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木的三十岁

深夜,林成栋站在家门前,长出了一口浊气后,才用钥匙打开房门,走进了室内。

    此刻,孩子已经睡了,媳妇坐在沙发上,披头散发地在追着网播台的剧,林成栋脱掉鞋,抬头问道:“还没睡啊?”

    “睡不着,看会剧。”媳妇吃着水果,目不斜视地盯着投影屏幕问道:“你去爸那儿了?”

    “嗯。”林成栋点头。

    “谈的怎么样?”媳妇问。

    林成栋喘息一声,穿着拖鞋走到沙发旁坐下,犹豫好半天后,才张嘴问道:“能不能先不让孩子去欧盟区,再让他跟我们身边待几年?”

    “再待几年孩子就大了,学东西就慢了。”媳妇咬着水果,语气平淡地说道:“语言环境要从小培养,我同学家的孩子十五岁才被送去欧盟二区,现在一说话,因为不标准,天天被其他孩子嘲笑……。”

    “我就不太明白,为啥你们非要把孩子送到欧盟区,为啥非得想让他在那儿定居呢?”林成栋非常不解地问道。

    媳妇表情平和地看着屏幕回道:“啥为啥,身边的人不都这样干嘛?!”

    一句话,让林成栋无语到不知该怎么反驳。

    “我爸说了,你要觉得负担有点重,那前几年的花销,就由他们出。”媳妇扔掉水果核:“反正他们拉帮咱们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也没啥不好意思的。”

    “唉。”

    林成栋站起身,指着卫生间说道:“我去冲个澡。”

    “行不行,你给个话啊!”

    “我想一下吧。”林成栋迈步走向卫生间:“一两天给你信儿。”

    “哦。”媳妇点头:“内裤在小柜里,睡衣挂在大柜里,洗完把地擦了,不然很潮的。”

    “嗯。”林成栋拽开卫生间走了进去。

    “你吃面吗,我给你做一碗?”媳妇喊着问。

    “不了。”

    “那我睡觉了昂。”

    “好。”

    夫妻二人说完平淡如水的对话,就再次安静了下来。多年的夫妻生活,让他们已经无架可吵,大家已经习惯了,用最直白和简洁的对话,解决问题。

    如果沟通无效,那等待双方的就是长期的沉默,直到有一方做出妥协。

    夫妻间没有波澜起伏,生活的激情消耗殆尽,事业心早都被无数次撞得头破血流后,逐渐消失。现如今林成栋有的只是麻木,和一颗不乐观也没任何办法的乐观心态。

    林成栋洗完澡,站在马桶前面酝酿了好半天,才泚出一股黄尿。

    近两年,他坐办公室坐得尿尿还需要等待了……青春不在,未来看不见,男人一只脚即将迈到了三十岁,却看到的是六十岁的自己。

    坐在卫生间内抽了根烟后,林成栋换上睡衣,拿着一本书去了偏房休息,连交个公粮的心思也没有。

    ……

    市区夜店内。

    秦禹叫了顾言,迈步来到了室外的阳台内吸烟。

    “哎,我听说最近三大区要有动作了?”秦禹笑呵呵地问了一句。

    顾言一愣:“啥动作啊,要选我当亚盟最高领袖啊?”

    “别扯淡,你懂得。”秦禹冲着顾言眨了眨眼睛。

    “你说的是他妈哪方面啊?”顾言斜眼骂道:“别套我话,整点干货!”

    “听说有项目要在待规划区干,是不?”秦禹问。

    顾言怔了一下:“你小女友跟你说的啊?”

    “是的。”秦禹点头。

    “我也正想跟你说这个事儿呢。”顾言假惺惺地卖了秦禹个人情:“上层确实在谈铁路的事儿,相关文件已经都下达了。”

    “你觉得能干吗?”秦禹问。

    “干肯定是干了,但你能不能干,我不太好说。”顾言竖起五根手指说道:“验资五千万,你能拿出来吗?”

    “咱们哥几个凑一凑呗!”秦禹很感兴趣地说道:“你,小临,展楠,兜里都是有银子的主啊,咱们凑一凑,问题应该不大。”

    顾言眨巴眨巴眼睛,叹息一声说道:“唉,我也是这么想的,但现在人心不齐了,队伍不好带了。”

    “你踏马说人话!”

    “……上回我和展楠,还有小临整公司,不是最后赔了点钱嘛!”顾言低声说道:“所以我的意思是,你跟他们说,估计比我说靠谱。”

    “我说也行。”秦禹斟酌半晌后,看着顾言问道:“你到时候掏钱就行了。”

    “钱的话……我觉得你们三个凑一凑就差不多了。”顾言吸了口烟说道:“我可以给你们出谋划策,当个军师啥的。毕竟在公司组建这方面,我经验更多一些。”

    “你会当个JB军师!”秦禹一怔后,毫不犹豫地骂道:“两三个公司都让你整黄了,你咋好意思说这话呢?”

    “不是,我觉得……。”

    “你干不干,要干你就掏钱!”

    “……!”顾言犹豫了一下:“你先跟他们谈吧,如果事情顺利,咱们再研究。”

    “也行。”

    “不过我觉得展楠对这事儿估计兴趣不大,他现在外面铺了好几摊生意,手头也有点紧。”顾言提醒了一句。

    “嗯,我先问问吧。”秦禹点头。

    ……

    第二日,一早。

    林成栋起床后,刚准备去学院上课,兜里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喂?”

    “……你来找我。”一个声音响起。

    林成栋听着电话内的声音,抬头看了一眼媳妇,迈步走到偏房内关上门,脸色严肃地说道:“我都跟你说了一万遍了,你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

    “我……我喝了一夜的酒,太难受了。我求求你了,你来找我吧,行不行?!”

    “你到底要干什么啊?”林成栋低吼着问道。

    “见面说吧,行吗?”对方语气有点麻木:“我不想在南沪待了,我想走。”

    “……!”林成栋脸上表情复杂地思考了半天,才点头应道:“你给我地址吧。”

    “好,我发你。”

    说完,二人就结束了通话。

    ……

    警务学院内。

    秦禹坐在课堂上,顺嘴冲着朱玉临问道:“成栋今天咋没来呢?”

    “请假了吧,说是今天有事儿不来了。”朱玉临插手回道。

    “呵呵,他最近忙啥呢,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秦禹略显奇怪地回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