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少爷,谁惯着谁啊

秦禹看见打架的人是林骁后,瞬间就懵B了。

    走廊内,林骁指着对方吼道:“你要是个爷们,你他妈过来,别让几条狗拉着我。”

    “你踏马说谁是狗?!”拉偏架将林骁顶到墙上的一名青年,瞪着眼珠子喝问道。

    “你不是狗啊?你不是吗?”林骁非常刚地吼道:“滚!”

    “我去尼玛的,把你狂坏了是吗?!”

    远处一直跟林骁骂战的青年,拎着个酒瓶子就冲了上来。

    “揍他!”

    “干他!”

    “……!”

    骂人的青年一动,旁边拉着林骁的人,也都纷纷动了手。虽然手里都没拿啥凶器,可一拳一拳的抡向林骁,也挺吓人的。

    林骁是正规陆军院校毕业的,为人又很好强,所以他的基本军事素养非常过硬。数个人一块打他,他硬是抡倒俩人,并且抓住一个小伙的手腕,嘎嘣往下一掰,一个轻摆腿就将对方放倒了。

    “嘭!”

    骂人的青年冲上来,一酒瓶子砸在了林骁的后背上,没碎。

    林骁靠着墙壁,一脚蹬过去,直接将其踹飞半米远,撞在了旁边拉架人的身上。

    “卧槽!”

    顾老狗冲出来,不可思议地看着骂人的青年,惊呼着说道:“林骁咋和孙成道干起来了,这什么情况?”

    林骁在公子哥的圈子里肯定是有名有姓的人物,但他常年在九区工作,为人又比较过于稳重,不太善于搞圈子交际,所以他认识的人不少,可真打起来,除了屋里那一个人外,并没有其他人直接动手帮忙的,绝大多数都在拉架。

    林骁很猛,但无奈对方拉偏架和助拳的人太多,所以没扛多一会,就被打到了垃圾桶旁边跌倒。

    “我让你装。”

    孙成道抡起酒瓶子,冲着林骁的脑袋就砸了下去。

    “啪!”

    就在这时,秦禹冲上前去,抬手一把抓住了孙成道的胳膊,抬头喊道:“差不多得了,没完了?”

    “滚尼玛的,你谁啊?”孙成道一把推开秦禹,伸手就要拽回酒瓶子。

    秦禹仗着自己身材高大,一掌就将对方推开,再次喊了一声:“差不多行了!”

    “你算老几啊,这儿有你说话的份吗?!”

    燕北圈子里的人,根本都不认识秦禹,他们一看孙成道被推开后,冲过来就动起了手。

    秦禹没有废话,靠着墙壁踹飞一人,伸手硬拽过垃圾桶,奔着孙成道的脑袋连砸了数下,几乎眨眼间就将对方干倒,并且又冲其脑袋连踹数脚。

    林骁窜起来后,看见秦禹一愣,立马拉了他一下:“你别动手。”

    话虽然这样说,但秦禹已经动手打了,对方怎么可能还惯着他?

    七八个人冲上来,抡着酒瓶子,烟灰缸,瞬间围上来就打。

    论街头斗殴,赤身R搏,秦禹完全有能力当这帮公子哥的祖宗。说白了,他们根本就不会打群架,一个个的看着都很猛,但却打不到正地方。

    秦禹扯过来一个小子的脖领,膝盖猛然提起,嘭的一声撞在了他的裤裆上。

    “咕咚!”

    小伙一弯腰,身体弓着跪在了地上。

    “嘭!”

    秦禹膝盖猛然左摆撞在对方脑袋上,只一击就将他干倒。

    林骁见此刻也没办法将秦禹摘出去了,那只能继续干了。他一把抓过孙成道的头发,右拳对其脸颊猛砸数下,将对方打的鼻孔窜血。

    顾言一直在外围拉架,并没有任何动手帮忙的意思:“松开,别打了。艹,都认识,丢不丢人啊?!”

    “你起来顾老大,跟你没关系。”

    “小言,你让开。”

    “……!”

    跟着孙成道的这帮人,都很卖顾言面子,不但对他并未动手,反而在称呼上还很尊重他。

    顾言一看这帮人也拉不开,心里急了,强行挤开人群,伸手推开围着秦禹打的众人,扯脖子吼道:“他是我朋友,打他就是打我,听见没?”

    众人怔住。

    “他先动的手,你起来,我今儿非得干他。”

    “CNM!我说他是我朋友,你听不懂啊?!”顾言指着对方吼道。

    那人看了一眼顾言,嘴里骂骂咧咧的,但却没敢再硬上。

    “啪!”

    顾言伸手拽回来林骁,语气急迫地劝说道:“别打了,别打了,这全是熟脸,秦禹还是来办事儿的,你替他考虑一下。”

    林骁听到这话,喘息着看向孙成道,没有再动手。

    三个孙成道绑在一块,可能也打不过一个林骁,所以他此刻模样非常凄惨。脖子,脸上全是刮痕,鼻子一直哗哗淌着血,把西服里的白衬衫都染红了一半。

    其他圈子内的人也都凑了过来,伸手拉着双方。

    孙成道缓了半天后,才彻底回过神来,满脸是血地看着林骁和秦禹,一边瞪眼咒骂着,一边还要动手。

    “算了,成道。”

    “我挨打了,你没看见啊?你拉偏架是吗,顾言?”孙成道非常激动地喝问道。

    “你给我个面子行吗?我走了,你愿意咋弄就咋弄,行不行?!”顾言拉着孙成道说道:“你要觉得没出气,那你干我两下?”

    顾言这话的姿态已经非常低了,可谓给足了孙成道面子。

    “算了,算了,都认识,别闹了。”

    “成道,有事儿以后说,算了吧。”

    “……!”

    顾言一开口,不少人都凑上来劝说。

    “走走,你们先走。”顾言立马回头冲着秦禹和林骁等人说了一句。

    “拉倒,拉倒。”朱二柱立马迈步上前,拉着林骁走向楼梯方向。

    秦禹和对方没仇,甚至根本都不认识,他之所以动手,是肯定不能看着蕾蕾她哥挨揍。所以林骁被拉走后,他也跟了过去。

    一行人快步到了楼下,林骁擦了擦脸上的血,掏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干仗,来LiLi娱乐城。”

    “算了吧,”二柱劝了一句:“都是一个圈的,犯不上。”

    “他算哪个圈的?不就是他爸进了铁路项目部,他这几天飘起来了吗?”林骁皱眉回道:“我踩踩他,让他醒醒酒。”

    “咋回事儿啊?”秦禹问。

    林骁看了一眼秦禹,想了一下回道:“他喝点酒,跟别人拿我爷爷开玩笑。刚才你不也听见了吗,他骂我爷爷快死了。”

    “那是该揍。”秦禹心里也清楚,普通的小事儿,绝对不会让林骁失态。

    二人说话间,顾言已经冲了出来,抬头看着林骁说道:“你揍他吧,我可是得带着秦禹走了。”

    ————————————

    今天在北京谈事,实在是分身乏术,今晚欠一更。老规矩,欠一还二,会在周一加更日还的,还望大家体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