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卢悲惨的一天

下午,商业罪案调查司内,一名虎背熊腰的壮汉,将卢伟德扶进提审室,锁在了铁椅子上。

    “我要检举,”卢伟德穿着橘黄色的小马甲,发型凌乱,满脸都是淤青地冲着壮汉说道:“监内有人打我。”

    壮汉斜眼看着他:“谁打你了?”

    “就那个领头的,叫什么辉的,他带着人打我了。”卢伟德仗着自己懂法,文凭高,急头白脸地喊道:“我要求接见律师,我要验伤拍照。”

    “啪!”

    壮汉突兀间抬起胳膊,一个大脖领子抽的十分清脆:“我们的管理这么完善,怎么可能有人打你?你要诬告啊?”

    卢伟德不可置信地看着对方:“……你,我,我他妈昨晚进来是这样吗?你看看我眼睛,都被打地充血了!”

    “啪!”

    壮汉一个反抽打在他的脸上:“你再好好想想,眼睛咋整的。”

    卢伟德感觉自己掉进了地狱,好像周围没有一个人是他妈讲道理的。

    “你要检举是吧?”壮汉转身回到审讯桌旁,低头拉开抽屉,从里面先是拿出一根小孩手臂粗的警棍,随即又拿出一张表格说道:“来,填吧,我看着你填。”

    卢伟德咬着牙,浑身颤抖地看着对方。

    “填吧。”

    “不用了。”

    “真不用了?你别有啥冤屈憋在心里,我们给你检举的权利。”壮汉像是拍球一般拍着卢伟德脑袋说道。

    “……不……不用了。”卢伟德摇头。

    “乌眼青怎么弄的?”

    “我自己撞的。”卢伟德捂着眼睛回道。

    “行,那你等会吧,有人提审你。”壮汉扔下一句,转身就走。

    卢伟德彻底被收拾蔫了,不到二十四小时内,起码挨了不下十遍揍,他一夜时间仿佛什么规矩都懂了。

    ……

    半个多小时后,商业罪案调查司某队主管带着两名记录员走进了提审室,面无表情地坐在了审讯桌后。

    “是你自己说啊,还是我们说啊?”主管喝了口水问道。

    卢伟德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犯什么事儿了,所以抬头回道:“我没犯罪!”

    “行,那我给你亮亮牌。”主管从资料袋内拿出了三张照片,直接摆在投影仪上,在墙面放大:“你看看这个照片,熟悉不?”

    卢伟德闻声抬头,看向墙壁,一眼就认出来了,三张照片的拍摄地点,全是昨晚饭店内的大厅,并且主要人物竟然是他自己和那名声称是老猫派来的青年。

    昨晚在大厅内,就是这个青年给卢伟德一些资料,上面记录着他团队内部核心骨干的情况。

    卢伟德看到这里懵掉了。

    “这个男的叫董刚,是一个专门倒卖商业机密的二手贩子。我们接到于瑾年女士的举报,在三天前就盯上他了。”主管话语简洁地说道:“在抓你之前,董刚已经落网了,据他交代,你和他曾经做过生意。”

    “我都不认识他,”卢伟德瞪着眼珠子吼道:“这是诬陷!”

    “不认识他?不认识他你能和他坐在一块吗?不认识他,他给你东西,你就接了吗?”主管皱眉喝问道。

    卢伟德愣住。

    “天成宝丰公司的核心技术,是于家提供的吧?”主管问。

    “是他们提供的。”

    “那于家研发出的多款抗病毒药物配方,是不是在你手里?”主管又问。

    卢伟德愣了一下:“这个当然在我手里,因为我是首席执行官,我有权利掌握这些东西啊!”

    “这些药物配方被你放在什么地方了?”

    “在我办公室的保险柜里。”

    “我们依法打开了你的保险柜,为什么没有找到两组抗病毒药物的原始配方,只有复印件?”主管皱眉问道。

    “不可能啊,这绝对是圈套!”卢伟德激动地吼道:“我保险柜一定被人打开过。”

    “你还嘴硬,董刚已经交代了,你以每张配方五十万的价格,卖给了他两组。我们在你包里都找到支票了,董刚也把从你那儿买的配方交了出来。”主管从资料袋中拿出密封好的支票,拍在桌子上吼道:“时间,地点,交易人员,赃物,都已经清楚了,你还狡辩?我看你是想在监狱里渡过后半生了!”

    卢伟德听到这话,彻底懵了。

    “你的问题很严重……。”主管皱眉还要说话。

    “不用说了,”卢伟德突然打断,面色平静不少地回道:“我要见老猫。”

    “见老猫?”

    “直接点,我跟他谈,你看怎么样?”卢伟德低声回道。

    ……

    两个小时后。

    老猫抽着烟,坐在了没有任何监控设备的休息室内,翘着二郎腿看向了卢伟德。

    “你的办法,真他妈拙劣啊!”卢伟德脸色阴沉,声音沙哑地看着老猫说道。

    “有用就行呗。”老猫吸着烟,指着卢伟德说道:“你信不信,就这点事儿,我能在松江判你满贯。”

    卢伟德沉默。

    “你把韩桐想得太全能了。”老猫笑着说道:“他要在松江真有那么大能量,还用收买你,暗中在天成宝丰搞动作吗?”

    卢伟德听到这话一怔。

    “你呢,是行业名宿,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说实话,我不想跟你搞得太僵,这样对公司声誉不好。”老猫云淡风轻地说道:“你要懂点事儿,就自动跟公司解约合同,再把长吉星耀安排好,然后给我滚回燕北去。”

    卢伟德脸颊阴晴不定地看着老猫,似乎正在犹豫。

    “你要还不识趣儿,我都不用等着判你,只要把你倒卖公司商业机密的事儿漏出去,你在这个行业里,就立马变成一坨狗屎。以后你倒贴钱,都没人会再用你。”老猫缓缓站起身,背手看着卢伟德说道:“还有,你被判了,公司有权跟你自动解约,且不用赔付任何款项。”

    卢伟德看着老猫,冷笑着说道:“我和长吉那边已经签约了,不管我进不进去,天成宝丰都要履行合同,不然你就要赔付高达五个亿的违约金。所以,你不敢动我。”

    老猫盯着他,沉默数秒后,突然拍了拍他的脸蛋子说道:“谁告诉你,我不履行合约了?你签的合同,不就是先让星耀白卖货,三个月后再收钱吗?可以啊,我可以接受啊!老子不但不少给他一箱货,反而还要多给他发。不过我一不给他销售技术支持,二不给他做宣传,我就看看他三个月,能不能把我送的货全卖出去。如果不能,那老子就撑死他,每三个月发一批大货,到年底他要不给我结款,我就直接起诉他。反正星耀家大业大,随便冻结个什么资产,就够我们用了。”

    卢伟德不可思议地看着老猫,心中瞬间想到了可可,因为他不认为对方真的能抓到合同里的漏洞。

    老猫弯下腰,趴在卢伟德耳边说道:“监狱里豪龙胆可不少,我没啥说的,祝你屁Y开花吧。”

    ……

    与此同时。

    秦禹在88号院内收拾着东西,话语简洁地冲朱伟吩咐道:“这段时间你和老猫,帮着点可可,老二他们,把公司弄好。我晚上飞燕北,有啥事儿,马上给我打电话。”

    “好。”朱伟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