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斗

屋内,气氛有点沉闷,秦禹思考许久后,有些不解地问道:“卢伟德是小迪特意从八区挖过来的高管,按理说俩人之间的关系应该最近啊,那卢伟德怎么还能闲着没事儿针对咱们这边呢?”

    可可纤细的身体靠在办公桌上,抱着肩膀回道:“韩家暗中肯定是许给卢伟德好处了,所以他立场就不坚定了呗。”

    “小迪对这事儿怎么看?”秦禹问。

    “他敲打过卢伟德几次,但没啥用。”可可如实说道:“集团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不是饭店的店长,老板说啥就听啥的。并且卢伟德曾是燕北一个药业集团的首席运营官,人家在这个行业里是很权威的。当初吴迪让他来,也不全是自己的意思,而是有背后大领导授意,让他去挖这个人,你明白吗?”

    秦禹点了点头。

    “所以卢伟德上任之后,一切就得按照合同里的章程来办事儿,而非吴迪想怎么操控他,就怎么操控。”可可端起水杯继续说道:“卢伟德以前是在八区的,估计跟韩家的人肯定早都认识,所以他的立场才有变化。”

    “撵他走不行吗?”马老二不学无术地问道。

    “哪有那么简单。”可可摇头:“我说了,集团性公司不是开饭店,老板想怎么干就怎么干的。CEO和老板,股东是合作关系,你聘用卢伟德的时候,是签了合同的。三年期限内,你没有正当理由,就辞退人家,那是要赔偿巨额违约金的。”

    众人闻声沉默。

    “卢伟德估计没打算长干。”可可再次补充道:“他这么做事儿,估计就是等合约期满,拿钱走人就完了。”

    “我记得吴迪当初跟他签合同的时候,是签了对赌协议的,他完不成业绩目标,是要承担债务的?”秦禹问了一句。

    “卢伟德可怕就可怕在这儿,他针对我们,但却能完成对赌协议。”可可磨着银牙说道:“他在帮韩家争取空间的同时,也并没有放弃业务上的事儿。”

    “那这是个有能力的人啊。”秦禹客观地评价道。

    “是的。”

    “他针对咱们的点,具体体现在哪呢?”秦禹问。

    “咱们运营部,市场部,销售部,三个大部门的高层,一年多被辞退了十几个。”可可指了指自己的弟弟说道:“瑾勋在销售部干了三个月小组主管,被卢伟德下了套,直接找借口开了。”

    秦禹怔住。

    可可说到这里就更加气愤,咬牙切齿地指着于瑾勋说道:“是,我承认,我家小勋确实没啥能力,比较废物。但他是我弟弟啊,你动他,不是打我的脸吗?而且就一个小组主管而已,小勋再缺心眼,那他干这个也没问题啊!”

    于瑾勋听到这话都快吐血了,脸色涨红地说道:“你说的是人话吗?!”

    “你闭嘴!”可可训斥了一句,扭头看着秦禹继续说道:“开发长吉市场,我已经谈妥了两家很有实力的代理商,并且还邀请了对方来松江考察。可事情刚刚进行,就被卢伟德给否了。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对方公司资质不够,发展前景缓慢……而他呢?他却找了四家口碑非常一般的转型公司,来代卖我们的药品,并且还以赊货的形式,跟他们展开初期合作。然后我私下让人打听了一下,那四家公司全部都是韩桐介绍给他的。”

    秦禹怔住。

    “很明显,韩桐在利用药品去长吉交朋友,而卢伟德也愿意帮他这个忙,给他铺货。”可可气的俏脸红润,叉腰说道:“老子今天跟他吵架,就是因为这个事儿!”

    秦禹大致听明白了可可的意思后,脸色也变得非常难看。因为开发市场的事儿,一直是由可可来做的,这也是吴迪的意思,韩家之前根本就插不上手。可这个卢伟德一帮忙,事情的发展方向就有些不受控制了。

    “还有一件事儿。”马老二坐在沙发上,轻声说道:“叶琳跟卢伟德走的也很近,在几次决策会上,她也都是支持对面的。”

    秦禹扫了一眼气呼呼的可可,笑着劝了一句:“你也别生气了,我走之前找卢伟德谈谈。”

    “这个人狂得狠,不一定买你帐。”可可提醒了一句。

    “呵呵。”秦禹一笑,指着于瑾勋说道:“别在那儿委屈了,这口气我肯定给你出了。”

    “我倒没事儿,本来一个小组主管也无法施展我的才华,撸了就撸了呗。”于瑾勋大咧咧地说道:“主要是我姐,她在这事儿上没少受气。”

    “行了,别生气了,晚上我请你们吃个饭吧。”秦禹笑着安排道:“老二,你给老猫他们打个电话。”

    “行。”马老二点头。

    “我……我就不吃了,你们去吧。”可可抱着肩膀,突然回了一句。

    秦禹一怔:“咋了啊,一块呗?我这回来了,还没好好跟你们坐下来热闹热闹。”

    “我不去了,身体有点不舒服。”可可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说道:“晚上,我还要回去做个PPT,明天开会用。”

    这话明显是托词,因为可可是副总裁,怎么可能还用自己做PPT。

    “你们先聊,我出去一下。”可可转身拿起皮包:“一会走了,帮我把门关上。”

    “一块呗!”马老二也喊了一声。

    “不了。”可可摆手。

    于瑾勋有些尴尬,坐在椅子上傻乎乎地问道:“姐,那我去不去吃饭啊?”

    “你爱去不去。”可可推门离去。

    秦禹看着可可的背影,心里略有些无奈,沉默好半天后,才冲着马老二说道:“晚上的时候,你约一下叶琳,让她也过来坐坐。”

    “好。”马老二心里已经猜到,秦禹可能是想在去燕北之前,先把公司的事儿处理一下。

    ……

    长吉市。

    一个白白净净的青年,躺在会所装饰用的龙椅上,打着哈欠说道:“喂,你啥时候去燕北啊?呵呵,艹,那一块呗!你说我去干啥,铁路的事儿可快落地了,我得走动走动关系啊。”

    “呵呵,行,那就一块吧。”韩桐笑着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