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地燕北

晚上十点钟左右,飞机落地燕北,秦禹,领着察猛,小白二人,拎着简单的行李,一块从接机口走了出来。

    “秦老黑!”左侧方向,有人高喊了一声。

    秦禹转身,一眼就看见了穿着小风衣,嚼着口香糖的朱玉临:“哎呀,好久不见呐,二柱!”

    在警务学院上学的时候,秦老黑,顾老狗,朱二柱,曾经被燕北帮,南沪本地帮的同学,亲切地称呼为404寝室三傻。因为虽然朱玉临跟他俩不是一个寝室,可却成天在一块厮混,所以大家都是知道他们关系好,很铁。

    “狗日的,司长了呗?”朱玉临笑着迎过来,冲着秦禹肩膀怼了一拳。

    秦禹一笑:“市里领导找我谈话了,说必须让我接手黑街警司,不然这个区就完了……千斤重担啊,我能咋整,对付着干呗。”

    “滚蛋吧,你们领导也是瞎了眼了,让你这个黑太子当他妈司长,还有王法吗?!”朱玉临习惯性的跟秦禹斗着嘴。

    秦禹懒得理他,扭头扫了一眼四周:“老狗呢,你不说他要出来吗?”

    “在待规划区拉练呢,明天才能回来。”朱玉临回了一句,摆手招呼道:“走吧,上车。”

    “等会。”

    秦禹继续看向四周,在接机的人群中寻找了半天,也没见到想见的人。

    “找谁呢?”朱玉临问。

    “找他媳妇呢呗。”察猛替秦禹回了一句。

    “说了这个点下飞机,人怎么没来呢?”秦禹嘀咕了一句,掏出电话就拨通了憨憨的号码。

    打了两遍,对方一直没接。

    “咋地,憨憨把接你这茬忘了啊?”朱玉临嘴损地调侃道:“哈哈,你这地位也不行啊,要换成我媳妇,你看我揍不揍她。”

    “她肯定有事儿。”秦禹眨了眨眼睛,摆手催促道:“走吧。”

    说完,一行人迈步就往机场外面走。

    人群后侧,一尾倩影偷偷跑了过来,突兀间伸出双手捂住了秦禹的眼睛:“嘿,站住,我的牛仔。”

    秦禹微微一硬,顿时咧开了嘴,猛然回身,单手抱住林念蕾:“顽皮。”

    朱玉临听着二人的对话,都快吐了:“艹,能不能行了?给我鸡皮疙瘩都搞出来了!”

    林念蕾戴着鸭舌帽,穿着淡黄色紧身夹克,宽松牛仔背带裤,依旧一副活力四射的打扮:“兄弟,想姐姐没?”

    “一点点吧。”秦禹牵起她的手,抬头冲着朱玉临说道:“给你个机会,找个地儿,请我媳妇吃饭。”

    “你想吃啥啊,憨憨?”二柱笑着问道。

    “随便,啥贵来啥,我不挑。”

    “你怎么像个女版顾老狗似的!”

    “脸皮厚,吃得开。”憨憨大咧咧地说道。

    ……

    一行人边聊着离开机场大厅,去了停车场,坐上了朱玉临价值二十多万的顶级大越野。

    这一辆车,能买警司给秦禹配的那种汽车四台,绝对算是一线豪车了。

    秦禹坐在宽敞的汽车内,抬头冲着朱玉临问道:“二柱,你在体制内,开这种车好吗?”

    “妈的,你在体制内,不还是又倒腾药又倒腾响儿的吗?”朱玉临轻笑着回道:“平时低调点,别太招摇就行呗。况且这钱又不是我贪污的,我他妈家里有钱,还不让花啊?”

    “有道理。”小白很喜欢大个越野,厚颜无耻地冲着朱玉临问道:“你还缺不缺异父异母的兄弟了?”

    “兄弟不缺了,缺个儿子。”朱玉临在南沪的时候,经常见到小白,所以跟他也混熟了。

    “……你岁数小点,要不然我还真就考虑这个事儿了。”小白受顾老狗感染,也开始不知道脸为何物了。

    二人闲扯淡的时候,秦禹扭头看向坐在自己旁边的憨憨,趴在她耳边问道:“今天去医院了吗?”

    “上午去了,但我爷爷状态不太好,又上呼吸机了,我看着难受,就走了。”林憨憨捋着发梢回道。

    “我明天去看看你爷爷吗?”秦禹问。

    “明天应该不行,等他状态稍微好一点的,我再带你去吧。”

    “也行。”秦禹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我给你家里人买了一些礼物,你安排一下时间,我过去拜访一下。”

    “明天晚上吧,我跟爸妈说好了。”

    “行。”秦禹点头,摸着林念蕾的小手问道:“那今晚……咱俩找个地方商量商量,我去你家的时候该说点啥。”

    “你滚!”

    “实不相瞒,为了见你,我在飞机上把西部故事又看了一遍,我觉得我可以很好地驾驭你想要的那个角色了。”秦禹骚哄哄地趴在她耳边说道。

    “下流!”林念蕾的脸瞬间红了。

    ……

    燕北这个城市很有特色,除去像南沪那样的高楼大厦,宽敞公路,以及便利的交通环境外,还有着纪元年前幸运保存下来的各种古建筑。汽车行驶在高架桥上,经常能见到古城楼,城门之类的建筑,这也让很多路过的行人,恍惚间想起那个和平,安稳的年代。

    汽车一路疾驰,下了高架,又行驶了二十多分钟,才赶到了市区中心的一家豪华酒店门口。

    朱玉临早都在这家酒店内帮秦禹等人订了房和餐厅,所以众人拎着简单的行李,直接就去吃饭了。

    扯淡闲聊的事儿,暂且不叙。

    众人吃过饭,已经是晚上十二点多了,秦禹身体有些“疲倦”,立马领着憨憨就回房休息了。而朱玉临则是带着小白,察猛俩人,不知道去哪儿鬼混了。

    客房内,软床吱嘎吱嘎地响,身体也逐渐被抽干……

    一夜奋战,作业合格!

    ……

    第二日上午十点多钟。

    林念蕾给自己妈妈打了个电话后,就带着秦禹一块去了燕北最大的商场,准备给他买几件看着大方得体的衣服。

    与此同时。

    天潭酒店内,长吉福少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说道:“老卢这把是栽了,我让律师去问了,老猫整的证据不少,估计够判他了。”

    韩桐背手站在窗口处,沉默半晌后说道:“放弃和天成宝丰的合作,保老卢。”

    福少闻声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