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先生,卢伟德

秦禹离开饭店后,就单独去找了吴迪,俩人阴阴损损的在车里聊了半个多小时,就达成了某种共识。

    ……

    第二日上午,秦禹跟冯玉年一块去了警署,正式跟警署署长吃了顿午饭。席间也没聊啥重要的话题,可下面却传出风来,秦禹晋升司长的正式任命,很大可能也就在这几天内宣布了。

    晚上八点半。

    秦禹叫上了老猫和马老二,去了昨晚请叶琳吃饭的那个餐厅,开始等待卢伟德的到来。

    “你最近怎么脸色不太好?”秦禹看着满眼都是黑眼圈的老猫,顺嘴问了一句。

    “休息……不太好……。”老猫整个人略显疲惫,脸色蜡黄,眼睛里还有些许眼屎。

    “咋了,你们队最近有啥大案子啊?”马老二轻声问道。

    “唉。”老猫夹着烟,长叹一声说道:“不是工作上的事儿,是我和小米最近遇到了一些问题。”

    秦禹闻声惊愕:“你跟小米整一块去了?!”

    “嗯,我最终还是把她拿下了。”老猫略显得意地点了点头。

    小米也是网播台的记者,曾经跟林念蕾是同事,两个人关系非常要好,所以有一段时间,她也经常跟秦禹等人接触。久而久之,老猫见人家小姑娘长的带劲,心里就开始犯骚。但追求了一段时间没啥结果,秦禹就以为这俩人成不了呢。

    但没想到,两年没回来,老猫已经把人家拿下了。

    “……你和她不是处的挺好的吗,又遇到啥问题了?”马老二问。

    “她老怕我在外面瞎扯,天天他妈的让我交作业……刚开始我还能坚持住,因为我这方面需求也挺大。可时间一长,我他妈生产赶不上出货,这身体明显就受不了了。”老猫跟秦禹等人是啥话都说的,情绪略微有点激动地吐槽着:“以前她摸我一下,我就硬了,现在她摸我一下,我汗毛都TM起来了!”

    “哈哈哈!”秦禹闻声爆笑:“有那么夸张吗?”

    “我骗你是孙子。就这一段时间,我时不时的都耳鸣了。”老猫脸色非常认真地说道:“真是一滴不给我留啊,挤都挤不出来。”

    “哈哈!”

    马老二也笑了:“就得这么收拾你!”

    “我跟你说昂,小米是个好姑娘,你要渣她,那得天打雷劈。”秦禹觉得小米那姑娘不错,工作,家境,人品都很好,他也希望老猫能稳定下来,找个结婚对象,所以就开始道德绑架他。

    “你别逼逼了。”老猫翻了翻白眼骂道:“等憨憨慢慢开始管你了,你就知道我的痛苦了。”

    “她还好,对我挺放心的。”秦禹很得意地回道。

    “那是她没腾出来功夫呢。”老猫撇了撇嘴,很八卦地问道:“哎,你俩在一块,谁的需求比较大啊?”

    “滚,跟你有啥关系啊?”

    “你看聊聊嘛,这有啥不能说的啊!”

    “……!”秦禹想了一下,还挺认真地说道:“我比较大。”

    “你不大,”马老二一听这话,顿时反驳道:“你和老猫那都是小蚯蚓。”

    “滚你大爷的。”秦禹不服。

    “哈哈!”

    三人相视一笑。

    不过,马老二说这话是有些资本的,也符合他这个外号。因为老猫私下里总是亲切地称呼他,马老驴。

    三个损友好长时间,都没像这样啥都不考虑的在一块扯淡了,所以整的秦禹非常开心,总感觉自己在松江,跟这帮朋友在一起,才有家的感觉。

    扯了好一会后,卢伟德才带着助手赶到,整整迟到了半个多小时。

    卢伟德今年已经四十三岁了,比秦禹整整大了一轮还多,但却保养得很好,留着小分头,穿着休闲装,皮肤白皙,戴着金丝边眼镜,整个人瞧着就跟混时尚圈的似的,非常时髦。

    这个人很注重外表,据公司里的人说,他光植发一年就花了七八万,可谓是精英人士的代表了。

    “来来,卢总,这边坐。”秦禹很客气地起身,招呼他在旁边坐下。

    “不好意思,跟几个客户沟通出了一些问题,所以才来晚了。”卢伟德冲着众人点了点头,弯腰坐在了秦禹旁边。

    “没事儿,我们也刚来没多久。”秦禹抬头冲服务小弟招呼道:“来吧,上菜吧。”

    “好的,先生。”服务小弟应了一声,立马拿着对讲机喊传菜。

    众人相对而坐,卢伟德甩了甩腕子上极为小众的手表,笑容略显矜持地冲秦禹问道:“怎么样,在南沪生活的还习惯吗……?”

    “也还行吧,那边的环境比松江强不少,但我待着就是没有家的感觉……。”秦禹这两年在南沪跟不少高官,体制内的人都接触过,早都练就了一身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本领,所以他已经适应了这种目的性明确的商务宴请。

    秦禹和卢伟德寒暄扯淡的时候,老猫偷偷瞟了这个人几眼。他发现卢伟德虽然态度一直很客气,但骨子里却有一股傲气。这种感觉很难形容,就跟你穿着廉价衣服,去奢侈品店买东西,店员一样会热情招待你,可你却明显能感觉到距离感一样。

    酒菜上桌后,众人开喝,但聊的依旧是场面话,套话,根本没谈什么实质性的东西。

    直到秦禹感觉卢伟德有些到量了之后,才顺势点了正题:“哎,卢总,有个事儿,我得问你一下。”

    “你说。”卢伟德笑着点头。

    “我刚回来,听说你和可可在工作上有些不愉快啊?”秦禹轻声问了一句。

    “呵呵。”卢伟德一笑:“她还跟你告状了?”

    “也没有,就是聊天的时候谈到这个了。”秦禹伸手推开酒杯,言语客气地说道:“这个药厂组建,可可是出力最多的,而且她还是个女人……。”

    “秦总,这话不对。”卢伟德打断。

    秦禹看着他,没再吭声。

    “职场上是不分男女的,只分有能力或者没能力。”卢伟德语气很柔,但却非常强势地说道:“不是我俩有矛盾,是她的能力,有的时候跟不上集团的思路。我也没针对她,只是就事论事。”

    老猫看着卢伟德,心里有些不爽地问道:“这话有些大了吧?药厂筹建基本都是可可完成的,这么大个项目,她没用一年时间就彻底拉起来了,你要说她没能力,那公司就没有能干事儿的人了。”

    卢伟德看了老猫一眼:“你不太懂,建设药厂和经营药厂,是两回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