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台越野,冲击补给点

补给点的平房内,薛东坐在桌面上,笑呵呵地冲张保钰说道:“你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聪明,会看脸色,上面稍微动一下,你就能明白接下来自己要干什么。”

    “呵呵。”张保钰莞尔一笑。

    “团长提议收编你,复制老黄的模式,还真就是为了牵制住吴天胤。”薛东轻声说道:“不然他顶着356团的名头,可哪儿做生意,那上面没钱花了,能舒服吗?”

    “我明白。”张保钰深知自己就是个尿壶,他也清楚,未来说不定哪一天,上面觉得他干的恶心事儿太多了,激起民愤了,就绝对会一脚把他再踢出编制。可即使这样,他依然愿意,因为所谓的长远利益对有些人来说,是不切实际的,而眼前的东西,才是看得见摸得着的。

    “行了,就这样吧。”薛东从桌子上跳下来,轻声冲张保钰说道:“你让司机把饭拿来,给吴天胤他那些兄弟喂点食儿。”

    “好。”张保钰点头后,笑着说道:“唉,你说他们那边谈的差不多了,咱们再管吴天胤要一点,他能不能给?”

    薛东闻声一怔。

    “呵呵,人毕竟在咱们手里,他想领回去,就得给钱。”张保钰龇牙补充道。

    “哈哈,你啊!”薛东指着张保钰大笑:“你这脑袋……。”

    “亢!”

    二人正在研究怎么再从吴天胤那儿勒索一笔之时,室外突然传来了枪声。

    “咋回事儿啊?”

    薛东笑容消失,迈步走向门口喊道:“啥情况啊,咋又放枪了?”

    院内。

    “嘭嘭嘭!”

    三台汽车撞碎铁丝栅栏,冲破木质栏杆,杀气腾腾地来了。

    “亢亢亢!”

    门口岗楼处的执勤士兵,抬手就冲着三台车搂了火,打的车尾处火星子四溅。

    “快,快拉警铃!”开枪的士兵大吼了一声。

    岗楼内,一名士兵扶了扶脑袋上的棉帽子,弯着腰冲到了桌子旁边,伸手按了警铃。

    “滴玲玲玲玲!”

    刺耳的铃声在整个大院内响起。

    屋内,薛东一脸懵B地站在大厅,反应了好一会,才结巴地说道:“敌……敌袭吗?”

    待规划区内的雷子再狠,也很少有人敢在离驻军单位这么近的距离,去武装冲击军事补给点。这跟拦路抢劫军粮,军用物资是两回事儿,因为后者一般都是行驶到待规划区深处,才可能会被劫了。但这个补给点的位置,离驻军单位,离松江北门都不太远。

    所以,薛东懵了,他一时间都没敢确定,是有人打进来了,因为从这个补给点建成后,警铃就他妈的没响过。

    “拿枪,拿枪!”

    屋内的士兵有人先反应了过来,扯脖子吼了一声。

    “对,赶紧拿枪,呼叫支援。”薛东毕竟是个营长,而且还是这个时代的军官,他不可能真的是个酒囊饭袋,基本的军官素质是毋庸置疑的。所以他反应过来后,立马吼道:“按照各班分组,依托有利地形进行防御。都先不要出去,马上联系门口警卫,询问情况……。”

    室外。

    吴天胤拎着自D步从车内跳了下来。他虽然身着脏兮兮的军大衣,可却莫名穿出了小马哥大风衣的感觉,整个人身在军事补给点内,一点不慌地伸手指着小寻说道:“你带人往窗口靠,肖彦正面堵门,快点。”

    “呼啦啦!”

    一群人听到命令后,蜂拥着上前。

    大门口处,三名持枪警卫,一边拿着对讲机狂喊,一边正试探着包抄过来。

    吴天胤横刀立马地站在汽车旁边,不躲不闪,直接往前压步搂火。

    “哒哒哒哒!”

    一排子D扫过去,击起路面无数泥土与碎石。三个整天无所事事的后勤兵,当场就被打了回去,只能躲在执勤岗楼外骚扰。

    吴天胤不再理会对方,转身喊道:“快点!”

    室内,薛东带着十几个人刚刚散开队形,准备阻击外面的不知名匪徒。

    “啪嗒,啪嗒!”

    小寻带人在窗户旁的墙壁上,连贴了四捆吴天胤昨天没用上的炸Y,随即立马迈步后退。

    “蹲下!”

    吴天胤冲着肖彦摆手。

    众人顶住正面口的房门,全部蹲在了地上。

    “滴滴!”

    小寻后退着,直接按了起爆开关。

    “轰隆!”

    “轰隆!”

    “……!”

    数声惊天巨响震颤着待规划区,两扇水泥混凝土建造的墙壁,宛若纸糊的一般被炸开,整栋房屋的棚顶砸下来一般,扯折了不知道多少根电线,直接让一整片区域的电灯熄火。

    “哗啦啦!”

    棚顶的碎砖头子,木方,天花板,噼里啪啦地落下,砸的薛东等人根本无处躲避。

    吴天胤单手拎着步枪,腰杆极为挺拔,大步流星的从炸碎的墙壁处走进了室内。

    薛东满脸都是灰尘,抬头看了一眼吴天胤,瞬间懵了。他连脸都他妈没蒙,这是何其嚣张?!

    “哒哒哒!”

    肖彦撞开房门,带着兄弟们冲了进来,看见人直接搂火,连续打伤了三四名士兵后,才张嘴吼道:“CNM的,所有人给我蹲成一排,马上,立刻!”

    薛东不可置信地看着吴天胤,眼中没有任何惊恐,只有不解地喝问道:“你他妈的是不是疯了?你敢带人冲击军事补给点?!”

    “我吴天胤可能明天死,也可能后天死,甚至到最后可能连个尸首都不剩,但是就今天,我只要还有口气儿,我就不可能跪下。永远不可能!”吴天胤一脚踹在薛东的脸上,掷地有声地说道:“体制不行,驻军不行,时代也不行。你?你他妈的B更不行!”

    “嘭嘭嘭!”

    吴天胤冲着薛东的脑袋连跺了三脚后,扭头就看向了刚被小寻按住的张保钰。

    张保钰看着吴天胤,脑袋子嗡嗡直响儿。他就他妈的搞不明白,一个混地面求生的人,为啥敢打军事补给点。难道不是钱和生存更重要吗?

    吴天胤拎着枪走过来,低头看着张保钰喝问道:“你是不是一条狗?”

    张保钰愣了一下,他想求生,所以立马点头:“是……是啊,我是!”

    “对了,你就是一条狗的命,靠上了龙,你还是条狗。”吴天胤抬起枪,指着他吼道:“CNM的,就因为地面上有你们这帮狗,城内城外的天儿才永远亮不起来!”

    “吴……吴天胤……!”张保钰意识到了什么,转身就躲。

    “亢亢亢!”

    吴天胤冲着他的脑袋连崩三枪,干脆利落。

    ……

    富力生活村的食宿店内,秦禹面色有些凝重,怔怔地看着窗外,心不在焉。

    黄山脸色很不好看地调侃了一句:“哎呀,这老吴屁股有点沉啊?要不然,我亲自上他家接他去吧!”

    ————————————

    凌晨四章,早晨无更,晚上六章,今天彻底嗨起来,求订阅,求推荐!搞起来啊,兄弟萌!

    另外,由于疫情原因,公众号抽奖会推迟两三天,还请大家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