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种种

林家。

    秦禹和林念蕾进门之后,家里的两个阿姨就进厨房张罗起了饭菜。而林骁则是在楼下待了不到十分钟,就冲秦禹说道:“你俩先坐,我手头有点工作要处理,过一会下来。”

    “好,你忙。”秦禹立马点头。

    林骁上了楼,憨憨才冲秦禹问道:“你喝点什么?水,茶,饮料?”

    秦禹其实能看出来,憨憨明显比他还紧张,只不过这姑娘装得很轻松而已。

    “不喝了,坐一会就行。”

    “我哥也是因为爷爷生病,临时请假回来的,这段时间一直在家里处理工作,你别见外,嘿嘿!”林念蕾笑着说道。

    “没事儿。”

    二人坐在沙发上,轻声交谈了起来。

    林家很大,楼上楼下足有三层,但装修不是很奢华,甚至对于他们家的条件来讲有点朴素。屋内用的家具,家电,都是那种方方正正,看着很严肃的格调。

    “哎,顾老狗他家里的长辈……跟你爸他们不是在一个军区吗?”秦禹扫视着屋内的环境,轻声问道。

    “不是。”林念蕾摇头说道:“顾老狗他爸要成精了,人根本不在什么军区。以前他家住六号院,就在旁边不远,但现在不是了。”

    秦禹秒懂:“那你爸和顾老狗他爸……?”

    “你想问是不是一伙的?”憨憨比较直爽,用词非常孩子气地反问。

    “对,是这个意思。”秦禹点头。

    “不算是一伙的,可也不算对立面的吧。”林念蕾思考了一下说道:“我家在纪元年前就是军人世家,几代人都在部队干,风格相对中庸,不那么激进。尤其是我爷爷……在很多事儿上,都不让我爸争。他说江山未定,我爸这一代人能守业就行。”

    秦禹怔了一下,心里非常好奇的又问:“我一直弄不明白,八区和九区是两个政F,两个系统,但你爸在八区任职,可你四叔林城,和你哥林骁却都在九区担任要职,这很奇怪啊!”

    “九区成立时,时局不稳,欧盟区派兵从六区借道,要拿九区政权。理由是欧盟区曾在九区建设时,给与了大量人力和物力的帮助。并且九区政F很多高官,也认可欧盟区干预九区政权。说白了,就是有内应,要武统。”林念蕾只以自己听说的事儿,替秦禹解答:“但这种事儿,八区和七区肯定是不会同意的,因为九区和我们毕竟是一个祖宗。虽然那里有其他人种,可地方还是在这片土地上啊,所以双方冷战了一段时间,八区和七区同时做出武力驱逐的决定。而我四叔林城,就是被我爷爷第一个派到九区战场的,带了一个师在北风口打退了欧盟三万兵。”

    “我听说过那个事儿。”秦禹点头。

    “那次军事冲突之后,我四叔的部队就在九区旁边驻扎了。后来没两年,也不知道我爷爷是怎么运作的,竟然让我四叔的部队改旗易帜,被正式吸纳进了九区。”林念蕾轻声说道:“或许是那时候九区的军士力量比较薄弱吧,上层达成了某种共识。”

    秦禹目前的段位,还不能完全揣摩出林家老爷子这么干的真实意图,但大致方向他还是能读懂的。

    九区政F高层,军界高层,肯定有倾向于八区和七区的,而那时候九区正好军事力量比较薄弱,所以顺势吸纳林城的部队维稳,就显得非常合理了。并且还能暗中跟八区政F交好,默认了他们的军政力量,进入自己区域。

    秦禹想到这里,就更加震惊于林老爷子的能量。因为去九区驻守,这明显是一个极好的政治布局机会,最终能让林家拿到手,就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二人聊的正嗨,正门突然被打开,一位五十岁左右,保养极好的女人,挎着包包走进了屋内。

    “妈!”

    林念蕾立马起身喊了一句。

    “阿姨好!”秦禹也赶紧站起了身。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跟你说过的秦禹。”林念蕾凑过去,挽住母亲的胳膊,难得腻腻歪歪地说道:“秦禹,这是我可爱的妈妈,张岚女士。”

    “你好,阿姨。”秦禹走过去,伸出了手掌。

    “你好。”张岚跟秦禹握了一下手,轻笑着说道:“你们先随便坐,我上楼换身衣服,一会下来。”

    “好的。”秦禹点头。

    张岚换过鞋后,扭头扫了一眼茶几,顿时笑着冲蕾蕾说道:“你小朋友来了,都不弄点水果吃吃,没礼貌。”

    “哎呀,我忘了。”

    “小郭,家里来客人了,弄点水果。”

    “好的。”

    “小秦,你们坐,我先上去。”张岚不管从长相,还是从谈吐上,都给人一种很有素养的感觉,话语婉转动听,和善大气。

    说完,张岚迈步上楼,秦禹和憨憨再次坐在了沙发上。

    过了大约十几分钟。

    两个阿姨端着菜肴,摆在了餐桌上,张岚穿着居家运动服,领着儿子林骁一块走了下来。

    “我爸什么时候回来啊?”憨憨站在沙发旁边问了一句。

    “快了吧,刚才我给他打电话,他在路上了。”张岚回了一句,转头看向秦禹:“过来,吃饭吧。”

    “哎,好。”秦禹迈步走了过去。

    “麻麻,这是秦禹给你买的礼物。”林憨憨又开始显摆了起来。

    张岚接过礼物,当着秦禹的面打开看了一眼,笑着点头:“挺好的,谢谢你,小秦。”

    “不客气,阿姨。”

    “来来,坐吧!”张岚把礼物交给阿姨,带着三个孩子就坐在了餐桌上,笑着招呼道:“开动。”

    “等等叔叔吧。”秦禹笑着说道。

    “不用等,他三高,这个点不吃饭,回来也就是坐一会。”张岚莞尔一笑。

    “咣当!”

    突兀间,房门泛起轻响儿,一阵很重的脚步声传来,林憨憨顿时咧嘴一笑:“呀,我亲爱的爸爸回来了。”

    其实,林念蕾很少用这种俏皮的口吻,去跟父母聊天,说话,但今天却表现的异常小女孩,极力的在撒娇卖萌。

    秦禹站起身,刚要往门口走廊里迎,就见到一位身材魁梧,头发半白的男子,穿着军装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