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拒

晚间八点,市中心一家高档餐厅内,秦禹叫了老猫,马老二和朱伟作陪,一块请叶琳吃饭。

    席间,众人喝着小酒,闲聊扯淡,气氛很欢快。因为叶琳其实在很多事儿上,都曾经暗中帮助过秦禹团队,两家人私下相处的一直不错。

    “琳琳,有个事儿,我得问你哈!”老猫放下筷子,脸上挂着玩世不恭的笑容问道:“我们可可干的这么好,卢伟德为啥老针对她啊?”

    叶琳一怔:“针对什么了?”

    秦禹听着二人说话,也不插嘴,只低头吃菜。

    “你甭装傻。”老猫这人的性格就是这样,关键时刻从来不会不好意思,有啥话都是直来直去地说:“那卢伟德裁员,就光裁可可提上来的人。这扩充长吉市场,也是抢可可手里负责的事儿……他这么干,那不是制造矛盾吗!”

    “老卢的出发点也是为了公司好,他跟可可的理念有点不同,矛盾也仅限于工作上的,应该没有啥恶意。”叶琳吃着清淡的青菜,笑着回了一句:“你们别想多了。”

    “你这话说的就不够朋友了。”老猫撇了撇嘴:“完喽,叶老板跟我们不是一条心了,有新欢了……。”

    “你别扯淡。”叶琳翻了翻白眼。

    “我扯什么淡了?卢伟德最近针对可可整的几个事儿,你不都表态支持他了吗?”老猫话语直白地说道:“……你这让我挺心寒啊!我一直以为咱们的关系更近,而且……我在你眼里应该是最特别的朋友。”

    老猫话语里略带调戏,弄的叶琳表情有点崩溃:“滚,你别满嘴跑火车!”

    “是不是韩桐找你谈过了?”秦禹突然笑吟吟地看着叶琳问了一句。

    “唉。”

    叶琳轻叹一声,双眸略显无奈地看着秦禹:“你和他在南沪搞得那么僵,他能不找我吗?”

    “你看,我问她,她就打太极拳,小禹一问,立马就搭话了。”老猫摇头感叹道:“还是关系没处到位啊。”

    “来来来,你吃菜。”叶琳用公用筷给老猫夹了菜,暗示他不要再BB了,随即看着秦禹继续说道:“私下里呢,咱们是好朋友,但公事儿上呢,我是韩家在天成宝丰集团的股东代表,关键时刻,我必须行使权力,去帮韩家办事儿,你明白吗?”

    秦禹斟酌半晌:“这个我理解。”

    其实叶琳说的一点错都没有。她是韩家的人,这个立场是认识秦禹等人那一天就有的,所以她做的很多事儿,都并不是自己的意思,而是公司的决定。

    叶琳能跟秦禹等人说这话,就已经等于承认了,韩桐和卢伟德私下里有协议了。而老猫,秦禹等人再刨根问底,那就是难为人了。

    所以,秦禹思考半晌后,只笑着点头说道:“琳琳,你约一下卢伟德,问他忙不忙,要是有空的话,一会我请大家喝点茶。”

    叶琳沉默半晌:“我把他电话给你,你给他打一个怎么样?”

    “也行。”秦禹想了一下回道。

    “你可以说我在这儿,但他一会来了,你们单独聊,我就回去了。”叶琳行事儿的风格,不像可可那样雷厉风行,锋芒毕露,但却很懂人情世故。

    “好。”秦禹一口应了下来。

    “我把他电话发给你……。”叶琳拿出了手机。

    ……

    卢伟德这个人好赌,平时爱好打麻将,并且非常善于用这个方式来沟通工作上的事儿,所以他经常会叫一群圈内的朋友,来公寓玩。

    秦禹给卢伟德打电话的时候,他正好跟两个长吉来的朋友,还有一名团队高管,在公寓里打川麻。

    “喂?”

    “……卢总嘛?”秦禹的声音响起。

    “你是?”

    “呵呵,我是秦禹。”

    “……!”卢伟德听到这话愣了一下,右手把玩着麻将牌,停顿了数秒后,才笑着说道:“哎呦,秦总啊!有什么指示啊?”

    “哪有什么指示啊。琳琳跟我们吃饭呢,我管她要了你的电话,想请你出来喝个茶啊。”秦禹言语很客气地说道:“怎么样,方便吗?卢总!”

    卢伟德斟酌半晌后,立即说道:“我这儿有一些重要的事儿,还没处理完。这样吧,秦总,明天我请你喝茶,中午你看怎么样?”

    “好啊,那明天见吧。”

    “好,好,明天聊。”

    二人寒暄两句后,就结束了通话。

    “他怎么说?”老猫问。

    “他有事儿,来不了。”秦禹笑着回道。

    老猫听到这话,顿时撇嘴说道:“上次可可私下想约他出来聊聊,他也说的是有事儿,拖了三天,可可就没再搭理他了。”

    “对小禹不会的,他明天肯定出来。”叶琳插了一句。

    秦禹思考一下,看向叶琳问道:“这个人怎么接触合适?”

    “他很爱财,但又心里很有数,不是谁的财都要。”叶琳想了一下应道。

    “行,我知道了。”秦禹点了点头,举杯子招呼道:“来来,不说这事儿了,喝酒!”

    ……

    公寓内。

    卢伟德冲着自己的助理摆了摆手,示意他过来打一会后,才起身拿着电话去了小房间。

    “喂?小桐,”卢伟德将房门推上,话语简洁地说道:“秦禹找我了。”

    “我猜到了,他回到松江肯定会约你。”韩桐一点也不意外地说道:“你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用想太多。”

    “……长吉的事儿基本已经定下了,秦禹这时候回来,我怕事情有变啊。”卢伟德有些不安地说道:“你说,我用不用躲一躲他?”

    “我不建议躲,”韩桐立马摇头:“躲了就等于翻脸了。”

    “好,我懂你意思了。”卢伟德点头。

    “就正常跟他接触,你做的事儿也能保证公司利益,谁来了,也说不出什么。”韩桐再次补充道:“这两天,你回燕北一趟,铁路的项目快落地了,不少人都会来这边走动,我给你介绍一下。”

    “好勒!”卢伟德笑着点头。

    ……

    另外一头。

    酒席结束后,马老二冲秦禹问道:“这个卢伟德要是不上道怎么办?”

    “呵呵。”秦禹一笑,低头掏出电话拨通了吴迪的号码:“喂?出来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