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气,平淡,

林耀宗的长相,充分诠释了什么叫中老年型男。他身高一米八十多,可却一点都不驼背,腰杆笔直,走路带风,脸颊五官立体大气,剑眉入鬓,一双虎目炯炯有神。

    这种炯炯有神,并不是那种极为夸张的形容词,而是真的特别适合他,双眸明亮,神采飞扬。

    秦禹终于知道为啥林憨憨和林骁长得都很好看,这踏马就是基因的力量!

    “都吃上了?”

    林耀宗笑着扫视了一眼秦禹众人,快步如风地走过来,伸手说道:“小秦吧?”

    “你好,叔叔。”秦禹立马迎了过去。

    林耀宗上下打量了一下秦禹,话语干脆利落地说道:“这顿饭不好吃,咱俩得喝酒细聊。”

    秦禹一怔。

    “但我今天没有时间,临时有个会,必须得去。”林耀宗笑着说道:“我去楼上取个材料,你们吃你们的。”

    说完,林耀宗指了指楼梯:“我先上去。”

    “这么忙?”林念蕾屁颠屁颠地跟在后面:“说好今天吃饭的。”

    “急事儿,必须要处理。”林耀宗说话的时候,人已经到了一楼半的台阶。

    门口处,两名穿着军装的年轻军士,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只静静等着。

    一家之主回来了,肯定没人真的傻乎乎坐在那儿吃饭,所以都在楼下干等着。

    过了五六分钟后,林耀宗才从楼上走了下来,轻声冲着张岚说道:“晚上你要去医院,老爷子情况不太好,该准备的早早准备。”

    “好。”张岚点头。

    林耀宗迈步来到秦禹身旁,用档案袋拍了拍秦禹的胳膊说道:“小伙挺精神的,不错。”

    秦禹闻声怔住。

    “行,你们吃,我先走了。”林耀宗来去如风,拿着资料就走向了门口:“吃饭吧,不用送。”

    刚迈步要跟出去的众人,再次怔住。

    “爸,你哪天还有时间啊?”林憨憨喊了一声。

    “档期很满,再约吧。”林耀宗笑着回了一句,出门就奔着汽车走去。

    “切!”林念蕾撇了撇嘴。

    “叔叔再见!”秦禹摆手喊了一句。

    林耀宗点了点头,弯腰上了军车。

    “唉,他就这样,一回来就跟要打仗似的。”林憨憨看向秦禹说道:“你别见外哈!”

    “没事儿,呵呵!”秦禹一笑。

    原本计划好的家宴,在林耀宗有事儿缺席的情况下,进行的略显沉闷。

    他走后,四人坐在餐桌上,几乎都没有交流什么。林骁一直在低头吃饭,坐了总共能有十来分钟,就上楼工作了。而张岚和秦禹则是一直在“闲聊”着,既不问他个人情况,也不问他工作情况,这让秦禹心里提前准备好的情绪,完全无处施展。

    张岚很客气,客气到不停地询问秦禹,饭菜合不合口味儿,用不用喝点酒什么的,可却只字不提他和憨憨谈恋爱的事儿。

    所以,这饭局完全不像是准女婿要见丈母娘和岳父的状态,而更像是儿女同学来家里做客的感觉。

    秦禹并未觉得对方有什么怠慢他,反而人家准备得很充分,可他就是觉得不舒服,也说不上来到底哪儿触动了他。

    张岚不喝酒,秦禹更不可能在没有林骁和林耀宗的情况下,主动要饮酒,所以饭局总共也就持续了半个多小时。而这中间还得是憨憨一直在主动找话题聊,不然很可能就冷场了。

    饭局结束后,秦禹低头看了一眼手表,才起身说道:“阿姨,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休息了,我先走了。”

    “时间还早,再坐下喝会茶吧。”张岚站在书房门口,笑着回了一句。

    “您出去忙了一天,我就不打扰了,还是先回去吧,呵呵。”秦禹看着她,几乎没有任何思考地回应道。

    “那好吧,我送送你。”张岚闻声点头。

    林念蕾有些赌气地看着母亲,俏脸绷着,跟在秦禹后面说道:“我送你走。”

    “不用了,晚上你不是要去爷爷哪那吗,还是在家休息一会吧。”秦禹笑着回道:“有事儿给我打电话。”

    林憨憨扫了一眼母亲,低声说道:“改天我再约我爸爸,他肯定和你有话说。”

    “没事儿。”秦禹依旧笑着宽慰道:“阿姨和你哥人都挺好的,你别哭丧个脸。”

    “你跟顾老狗他们出去别喝酒。”

    “我知道。”

    二人轻声交谈几句,秦禹就穿上了鞋,推开了房门。

    “小禹,慢点开车哈!”张岚还站在门口嘱咐了一句。

    “好,阿姨,那我先走了。”

    “好。”

    二人寒暄两句,秦禹迈步离开林家,直奔大门走去。

    “唰!”

    大院门口,汽车灯光亮起,顾言推门走下来,直接进门喊道:“张岚阿姨!”

    张岚一怔,借着灯光看过去:“哎呦,小顾言啊?”

    秦禹看着顾老狗有些发呆,因为他只接到了朱玉临的电话,对方说要过来接他,所以他没想到这个老狗也来了。

    “阿姨,我不知道秦禹来的是您家,到了门口才认出来。”顾言挠头笑着说道:“一点礼物没准备,太不好意思了。”

    “你和小禹是朋友啊?”张岚怔了一下问道。

    “是啊,我俩是南沪警务学院一个寝室的兄弟。”顾言龇牙说道:“我真不知道,他来的是您家。”

    “啊,没事儿,你这孩子,我还以为你是来找骁骁的呢。”张岚笑着点头。

    “林骁也回来了?”

    “是,家里有点事儿,他刚回来。”张岚点头。

    顾言迈步来到林家门口,站在台阶上跟张岚足足聊了能有十几分钟。虽然都是一些家长里短,客套寒暄的话,可却不知道比秦禹跟张岚在餐桌上说的话,多了多少倍。

    “阿姨,天挺冷的,你回去吧,我们先走了。”顾言笑着说道:“明天我过来一趟,看看您和叔叔,还有林骁。”

    “行行,没事儿来家里坐。”张岚点头。

    “好勒!”

    二人聊完,秦禹跟张岚再次打了声招呼,才和顾老狗一块离开。

    张岚关上房门,扭头看了一眼憨憨说道:“小禹朋友圈还挺广的哈。”

    林念蕾见屋内没人,终于是装不下去了,叉着腰,母老虎一般地喝问道:“我叫秦禹来家里认门,你们都是什么态度啊?不软不硬,不冷不热的,什么意思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