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大区联手运作的项目

沙发旁的人影背对着秦禹,手里拿着电话,轻声说了几句后,就低着头,快步向正门口走去。

    秦禹感觉他的背影跟小三非常熟悉,所以忍不住转身就下了楼,大步流星的跟了过去。

    大厅内人流在来回穿梭,几次挡住秦禹视线,他只能踮脚眺望着跟随,一路辨认对方穿的衣服,追到了正门口。

    人影站在门口处,低头再次掏出了手机。

    秦禹看了他一眼,想确定他的身份,随即直接跟了过去,从侧面扫了他一眼。

    人影拿着电话转身回头,漏出正脸!

    秦禹看向他,顿感失望,这不是小三,而是一个与他背影很像的青年。

    “喂?对,我到了,嗯嗯,在一楼门口呢……!”对方青年打着电话,推门离开了大厅。

    秦禹叹了口气,暗道自己有些敏感,因为他一直听说小三人就在八区,所以心里总有可能会碰到他的暗示,这才认错了人。

    站在原地停顿了一下,秦禹转身又跑向了二楼。

    五分钟后,酒店一楼大厅内,一个青年拿着电话,大步流星的往外走着说道:“是,我刚知道他也来了,嗯,我走了……!”

    ……

    二楼大厅内。

    顾言拉着秦禹,走到一位中年身旁,轻笑着说道:“黎叔,好久不见啊!”

    “哎呦,小顾言啊!”叫黎叔的中年,右手端着红酒杯,顿时笑着说了一句:“我听说你小子当兵去了!”

    “是啊。”顾言龇牙一笑:“投身部队,保家卫国嘛!”

    “当兵就对了,继承家族光荣传统嘛!”黎叔脸上泛着满脸虚伪的假笑,拍着顾言的手臂说道:“挺好的,锻炼几年,也是一方虎将了!”

    “我就瞎混日子,呵呵!”顾言一笑,伸手拉过秦禹说道:“这是我的好哥们,松江天成宝丰药业集团的股东,黑街警司司长!他这次来燕北,也是为了铁路的项目,到时候黎叔可得多照顾照顾我这个朋友啊!”

    黎叔一笑:“事儿还没订呢,回头细聊!”

    “你好,黎叔!”秦禹伸出手掌。

    黎叔笑着跟秦禹握了握手:“天成宝丰不是个药业集团吗?怎么还对铁路感兴趣了?”

    “集团旗下有建筑公司,前段时间刚参与了松江二电厂的项目!”秦禹知道这时候不吹牛B,那绝对就是傻B,所以赶紧把自己那点光辉的资历抖落了出来。

    “啊!”黎叔点了点头:“行,秦禹是吧?我记住了,那回头细聊!”

    “好,黎叔,你忙你的。”顾言微笑着点头。

    “好,吃好玩好哈,我去旁边看看!”

    “好勒!”

    黎叔跟二人寒暄两句,招呼了几个人就离开了这边。

    “他是干啥的啊?”秦禹冲顾言问道。

    “来,这边说!”顾言拉着秦禹,转身就走到了最里面的一处沙发坐下。

    秦禹从餐车内拿了点小食品,还有饮料,坐在顾言对面又问:“他很重要嘛?!”

    “黎沧源是八区铁路总局,工程监督管理署的副署长!”顾言话语详尽的介绍道:“这次三大区要共修铁路的发起点,就是在燕北!”

    “啥意思,是八区政F率先提议的吗?”秦禹问。

    “是的。”顾言点头:“这也是为什么,铁路项目的风声率先从燕北流传开来。这么跟你说吧,从政治地位上来讲,八区是三大区的核心,九区虽然还没有立场,可毕竟它就在这片土地上,跟我们同宗一脉,割舍不开!修铁路是为了让三大区的贸易畅通,也是为了未来稳定待规划区的第一步,只有路好了,三区交往密切了,才能慢慢对待规划区实行有效管制,并且活跃各地经济,当然这里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但对咱们来说没啥用,你就只需要知道,这个修铁路的事儿,是八区号召,两区响应的就可以了。”

    “我懂了!”秦禹点头。

    顾言喝了口饮料,低声继续说道:“铁路建设是以八区为核心,然后成立三区项目部,具体参与人员都是三大区,铁路总局的顶级官员!而负责招标的单位,就是由从各区总局工程监督管理署内,抽调过来的领导,临时组成的!而黎沧源就是五个招标负责人之一。”

    “他才是一个副署长啊,有这么大的权利?”秦禹惊愕。

    “这五个招标的人,说白了就是收钱的袋子。”顾言声音压的很低:“他们代表的是铁路项目的顶级权利,但一些桌下交易,他们拿不到多少,大部分还是要交给上面。”

    “我懂了!”秦禹点头。

    “黎沧源是这五个人里的核心,因为他是八区铁路总局的人,比其他两个区来的领导说话更有分量!”顾言再次补充道:“你要竞标,就得先搞定他!”

    “搞定的代价是多大呢?”秦禹问。

    “不好说啊,这个大项目是与三大区紧密相连的。”顾言摇头:“谁JB知道,这帮人会有多大胃口!”

    “……妈的,五千万我都搞的很费劲,他要的太多,我是真给不起了。”秦禹十分犯愁的说道。

    “不要慌,今天我带你来就是混个眼熟,因为这个聚会本身就是为了项目招标而热身的。”顾言轻声说道:“如果他要的价码太高,咱实在不行,就得在拉个股东进来,分担投资!”

    秦禹思考半天,突然问道:“咱的资质是比较差的,那即使有了钱,你能确保黎沧源就是敢收吗?”

    顾言听到这话,眼神像是看着傻子一般瞧着秦禹:“三年以前,谁他妈能知道三大区要修铁路啊?!今天晚上进这个屋里的人,起码有百分之八十以上,以前都没干过什么鸟建筑公司!资质差的根本不止你一家!拿这种项目,拼的就是个关系,明白吗?”

    “懂了!”秦禹点头。

    “不要慌,一会我再带你转转……!”

    “顾言,顾言!”

    就在二人聊天之时,一个姑娘站在楼梯那侧喊了一声。

    “妈的,这个母老虎来了!”顾言愣了一下,立即冲秦禹说道:“我去跟他说两句话,你等我一会!”

    “好!”秦禹点头。

    顾言整理了一下衣衫,迈步冲着姑娘走去:“哎呦,小宝贝,你怎么也来了!”

    二人下楼后,秦禹刚要吃点东西,突然见到有三个人向自己这边走来,并且领头一个,脸上挂着笑意,很突兀的坐在了他的对面。

    “您是……?!”秦禹愣了一下,立即笑着出声询问。

    青年歪了歪头,笑着回道:“我是长吉星耀的老板,我叫吴满福!”

    秦禹闻声怔住,扭头看向四周,发现韩桐左侧笑吟吟的盯着自己。

    ————————

    上周已经把所有盟主更全部还完了,所以这周就是正常额外加更两章。

    明天戒戒要去北J谈一些事情,大概二十八号回来,所以明后天可能会欠下一些章节,但每欠一章,还是会按照老规矩,欠一还二的方式,在下周一的时候一次性爆发还完。

    另外,燕北剧情是未来中期剧情走向的关键点,我需要慢慢把细节铺满,过程可能会平淡点,但当高C来临时,大家肯定都会很废纸!相信我!

    周一了,求推荐,求订阅!我们这个月,还要拿第一!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