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舔的牌面

吴天胤跑了,一路向北,带着他那些兄弟消失的无影无踪,743团曾请示旅部,想要向无人区那一侧追击,但被否掉了,因为待规划区虽然不属于各大区的领土,但过了漠北线,那边的俄人武装很多,一旦碰上搞起摩擦就是大事儿,所以旅部只能默认了吴天胤跑掉的事实。

    在收编事件中,吴天胤被搞得很惨,刚弄出点声色的自治安保会一碰就碎了,而且他还损失了一批货价值一百多万的货,以及一百五十万的现款,这钱是薛东勒索的,只不过后来吴天胤冲击补给点的时候,在藏款柜子里追回了五十万。

    表面上看,吴天胤可谓是狼狈到了极点,最后能保一命,都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可实际上743团和356团,也被他弄的灰头土脸,因为毕竟他们代表的是绝对力量,但却在这件事儿里,并没有达成任何诉求,反而牺牲了一名营长,被打残废了一名连长“兵王”,这对旅部来说,绝对是耻辱性事件,也让二龙岗不少人都看了笑话。

    所以,吴天胤跑了之后,旅部的态度是往下压这个事儿的,两个营的兵力并没有从二龙岗被撤走,而是长期驻扎,准备武装维稳,生怕在弄出来点不光彩的事件。

    另外,秦禹在这个事情里其实也很无辜,他原本真的想让吴天胤被招安,以此来换个清白身,可没想到事情最后却弄到了这一步,吴天胤不但差点被灭掉,而他也惹得一身骚。

    743团的人不是傻子,虽然他们找不到秦禹劫走安仔,击伤翟文的证据,可心里却非常清楚,这事儿就是他干的!所以这个743团从上至下,心里都很仇视秦禹。

    秦禹也知道得罪了这帮人,以后麻烦不会少,接货送货都要很小心,因为毕竟要从区外走,说不上啥时候就能让他们抓到把柄,不过,秦禹心里并不后悔,尤其是在吴天胤能冲出去时,他更觉得自己做的是对的,不论是从朋友的角度,还是从合作伙伴的角度。

    ……

    吴天胤跑掉一周后,正好是周一工作日。

    秦禹在88号院内,跟可可和于瑾勋等人吃过早饭后,就换上警常服,坐着丁国珍开来的车,赶到了黑街警司。

    去年奉北警务总局决定,三个主要城市要扩充5000名警力,老冯找人运作了一下,给黑街拿了300名额,所以大院左侧方向又起了一个四层办公楼,在加上老冯这个喷子,经常敲诈地面人士,让他们给警司捐助,致使院内又被返修了一遍,这让整个黑街警司看着比之前气派了很多。

    秦禹两年没回来,感觉自己“家”有点陌生,但好在他跟院内骚了一圈,见到的大多数还是熟面孔,这让他感觉亲切不少。

    “秦队,回来了?!”

    “牛B嗷,铁子,第三届优秀学员代表,长脸的很啊!”

    “哈哈,一会来我办公室坐一坐昂,沟通一下感情!”

    “……!”

    黑街警司大厅内,普通警员见到秦禹纷纷打着招呼,同级别的队长,中层管理人员,也都上前与他热情的闲聊了几句。

    大厅最中央的位置挂着欢迎南沪警务学员第三届优秀学员秦禹的大横幅,可谓牌面十足。

    离开两年,秦禹在回到这个地方,终于算是真正有点资本了!

    体制内几乎没有啥秘密,秦禹要当司长的消息早都传遍了,不少以前黑街跟他不太和的人,有些关系的,早都托人调离了这里,比如五队,六队的队长。

    秦禹跟熟悉的人打了一圈招呼后,就去了冯玉年的办公室。

    “哎呦,秦队长,你说你回来了,咋不提前打个招呼呢,我好下楼迎接你啊!”冯玉年这两年内跟警署提了起码不下五十条有效建议,但大部分都被驳回了,体制内的生存法则,让他从一个耿直的喷子,变成了一个老阴阳人:“来来,快坐,我给你到点茶!”

    “这是啥意思呢?!”秦禹斜眼看着冯玉年,心里只突突的说道:“我也没得罪你啊,领导!”

    “你看,你这不马上要接班了嘛,咱俩快平级了,我得对你保持尊重!”冯玉年笑着起身,还真就去给秦禹倒了杯水。

    秦禹眨巴眨巴眼睛:“冯爹,你能不能有话直说?!”

    “小秦啊,你不要把我们的关系搞的很庸俗啊!”冯玉年将水杯放下,冲着秦禹摆手:“来来,坐!”

    秦禹弯腰坐下。

    “你跟马老二说说,给咱警司在捐二十万。”冯玉年龇牙说道:“我准备拨款在敦煌道,建个治安试点,看看效果!”

    “冯司,你这老明抢,啥体格能受得了啊?!”秦禹无语的说道:“这两年马老二都给警司扔多少钱了?!他比孝顺他爹,都孝顺你!这还不行吗?”

    “你是不是傻啊?”冯玉年思路清晰的回道:“我他妈马上快走了,这个治安点整成了,以后授意的是你!”

    秦禹搓了搓手掌:“万一上面不让我在黑街当司长呢?!那我不赔了吗?”

    “考虑你当司长,就是因为你在黑街的影响力,离开这儿,你不够格到这个级别,明白吗?”冯玉年轻声回道。

    秦禹思考半晌,好言商量道:“十万吧,行不?”

    “不行,不够用,那还得买车,整房子啥的!”

    “最多十五万,最多了!”

    “你啊,愚昧!”冯玉年指了指秦禹:“行吧,十五万,尽快打款!年底我给马老二介绍一些关系,给他评选个慈善企业家!”

    “呵呵,好!”秦禹哭笑不得的喝了口水。

    “尽快办理入职,松江马上要有大动作了。”冯玉年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

    “啥大动作!”秦禹问。

    “慢慢你就知道了。”冯玉年故意卖了个关子,拍着秦禹的大腿说道:“风口来了!”

    秦禹脑中瞬间响起了林念蕾跟他说过的话,所以也只笑了笑没在深问。

    “尽快弄,下午我跟你一块去警署报道!”冯玉年催促着说道:“正好我也有点事儿要办!”

    秦禹斟酌半晌回道:“冯司,我能不能过几天在去警署?我想先去一趟燕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