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开进二龙岗

743团军事补给点大院内,三声枪响过后,张保钰当场死亡。

    吴天胤脚踩薛东,立马出言吩咐道:“快找,看看安仔他们在哪儿。”

    “好。”小寻闻声立即带人散去。

    补给点大院的结构并不复杂,停车区,停机坪,修理区等都一眼可见,而靠北方向也只有一排平房,非常好搜。

    小寻领着众人,连续踹开三间房门后,就找到了那十几个被绑走的送货兄弟,但翻了一圈却发现,唯独安仔没在这里。

    吴天胤之所以冲击这个补给点,是因为两三天前,他就让小寻查这个事儿,花了不少钱,也暗中找了不少743团的小士兵,才算彻底摸出来,安仔等人可能就被关在这个军事补给点。而这也是为啥之前众人费了那么大劲儿,都没有搜出来安仔等人消息的原因。

    可吴天胤万万没想到,其他兄弟确实在这里,但安仔却是已经被送走了。因为他身上有烧伤,很严重,743团的人怕他死在这儿,就给他调团部医院去了。

    这儿已经响枪了,再去团部小医院肯定没有任何意义了,所以吴天胤被逼无奈,只能选择强绑了薛东和一名尉官,带着被救出来的兄弟等人,火速离开了军事补给点。

    ……

    十分钟后,负责驻守北方的117旅旅部震动,并且由于吴天胤根本没有隐藏身份,所以旅部电话第一时间就打到了黄山手机上。

    富力生活村,小饭店内。

    “好,好,我知道了,嗯嗯……我马上去。”黄山站在窗口处挂断电话,回头看向秦禹时,脸色凝重。

    “怎么了?”秦禹站起身问道。

    “你是不是提前知道了?”黄山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秦禹怔了半天:“我知道什么了?”

    黄山背手看着秦禹,脸色很难看地说道:“吴天胤带人冲击了743团下属军事补给点,打伤了数名士兵,还绑走了薛东。你知道这是什么性质吗?”

    “什么?!”秦禹表情很惊讶地回道:“不可能吧,他答应我来谈判的。”

    黄山伸手指着秦禹,一字一顿地说道:“旅部震怒,我也不一定能保住吴天胤了。他太冲动了!”

    “黄团,我马上联系吴天胤。”秦禹掏出电话,立即拨通了过去,但吴天胤却没有接。

    室内气氛有些沉闷,黄山看着秦禹,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小秦,你得知道哪边关系近,哪边关系远啊!你是聪明人,有些话我不说,你也明白。”

    “黄团,老吴这么干肯定是被逼的没办法了。你放心,我一定马上联系到他,薛东绝对不会出事儿的。”秦禹言语认真地回道。

    黄山看了一眼秦禹,立马冲司机说道:“走,马上去旅部。”

    秦禹看着黄山离去的背影,脸上惊愕的神色不见,只皱着眉头跟了出去。

    ……

    再过半小时,743团的两台越野车赶到了旅部,团长黑着脸领着七八名士兵大步流星地走向了旅部大院,直奔主楼走去。

    公路上,一辆越野车飞速疾驰着,秦禹插手坐在后座,一言不发。

    黄山扭头看着窗外,突然问了一句:“小秦,这个安仔跟吴天胤是什么关系?”

    秦禹看向他:“没啥特殊关系。”

    “没什么特殊关系,为啥吴天胤因为他敢打军事补给点?”黄山话语直接。

    秦禹斟酌一下应道:“安仔跟吴天胤在里面的时候就认识,也算一块蹲过牢,一块扛过枪,一块玩过命的交情了。而且安仔在自治安保会的地位,仅次于老吴,也是主要领头人之一。”

    “安仔没在军事补给点里。”黄山很突兀地说道。

    秦禹稍稍怔了一下,没有接话。

    “吴天胤这把没救回来他,还捅了这么大篓子,你觉得他还会在二龙岗待吗?”黄山扭头看向秦禹,目光如炬地问道:“他会不会带人直接跑掉?”

    秦禹立马摇头:“这我不敢说。”

    “你是不想说,还是不敢说?”黄山逼问。

    秦禹看向他:“这么关键的事儿,我不好说。”

    黄山盯着秦禹看了几秒,就没再吭声。

    一路上,车内的气氛都比较沉闷,但好在司机开的又快又稳,又过了不到一个小时,就即将抵达旅部。

    这时,秦禹注意到了很多细节。从富力生活村到去往旅部的路上,他起码见到了不下三波驻军车队,载着荷枪实弹的士兵,急匆匆地赶向二龙岗方位。

    秦禹在心里估算了一下,三波车队内,大概有四五百名的士兵,还有起码不下五台强攻用的武装装甲车,两台云梯车,以及拉着各种榴弹炮的大卡车,甚至天空中还不时有直升机飞过。

    这种景象让秦禹心里十分没底,可他又不好表现得太虚,主动去问黄山什么。

    汽车抵达旅部后,黄山就去了主楼,而秦禹则是被安排在了宿舍楼内的一间休息室。

    ……

    与此同时,二龙岗方向,以自治安保会为中心的三个生活村内,开出来了大量的私人越野车,以及拉货用的货车。

    三个生活村的深处,都最少聚集了上百号人,三五成群地凑在一块,正在窃窃私语着。

    大概二十多分钟后,历山生活村内开进来了一台越野,一位中年推门下车,走向了人群。

    “呼啦啦!”

    一百多人,全部围聚了过去。

    领头中年抬头扫了一眼人群,扯脖子喊道:“驻军两个营,马上开进二龙岗,直升机已经越过二龙岗在公路线巡视。”

    一百多号人,听到这话,瞬间变得鸦雀无声。

    “打肯定是打不了,能不能谈也还不清楚。老大的原话是,想继续跟着我们往北走的,现在就可以动了;不想走的咱绝不强求,仓库里的货可以给大家分了。我们未来要能挺过这一关,咱还有再聚的时候。如果没有,我吴天胤祝你们都好!”中年替吴天胤吼了一声。

    ……

    路上。

    743团三营指挥车内,营长拿着对讲机喊道:“我营已经进入吴天胤团伙盘踞区域,随时可以开火。”

    “部队向四周展开,围死吴天胤团伙,等待下一步命令。”旅部马上作出指示。

    “收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