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爷们的聚会

二楼内,秦禹看着吴满福怔了一下,才点头回道:“如雷贯耳啊,吴老板。”

    “本来我想去松江一趟,谈谈后续的合作,可这还没等动身呢,主管项目的卢伟德就被你干掉了。”吴满福笑着说道:“项目前期准备,我可就投了小几百个啊!秦总这一刀,等于砍在我大动脉上了。”

    “呵呵。”秦禹一笑,轻声应道:“公司内有人对卢伟德有些意见,我刚回来,事情已经发生了,具体细节我也不是很了解。”

    其实,秦禹并不想得罪吴满福,更不想跟星耀这样的公司发生什么利益冲突。因为俩家人一旦搞的不太愉快,那正好就顺了韩桐的心意,而他并不想当这个枪。

    “秦总,既然你们公司对跟星耀的合作并不看好,那咱们解约吧。”吴满福沉吟半晌说道:“卢伟德的事儿和解约的事儿同时进行,明天我派人去松江。”

    秦禹搓了搓手掌,突然扭头看了一眼韩桐,身体往前靠了靠回道:“解约之后,如果能绕开一些人,咱们还可以重新谈谈。”

    吴满福愣了一下:“哈哈,秦总精明啊!”

    “合同细节干净点,我们肯定愿意跟星耀这样的大公司合作啊。”秦禹插手回了一句。

    吴满福斟酌半晌:“好,有机会,我们坐下来细聊一下。”

    “可以。”秦禹点头。

    “行,就这样。”吴满福很有风度地站起身,伸出手掌说道:“那就预祝秦老板燕北之行,一帆风顺了。”

    “谢谢。”秦禹也起身跟对方握了握手。

    “再会。”吴满福冲秦禹一笑,转身领着两个跟班就走了。

    秦禹坐在沙发上,看着吴满福和韩桐等人一块离开,心里隐约升起不好的预感。

    天成宝丰和星耀公司闹的这么难看,再加上吴满福和韩桐的关系看着也非常铁,这让秦禹很有危机感。如果未来韩桐把吴满福往奉北的龙兴集团身上引,那天成宝丰的药品公司,可能就要在长吉面对上一个很有竞争力的对手了。

    星耀集团秦禹之前就听说过,它在长吉的根基可比天成宝丰扎实多了。据说这个集团公司,背后是长吉一把手在支着。当然这都是传言,吴满福究竟有啥背景,其实绝大部分人都不是很清楚。

    秦禹想到这些,心里有点烦躁。因为他越来越感觉,韩桐这个人很厉害。他好像总能看见自己一方的薄弱点一样,这次事儿如果不是可可心里很有数,那天成宝丰可能真就掉坑里了。

    坐在沙发上琢磨了很久后,秦禹心里已经暗下决定。既然吴迪跟自己的想法一样,那就要尽早把韩家从药厂里踢出去,先消灭干净内部的隐患。

    ……

    晚上,11点多。

    酒席在一群人的寒暄中结束,大领导们拿着架子,匆匆离开,而中层干部则是全被各个圈子请了出去,私下交流。

    说白了,群体聚会就是混个脸熟,真要沟通感情,那还得是聚会结束后的一些活动。

    顾老狗为了能上马铁路的项目,也使尽了浑身解数,从酒店内硬拉走了七八个铁路总局的人,又带着圈子内的一些朋友,去旁边最近的一家娱乐城,关起门来喝起了花酒。

    但众人谁都没有注意到,正因为这个娱乐城距离刚才的那个酒店最近,所以其他圈子里的不少人,也都在这儿乐呵呢,而这其中就包括林骁。

    如果说顾言是在将军大院,疯狂生长起来的野孩子王,那林骁跟他一比,就显得安分和稳重多了。

    林家人的行事风格,更偏向于传统的中庸之道,虽然位列八区顶级豪门之列,但除了林城那一脉外,其他子女在社会上行事都很低调。这一点从林念蕾在松江隐藏身份,甘愿当一个小记者,和林骁在长吉帮忙办事儿时的风格就能看出来,他们这一家的孩子,都很少在外招摇过市。

    但令谁都没想到的是,铁路项目之争的开始,就是从今晚聚会,林骁这个闷炮身上开始的。

    ……

    娱乐城四层的包厢内。

    秦禹正在跟铁路总局的一个中层干部聊天时,顾言走过来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趴在他耳边说道:“留点量哈,一会我带你去旁边的包厢转转。”

    “咋了?”秦禹回头问道。

    “孙成道也在这儿玩呢。”顾言趴在秦禹耳边说道:“这王八蛋他爸是这次项目部的办公室主任,八个主要负责人之一,跟他沟通沟通说不定会有奇效。”

    “行。”秦禹现在是见到机会就得上,所以很爽快地答应了一句。

    “嗯,等一会,他那屋现在人多。”顾言低声说道:“一会谁都不用叫,就咱俩去就行。”

    “好。”秦禹点头。

    二人谈完,过了大概能有二十多分钟后,顾言才站在沙发旁边,偷偷冲着秦禹摆了摆手。

    “刘专员,你先喝着哈,我出去上个厕所。”秦禹笑着说道。

    “好,你去忙。”

    打了个招呼,秦禹拿着服务小弟递过来的毛巾,伸手擦了擦脸,才往门外走去。

    “嘭!”

    “啪嚓!”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一声爆响,紧跟着房门就被撞开了,两个身材魁梧的青年,扭打着跌倒在地。

    “卧槽,这什么情况?!”顾言吓了一跳,立马后退两步,让开了这俩醉汉。

    “CNM,你还敢动手?你算老几?!”一个剃着小平头的青年,骑在另外一人身上,双拳猛捶,打的对方脑袋跟拨浪鼓一般在地上猛弹。

    “这不冠佑吗?”顾言认出了打人那小子的身份,随即立马弯下腰拉扯:“行了,行了,别打了。”

    “你起开,跟你没关系。”对方并不买账,继续痛殴另外一人。

    秦禹不认识这俩人,所以也就没往前靠。

    “嘭!”

    就在这时,门外再次响起了爆酒瓶子的声音,紧跟着有人喊道:“来,你过来,我看你敢不敢弄死我。你装尼玛啊!你爷爷都快死了,你还能牛B几天?”

    秦禹听到这话瞬间一怔,立马迈步窜出门口,往外一扫,紧跟着就看到林骁被四五个人摁在了墙壁旁边,脸上带血地吼道:“都他妈给我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