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没见,上来就要划拳

秦禹在教室里待了一上午,也没什么心思听课,脑子里想的全是钱的事儿。

    时近中午,下课铃声终于响起,顾言龇牙凑过来问道:“兄弟,中午安排我们去哪儿吃啊?”

    “我有一泡屎,你吃吗?”秦禹顺手将空白的纸笔,以及桌牌扔在桌子里,站起身说道:“告辞!”

    “干嘛去啊?”朱玉临随口问道。

    “约会。”秦禹穿上外套,摆手冲着二人说道:“走了,有事儿电联。”

    “你瞅你那个熊样。”顾言蹭饭失败,丑恶嘴脸毕露地说道:“我踏马祝你吃到缩Y入腹。”

    “完了,饭票也走了,咱俩中午咋弄啊?”顾言扭头看着朱玉临问道:“要不上市区简单吃顿牛排,对付一口?”

    “儿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我不能总养着你啊,你自己找饭辙吧!”朱玉临站起身,抚摸着顾言的狗头说道:“下午我还有个炮,得抓紧去打,先这样吧……。”

    “滚,不请我吃饭,别管我叫爸。”顾言习惯性的和朱玉临斗着嘴,转身就往门外走:“妈的,我回寝室找成栋去,让他请我对付一顿食堂吧。”

    二人在教学楼门口分开后,顾言还真给林成栋打了个电话,想请他吃个午餐,但后者却没接。

    ……

    中午十二点半,距离学院四五百米的一家很普通的西餐厅内,秦禹和林念蕾相对着坐在卡座里,正在轻声交谈着。

    “你把事情跟顾言说了吗?”憨憨切着牛排问道。

    “说了。”秦禹点头应道:“他还挺感兴趣的,让我拉着展楠和朱玉临他们一块干。”

    “那你怎么考虑的呀?”

    “……我正在犹豫要不要叫太多人进来。”秦禹停顿半晌后,如实说道:“我让老二点了一下账目,我手上能动的资金,大概能有一千四百个左右。如果想办法再东凑凑,西借借,应该能凑到两千个。毕竟这项目才刚开始筹备,距离正式招标应该还有一段时间。”

    林憨憨眨了眨眼睛,话语非常精炼地说道:“曾经有人说过,不管你投什么项目,都要保证自己手里有一个买卖,是地球爆炸了也能赚钱的。所以我觉得你不要太急,也不要对现有公司抽血太狠,量力而行。拉更多的人入股,虽然利益被摊薄了,但起码也分担了风险。”

    “这我心里有数。”秦禹轻声回道:“但我想了一下,这个项目最好不要叫太多人掺和,我底线是要拿控股额。”

    “那起码要准备两千五百个以上呀。”

    “嗯,你甭管了,我再想想吧。”秦禹不想让林念蕾太过惦记自己的资金问题,所以岔开话题问道:“这家牛排怎么样?”

    “挺好吃的呀,不过我还是想念你之前带我去的,那家88号院旁边的馆子……。”

    就在二人准备聊点情话的时候,左边突然传来嘭的一声闷响。

    秦禹闻声回头,瞬间愣在了原地。

    不远处,一位姑娘喝多了酒,摇摇晃晃地撞在了餐桌上。

    秦禹看了她一眼,扭过头就要继续吃东西。

    “秦……秦禹?!”不远处的姑娘脸色涨红地看向秦禹这边,一步三晃地走过来说道:“……好巧啊。”

    秦禹闻着她身上浓烈的酒味,抬起头问道:“你也过来吃饭啊?”

    姑娘不是别人,正是学院内奉北圈子里的小名人萱萱。

    “……呵呵,我来喝酒。”萱萱醉得有些说话都不利落了,一屁股坐在秦禹旁边:“给……给我倒一杯。”

    林念蕾眨着大眼睛,一脸茫然地看着秦禹问道:“这……这谁啊?”

    “我学院内的一个同学,也是九区的。”秦禹立马解释了一句,随即扭头冲着萱萱问道:“你是不是喝多了啊?你跟谁来的啊?”

    其实,秦禹最起码有小半年的时间没见过萱萱了,平时他除了上课,基本都是跟顾言,展楠等人在一块鬼混,很少接触九区圈内的女生。不过即使双方不是一路人,那总归在校内也应该经常碰面,可神奇的是二人在这段时间里,在学校也一次面都没见过,仿佛萱萱就跟消失了一样。

    不过,秦禹对她又没啥兴趣,心里也根本不关注。今天要不是他们在餐厅遇到了,秦禹似乎都已经忘了学校里有这么一号人了。

    “哎,哎,你别抓了,那不是酒是饮料!”秦禹拦着萱萱的胳膊,皱眉又问:“你到底跟谁一块来的啊,就你自己吗?”

    “一……一直就我自己啊。”萱萱半张脸趴在桌子上,声音沙哑地喊道:“服……服务生,拿瓶酒……!”

    “哎呀,没人跟你喝啊。”秦禹愁得不行,想撵她走,她也走不了,整个人已经醉地趴在桌子上了。

    “不是……你这左一个又一个的是要干嘛呀?”林念蕾眨着大眼睛,指着萱萱低声问道:“这……这谁啊?”

    “我不说了嘛,这是我同学。”

    “什么同学呀?什么关系呀,还带上来就不醉不归的嘛?!”林念蕾气鼓鼓地喝问道。

    “我也懵着呢啊。”秦禹一脸无辜:“我俩关系不好,以前她还看我不顺眼呢。”

    “我要发火了,我真的要生气啦!”

    “你是不是彪啊?!我再饥不择食,也不至于找个酒魔子劈腿吧?”秦禹瞪着眼珠子说道:“你看她这样能交流吗?”

    就在二人聊天的时候,旁边突然响起一个男子的声音:“秦禹?!”

    秦禹闻声扭头,见到林成栋从正门口走了进来,正很惊讶地看着自己。

    “哎呀我去,救星啊!”秦禹摆手喊道:“来来来,快来。”

    “咋了,这是?”林成栋费解地看着萱萱和憨憨问道:“这又是什么……聚会啊?!”

    “我和蕾蕾正吃饭呢,她过来直接就要跟我划两拳。”秦禹伸手扶起萱萱,表情很崩溃地说道:“帮个忙,赶紧给她送学院去,我这儿没工夫招待她。”

    “她这是喝多了啊?”林成栋顺手扶过了萱萱。

    “是啊,不知道跟谁喝的,都快不认人了。”秦禹站在餐桌旁边说道:“你给她送回去吧。”

    “行。”林成栋点头。

    秦禹拿起餐巾纸擦了擦额头的汗水,顺嘴问道:“哎,你怎么来这儿了呢?”

    林成栋一愣:“……啊,这家店有披萨,我中午去接孩子,顺便给他买一点。”

    “啊!”秦禹点头。

    “行,那你俩吃吧,我先给她送回去,再过来买披萨。”

    “嗯,你去吧,一会回来咱一块吃点。”

    二人聊了两句,林成栋扶着萱萱就离开了餐厅。

    ……

    几分钟后,室外。

    萱萱脑袋靠在林成栋的肩膀上,声音沙哑地呢喃道:“你……你怎么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