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门

“有这个必要吗?!”福少皱眉说道:“不保老卢,我是可以起诉天成宝丰的!”

    韩桐掏出烟盒,推开窗户说道:“理论上可以起诉,但操作起来是很复杂的!老卢要是进去了,公司里没内应,那供货权就还在天成宝丰手里,他们虽然不敢违约,但却可以在合同边缘处,一直卡着你!咱们的诉求本来是,想借着天成宝丰把你在长吉养肥了,可老卢一倒,这个目的就很难达到了。”

    福少在沙发扶手上瞧着手指,皱眉思考着。

    “老卢是个能人!”韩桐话语简短的补充道:“我喜欢能人,不想放弃他,除了生意,我们还需要朋友,交心的朋友。”

    “你的意思是,让我和天成宝丰解约?”福少问。

    “是的。”韩桐点头:“只要他们松开咬住老卢的嘴,你就可以同意解约。”

    “下一步呢?”福少问。

    “我给你牵线搭桥,换个供货的东家。”韩桐转过身说道。

    “换个东家,我还能有这么好的合作空间吗?”福少笑着说道:“铁路项目,我是一定要上的!如果把钱压在药品上,那对我来说有点得不偿失。”

    “条件照旧,我去找新东家谈。”韩桐胸有成竹的回道。

    “呵呵。”福少闻声点头:“行,那这事儿就你来运作吧!”

    “没问题。”韩桐笑着说道:“新东家也来燕北了,这几天你会见到!”

    福少插着手掌,有些遗憾的说道:“我是真想咬一口天成宝丰的肥肉啊!你说这个老卢,早不出事儿,晚不出事儿,非得在这个关头让对面抓住把柄!坏事儿啊!”

    “也不能怨老卢,他不适应秦禹那帮人的打法。”韩桐客观的评价道:“不要急,真正的决战在铁路的项目上!”

    “他也铁了心要上吗?”福少问。

    “他已经来燕北了,呵呵。”韩桐笑着回了一句。

    福少闻声摸了摸脑瓜子:“那他妈的我也挺难受啊!长吉和松江有资质竞标的公司就那么几家,这闹不好,最后还是我跟秦禹分公母啊!”

    “是的。”韩桐点头。

    福少沉思半晌:“他要抢这个项目,那就没得谈了。”

    ……

    下午四点多钟。

    秦禹和憨憨从商场内走了出来,开着朱玉临借他的大越野,直奔靠近市郊的某将军大院。

    路上,秦禹心脏嘭嘭嘭的跳着,眼神略显局促不安的问道:“你爸脾气咋样啊?!”

    “他……他挺好的,反正跟我很少发火。”林念蕾伸手挽住秦禹的胳膊,笑嘻嘻的问道:“咋了?你紧张了?”

    “有点!”秦禹点头。

    “紧张个毛毛啊!”林念蕾闻声立即训斥道:“我家这一窝,那除了我以外,都是当过兵的,他们不喜欢那种小男人!所以你甭给我表现的扭扭捏捏的,像是上不了台面的样子……要大气的点,平时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行,那我明白了。”秦禹瞬间领会领导意图:“我进去就管你爸叫哥们,踩箱跟他喝,这样不扭捏吧?”

    “……你好像傻批!”

    “哈哈,行,我明白你意思了。”秦禹笑着说道:“你放心吧!”

    “今天我哥也回来!”憨憨提醒了一句:“他要冷言冷语的怼你两句,你别吭声昂!看我骂他!”

    “为啥要怼我?”

    “你踏马给我都忽悠跑了,怼你两句咋啦?不行呀!”憨憨凶巴巴的说道。

    “好,我忍了!”秦禹点头。

    ……

    部队内。

    顾言拿着请假条走出了营长办公室,美滋滋的冲回了寝室。

    “晚上去市区转转啊?”一位军官冲着顾言喊道。

    “不去了,有事儿,请假了!”顾言这个人是外热内冷,他表面上看着嘻嘻哈哈,跟谁都能交朋友,但实际上能走进他心里的人没几个:“等我回来,安排你们!”

    “好勒。”对方点了点头。

    顾言回到寝室,冲了个澡,又换了一身便装后,才飘然离去。

    离开部队大院,顾言一边开着车,一边拨通了朱玉临的电话:“喂?老子出来了,你们在哪儿呢?”

    “你来市区吧,我和察猛,还有小白他们在一块呢!”

    “秦老黑呢?”

    “去老丈人家了,不知道啥时候能回来!”

    “……!”顾言一怔,立马吩咐道:“他去林家了啊?”

    “是啊!”朱玉临点头。

    “哎呀,那他这顿饭不好吃啊。”顾言摇头感叹了一句,立马吩咐道:“你这样,一会你给小禹打个电话,就这么说……!”

    ……

    林念蕾家所在的大院,是八区某军区高级将领家属院,但圈内的人俗称这里为将军大院,由此可见她家的门槛是有多高。

    汽车缓缓停滞,秦禹推门走了下来,在后备箱内拿出了礼物:“卧槽,我还真有点紧张!”

    “没出息,我打你昂!”林念蕾瞪着大眼睛,非常俏皮喊道:“挺胸,抬头,拿出你在土渣街的派头!”

    “……呵呵!”秦禹一笑,拎着礼物说道:“行,今天就是下油锅,我也认了,走吧!”

    说完,二人迈步上了别墅台阶,林念蕾在电子锁上按了密码,打开了门。

    “我回来啦!”林念蕾欢快的喊了一声。

    沙发上,林骁穿着高领毛衣,扭头扫了一眼门口后,最终还是起身迎了过来。

    秦禹看着对方走过来,心里很紧张,组织了半天语言,才伸手说道:“呵呵,挺长时间没见了。”

    林骁伸出手掌跟他握了一下,点头说道:“进来吧!”

    “这是小禹,给你买的礼物!”林念蕾抢过秦禹手里的一个礼品袋说道:“这块表齁贵齁贵的,他对我出手都没这么大方!”

    “谢谢!”林骁接过手表,摆手招呼道:“进来坐吧!”

    “妈没在家吗?”林念蕾换了鞋后问道。

    “出去了,等一下回来!”林骁再次扫了一眼秦禹,脸上也没什么表情:“东西放旁边就行!”

    “好!”秦禹顺手把东西放在了柜子上。

    林念蕾见家里只有林骁和两个阿姨,俏脸上流露出了短暂的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