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激化

对于老猫来说,他完全不懂什么药物集团的基本运营和管理,同时自己的心里也清楚,论搞办公室阴谋那一套,他十个绑一块可能也整不过人家卢伟德。所以他选择的是自己擅长的办法,哪怕套路不那么好看,但只要达到目的,还不违背基本道德就没问题。

    两天后,天成宝丰药业集团大院内,一台汽车停在了主楼门口,老猫腋下夹着公文包,领着付小豪就进了大厅。

    十几分钟后,卢伟德男助理将二人安排在了会客室,轻声说道:“卢总在开会,你们等一会。”

    “好的。”老猫笑着点头。

    “喝茶,喝茶。”男助理给二人倒了杯水后,快步离开。

    ……

    小型会议室内,卢伟德站在投影板旁边,手里拿着操控PPT的遥控器,激情澎湃地说道:“六个月!六个月之内,我们就要占领长吉市场至少百分之三十的份额。促销,广告投入,我再追加一千万。市场部,销售部,要成立针对长吉市场的攻占小组,要派大量有经验的基层员工,去当地培训跟我们合作的星耀集团,以此来保证,他们能快速转型,让基层更快,更强地适应药品行业销售……。”

    可可托着下巴,黛眉紧皱地问道:“力度搞的这么大,销售业绩攀升,以及市场份额的占领,肯定有迅猛提高,这是毋庸置疑的。但问题是,你和星耀签署的是代卖协议,他们先拿货,不给钱。那你算过吗,你提高了销售,扩充了市场份额,我们的资金压力怎么解决?他们三个月内结一次款,我们要在产品上压多少钱?!”

    “我会考虑跟银行贷款的,这点你不用操心。”卢伟德不容置疑地说道。

    “贷款?”可可脸色不太好看地说道:“星耀公司只是合作方,而非你下属子公司。你这么用货物和钱帮他砸开了市场,那表面上看,虽是我们的市场份额得到扩大了,可这个市场实际的操控权,却在人家星耀公司手里。说白了,人家跟你合作,你就有这个市场,回头一脚踢开你,去跟龙兴合作,你这个市场瞬间就没有了。还有,三个月结款一次,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实业公司,你最难解决的就是三角债的问题,他说三个月给你钱,可要拖你怎么办?!”

    “这点你完全不用操心,我和星耀公司签署了竞业协议,他如果放弃跟我们合作,五年内是不允许进入药业市场的,不然将会赔偿天价违约金。”卢伟德皱眉说道:“至于三角债,公司负债率,那都是集团性企业避免不了要面对的问题。以前我的老东家,在燕北四大行总贷款额超过五亿,而这么大数额,也还在健康范围。”

    “你说的那个根本就不对!星耀公司如果真就不想跟你合作了,那会有一百种方法规避竞业协议。”可可站起身说道:“他们再弄个公司,把原班人马抽过去,就可以躲掉天价赔偿。”

    卢伟德轻瞟了一眼可可:“我不想和你争辩,因为你对这个行业根本不懂,我也懒得再给你上课。这事儿公司已经决定了,如果你执行不了,我就换人。”

    可可冷冷地看着他,非常强势地说道:“以前我就是觉得你拿了点钱,在帮韩桐铺路,但现在我看出来了,你的策略在把集团往沟里带。这种事儿,我绝对容忍不了,你等着开董事会吧。”

    说完,可可拿起自己的文件,带着身边的高管,直接离席而去。

    卢伟德扫了一眼可可的背影,拍手继续喊道:“来,大家集中注意力,继续开会。”

    ……

    几分钟后,可可在楼下拨通了秦禹的电话,喝了口矿泉水说道:“这个卢伟德在有意培养星耀公司……。”

    秦禹静静地听完可可叙述,才皱眉说道:“我觉得他是收了韩桐的好处,还有星耀那边的返点,所以才这么搞的。”

    “不,你没看懂。”可可摇头:“他培养星耀公司占领长吉市场,是为了让韩桐以后能跟咱们讨价还价。因为我说了,他的方针表面上看,是帮着集团占领长吉市场跟龙兴打擂台,但实际上这个市场最终的掌握权在人家星耀手里……一旦人家盘子做大了,星耀要跟你重新谈判,要求更高的利益分配,你怎么办?你不答应,人家掉头就可以选择龙兴,你明白吗?”

    秦禹听到这里,心中惊起了一身冷汗。

    “这个韩桐非常聪明,他搞定了卢伟德,就等于把握住了公司发展重心和方向。时机一旦成熟,他就可以利用星耀,来增强自己在集团内的话语权。因为一旦长吉市场占领成功,那咱们肯定谁都不想放弃它啊,你明白吗?”可可再次补充了一句。

    “开董事会宣布解约他不行,是吗?”秦禹问。

    “不行。”可可摇头:“吴迪跟他签了协议,你没正当辞退理由,那就要赔款。而且他才刚任职没多久,你弄掉他,那在业内名声也不好听。”

    秦禹无言。

    “唉,这个王八蛋,气得我乃疼。”可可不经意间,又流露出了调皮的一面。

    秦禹怔了一下:“你别气了,这事儿我想办法解决。”

    “你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事儿我甩给老猫了,他在处理。”

    “老猫靠谱吗?”可可皱眉说道:“卢伟德在圈内是很有人脉的,你就是撵走他,也要体面点,不然口碑会坏掉的。”

    “老猫小事儿不正经,大事儿心里还是有谱的。”秦禹轻声说道:“你放心吧,我会让他处理的。”

    “你为什么不自己处理这个事儿?”可可脱口而出地问道。

    秦禹一怔。

    “哦!”可可意识到自己话语有失:“不好意思,我忘了,你是要去燕北的。”

    “也不是,主要是这几天警署的事儿比较多。”

    “挺好的,恭喜你当司长了哈!”可可笑着说道:“行,我还有点事儿,先这样。”

    “喂,可可!”

    “嘟嘟!”可可直接挂断电话,叉腰站在主楼门口愣神半天后,才嘟着嘴,将整整一瓶矿泉水喝掉,生生捏瘪了瓶子,扔在了垃圾桶内。

    ……

    半小时后,公司大楼内。

    卢伟德开完会之后,大步流星地就奔着楼下走去。

    “德哥,老猫又过来了,在休息室呢。”助手跟在后面说道:“你过去看看?”

    卢伟德低头扫了一眼手表,话语简洁地说道:“我知道他是为啥来的,不用搭理他。”

    “这样好吗?”

    “他又不是集团高管,我干什么还有必要跟他汇报吗?”卢伟德不容置疑地说道:“你去开车,我们去一趟市里,见一下长吉过来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