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的逼王

卢伟德看着老猫,笑吟吟地说道:“论刑侦破案,搞一方治安,那你们肯定是行家。可要论集团性的经营,运作,销售,各位可还是门外汉啊,哈哈!”

    秦禹静静听着,没有回话。

    “远的不说,就说近的。”卢伟德脸上始终都挂着笑意,用开玩笑的方式来含沙射影地说道:“最近一段时间,可可因为集团拒绝了她在长吉市场的布局,一直在跟我闹,耍小女人脾气。可之前我已经把话跟她说的很明白了,她找的那些供货商根本不行,资质一般,实力一般,对于我们要霸占长吉市场,跟龙兴打擂台的布局,完全没有任何帮助。而我找的合作公司,是长吉星耀集团,你们可以问一下,这个公司的市值,影响力,以及在本地的政F关系。它就是长吉最顶级的实业资本,我们只有和这种公司合作,才有可能狙击龙兴扩展市场。”

    卢伟德话非常高大上,不懂行的一听肯定会热血沸腾,暗赞他的专业性。可实际上他说的这些话都是托词,都是展望,而非已经有了的现实结果。

    “我觉得这话说的有点过早。可可找的合作商还没等吃货,集团就给否了,这样就判断她找的人不行,是不是武断啊?”马老二问。

    “我就可以判断啊,呵呵!”卢伟德笑着说道。

    “你凭啥就能判断,这个不行呢?”马老二同样笑着问道。

    卢伟德斟酌数秒后,话语简短地回道:“就凭吴迪是主动花高价挖我过来当CEO的。”

    众人闻声无言。

    “可可要行,我就不会来。”卢伟德说到这里一笑:“当然,这话有点狂妄了,哈哈!”

    秦禹喝了口水,扭头看着卢伟德问道:“卢总,你是明白人,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你和可可的矛盾,究竟是来源于公司发展的角度,还是有其他因素?”

    卢伟德一怔,没想到秦禹这么直接。

    “如果是从公司发展的角度,我就不插话了。但如果是因为其他事儿,那肯定不行,哈哈!”秦禹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补充了一句。

    卢伟德眯眼瞧着秦禹:“秦总,你要是质疑我的专业性,你可以让吴迪来跟我谈。九区有两个大药业集团,八区有三个,七区也有三个,欧盟区就更不知道有多少了。对于我个人而言,我并不缺一份CEO的工作。”

    “那也就是说,你和可可之间的矛盾,就纯粹是来自于工作上的了?”秦禹笑着又问。

    “当然!”卢伟德点头。

    “好,我明白了。”秦禹摆手招呼道:“来来,吃饭,不聊了。”

    ……

    一个小时后,晚宴结束,卢伟德带着助手离开。

    回88号院的路上,老猫撇嘴说道:“这王八蛋太能装b了,完全不说人话。你一提可可的事儿,他就说是公司行为。你多说一句,人家就讽刺你屁都不懂。呵呵,这他妈还咋谈啊?!”

    秦禹插着手掌,笑着说道:“我心里很不爽,诸位爱卿,谁能替朕分忧?”

    “你快别装B了,喝酒没吐,听你说话我快吐了。”马老二很无语地骂了一句。

    “问题是吴迪啥态度,”老猫扭头看着秦禹问道:“他到底还要不要用这个卢伟德?”

    “我俩昨天晚上谈了,他跟我是穿一条裤子的。”秦禹轻笑着说道。

    老猫斟酌半晌:“那你们甭管了,我来收拾收拾这个装B犯。”

    “你不要胡搞,现如今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你得智取。”马老二皱眉说道:“他和吴迪是签了协议的,你无缘无故地针对他,在公司内找他事儿,一旦没弄明白,被反套住了,那咱是要赔付大额违约金的。要不这样,我觉得他和长吉的星耀集团,肯定是有桌下交易的,要不然他不会傻BB的给对方那么优厚的合作条件。不行,我找人挖他几个高层,找一找他桌下交易的证据,在会上给他踢出去?这样一来,他在行业里就臭了。”

    “那么费劲干个鸡毛啊!”老猫撇嘴说道:“在松江,咱还用跟他玩这些吗?你看我咋弄他就完了。”

    “……你别虎了吧唧。”秦禹很不放心:“我看你现在这一滴没有了,咋还给脾气暴躁了呢!”

    “放心吧,这事儿就交给我了,你俩甭管了。”老猫傲然说道:“一周时间,我肯定让他立正。”

    “你吹牛B的样子,真是有我十来岁时的风采。”马老二总觉得老猫把自己的高智商都扔在娘们上了,平时有点不太着调。

    “行吧,这事儿就你弄吧,但要体面。”秦禹嘱咐了一句。

    “牟问题啦!”老猫贱贱地回了一句。

    ……

    公路上。

    助手飞快地开着汽车,声音很柔地说道:“德哥,我觉得秦禹今天话里有话啊。”

    卢伟德坐在副驾上,抬起手掌放在男助手的大腿上,甩了甩分头,眼神鄙夷地说道:“一帮大老粗,搞一搞打打杀杀的事儿还行,你真让他们经营这么大的集团性公司,他们会干个屁啊?!我给他们说大数据,说产能和产值配比,他们懂吗?我跟你说,这个公司里也就那个可可懂点行,剩下的全是门外汉。”

    “我就怕他跟你撕破脸呀。”助手声音娇柔。

    “合同是我跟吴迪签的,公司里也有四家股东,他们拿啥跟我撕破脸。”卢伟德冷哼一声:“我就是把桌下的帐,给他们看,他们都看不明白。”

    “你心里有数就行。”助手点头。

    “三年期满,我就走人啦。”卢伟德心情还算不错,手掌摸着助手健硕有力的大腿,轻笑着说道:“晚上去我那儿喝点茶吧!”

    “好啊,正好我不想回去。”助手点头。

    卢伟德将头靠过去,借着酒劲儿,脸对着脸地问道:“我开一会啊……?”

    “不用了,我开吧。”助手扭过头,贴着他的脸回道。

    卢伟德又往前凑了凑,眉头紧皱地说道:“你嘴有点臭啊!”

    ……

    88号大院内。

    秦禹满身酒气地走到自己房间旁,一扭头看见可可正好出门扔垃圾:“这么晚还不睡啊?”

    可可淡淡地看了秦禹一眼:“马上睡,晚安。”

    说完,可可关门就回到了房间内,反锁门,瞬间将灯关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