,袁克一直在拉着秦禹聊天:“兄弟,我能看上的人不多,但你算一个……这年头有胆儿有脑的人,到哪儿都吃香。只要你干的好,以后我绝对不会亏待你。”

    “我知道,队长。”秦禹脸色红润的点头。

    “你等会。”袁克拍了拍秦禹的胳膊,主动倒了杯酒,站起身喊道:“都静一静。”

    三桌亲朋,闻声都看向了袁克。

    “队里的齐麟大喜,咱都是熟人,来,一起敬他一个。”袁克举着杯,笑吟吟的冲众人喊道。

    有了袁克牵头,大家都纷纷起身,冲着齐麟敬酒。

    小两口满脸笑意,也倒了酒,陪了大家一杯。

    袁克仰脖一饮而尽后,再次倒酒喊道:“另外我再说两句哈,这个小禹虽然刚来队里没多久,但跟我很对脾气,也在最近一段时间帮助司里办了不少案子,李司长很高兴……他的晋升只是时间问题,所以,以后大家在工作上多照顾照顾他。”

    就这一句话,接下来秦禹几乎就成了主角,不管他认不认识的警司同事,都开始纷纷向他敬酒。

    如果是别人被袁克这么捧着,可能会有点飘,但秦禹毕竟是在待规划区混出来的老油子,所以此刻心里还莫名有点忐忑。

    秦禹最近确实有点出风头,松下的案子破了,贩药的案子有了突破性的进展,而这两件事儿又都是以秦禹为核心的。所以他觉得自己受到上面照顾,也是理所应当的,毕竟领导都喜欢能干事儿的下属。但是,秦禹此刻觉得,袁克对他的照顾已经超出了欣赏的范围,有点太过特殊了……而自己和他非亲非故,就因为两个案子,他就能对自己这个态度,是不是有些反常呢?

    秦禹很疑惑。

    ……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袁克低头看了看手表,才轻声冲着秦禹招呼道:“你跟我出来一趟。”

    “哎!”秦禹点头起身,迈步跟着袁克走向了楼下。

    室内,已经喝了不少的老虎,满脸贱笑的拉过来了齐麟:“我问你个事儿。”

    齐麟是队内老人,他也认识老虎,所以客气的问道:“咋了虎哥?”

    老虎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新娘贝拉,满嘴酒气的问道:“这娘们你在哪儿淘腾的?”

    齐麟一愣,回头扫了一眼贝拉,低声说道:“我也不瞒你,是在松江北面的生活区买的。”

    “花多少钱啊?”老虎双眼冒光的问道。

    “4500。”

    “我艹,四千五就能骑一辈子大洋马,那挺值的啊!”老虎挺下流的说了一句。

    齐麟一笑,也没接话。

    “哎,赶明儿你给我介绍介绍中介,我也去看看。”

    “……!”齐麟一愣:“虎哥,你不有媳妇了吗?”

    “艹,媳妇这玩应还怕多啊。”老虎扣着大黄牙应道:“钱闲着也是闲着,买个玩呗。”

    “行,那回头我给你介绍介绍。”

    “妥!”老虎看着贝拉,点头评价道:“这娘们真不错,白,腿长。”

    齐麟觉得有点尴尬,立马伸手拿起酒瓶子说道:“来哥,我和贝拉敬你一杯。”

    “好勒。”

    “来媳妇,过来敬虎哥一杯。”齐麟倒完酒喊道。

    贝拉身段婀娜的走过来,点头说道:“虎哥,你好。”

    “弟妹啊,我跟你说,齐麟的命可老苦了……。”老虎借着酒劲儿抓住贝拉的胳膊,低声就叨哔了起来。

    ……

    楼下,袁克坐在副驾驶上,扭头冲着秦禹说道:“你开车,咱们回队里说会话。”

    “好。”秦禹开车离去。

    ……

    一个多小时后。

    酒席散去,齐麟等人回家后,妹妹就去了母亲房间,而小两口也准备上床“聊聊人生”。

    “咚咚!”

    齐麟刚解开裤腰带,准备进行更深层次的会晤时,就听到外面有人敲窗户。

    “谁啊?”

    “出来。”前几天来过家里的人影,低声喊了一句。

    齐麟一愣,披上衣服,就走出了房门。

    昏暗的月光下,被全松江通缉的阿龙,扭头看向四周说道:“小弟,找个安静点的地方,咱俩说两句话。”

    齐麟愣了半天,突然红着眼珠子冲上去:“你他妈是不是疯了,你狗日的差点害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