妥协,交钱

富北生活村内,吴天胤脸色阴沉地上了车,抬头冲小寻说道:“回山上。”

    小寻闻声驾驶着汽车离去,而吴天胤则是坐在后座拿出手机,拨通了秦禹的号码。

    “喂?胤哥!”

    “我和743团的人接触上了。”吴天胤点了根烟,眉头紧皱地说道:“对方把事儿挑明了,说货不可能还了,并且我要想带安仔他们回来,那得掏两百万。”

    秦禹愣住。

    “驻军这帮王八蛋,是既想让我跪下,还想要我钱。”吴天胤深吸了一口烟说道:“……他们在演,你明白吗?!”

    “我去给黄山打电话。”秦禹阴着脸说道。

    “你打也没用。”吴天胤皱眉回道:“他要想帮这个忙,那安仔他们早都回来了。我不跟你说了嘛,他们是在演戏,一个拿着大棒子,一个在装好人。”

    秦禹思考半晌后应道:“不,胤哥,你相信我,我能看出来,黄山确实是想招安你。”

    “我信他想招安我,可既然是招安,那就得谈条件吧?743团手里握着我的人,为啥不给,还处处给我使绊子,这有可能就是黄山默许的,明白吗?”吴天胤吸着烟回道。

    秦禹沉默。

    “我敢肯定,即使356团跟743团不和,黄山之前也确实不知道劫货的事儿,但这并不妨碍他现在默认743做的事儿。他只要不用劲儿帮我要人,那我就很难受啊,就得妥协啊,就得接受他给的收编条件,明白吗?”吴天胤目光如炬地说道。

    “那你准备怎么办?”秦禹出言问道。

    “把钱给他,换回安仔。”吴天胤话语简洁地回道。

    “算了吧,我还是找黄山谈一下。”秦禹心里清楚,吴天胤最近在快速膨胀队伍,手里资金也很有限,他想替对方争取一下,省下这两百万。

    “不用,小禹。”吴天胤轻声拒绝道:“驻军那边是啥情况,咱现在还不清楚。但换位思考一下,其实也不难猜出各方心思。你想啊,我要被356团收编了,那743团不但没了一些利益,反而还他妈的不能再敲诈我了。那我临被收编之前,他们硬整我两百万和一批货,也是说的通的,明白吗?”

    “我懂你意思。”秦禹无奈点头。

    “不管356团是不是默认这个事儿,老子都掏这个钱了。”吴天胤咬牙说道:“这事儿我认了,两百万我花在自己兄弟身上,也没啥说的。”

    “黄山这边我怎么回复?”

    “你告诉他,人我要回来,就跟他谈收编的事儿。”吴天胤思考了一下应道。

    “是真谈,还是假谈?”秦禹心里觉得吴天胤此刻说的是托词,他不一定真的想被收编,之所以这么说,可能是为了先让安仔回来。

    “你就跟他说是真谈。”吴天胤面对秦禹,也没说假话:“具体的事儿,你让我再想想。因为队伍不是我一个人的,下面一些带着人来的兄弟,也可能会有其他意见。”

    “好,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尽量跟黄山周旋。”

    “就这样。”

    话音落,二人结束了通话,秦禹坐在床上仔细组织了一下语言,才用手机拨通了黄山的号码。

    “喂?小秦。”

    “743团那边让人给老吴带了话,要两百万,才答应放人。”秦禹直言说道。

    黄山听到这话,顿时皱眉骂了一声:“这帮王八蛋,是真能给我上眼药!”

    秦禹沉默。

    “小秦啊,我们和743团历来不和,这次收编吴天胤,他们又有点眼红。再加上劫货绑人的这个事儿,是他们找地面上的人做的,我手里也没啥证据在旅部发火。”黄山叹息一声说道:“要不行,你就先让吴天胤把这两百万给了吧,等日后他正式进编制了,我再给他找补一下。”

    “黄团,我跟你明说吧,老吴那边已经被我说动了,他现在已经不那么抵触被收编了……。”秦禹开始帮着吴天胤使活儿,话里充满各种暗示地说道:“所以,你真得给743团那边施压施压,不然一旦两边弄僵了,这事儿受影响就犯不上了……。”

    一个老狐狸,一个小狐狸,在电话内旁敲侧击,各自表达着利益诉求。最终黄山为了稳住吴天胤和秦禹,才终于吐口:“这样吧,如果坐下来细谈,我跟旅部争取一下,看能不能给吴天胤一个正营的职位。但有言在先,部队不可能让新被收编的单位死抱一团,独自管理,所以我可能会派一些中层军官过去……。”

    “哦,好好,那……?”秦禹一边附和着,一边不停地提问。

    ……

    岭北山上。

    吴天胤坐在椅子上,足足沉默了十几分钟后,才最终决定要交出两百万的赎金。因为他心里非常清楚,自己要不想给这钱,那就要马上跟356团展开收编谈判,并且自己还得答应很多不公平条款。

    吴天胤现在肯定不想跟对方展开谈判,因为安仔握在人家手里,自己怎么谈都是被收拾。再加上自己如果不满足一下眼红的743团,那这帮王八蛋,即使在自己和黄山谈判期间,也可能会搞出点事来。

    这明摆着是硬讹,可吴天胤也得忍着。

    当晚,小寻拿了两个大袋子,开着车下了山,在各个商品售卖点,以及安保会各个点内收钱。

    待规划区本就是现金流的天下,再加上吴天胤等人身份在区内也根本不合法,所以也没什么银行账户,有的只是一捆捆钞票。

    不到五个小时,两百万现金凑齐,小寻返回了山上。

    吴天胤坐在房间内,仔细斟酌半晌后说道:“给薛东打电话,准备交钱。”

    “好。”小寻点头。

    ……

    与此同时。

    岭南大雷子张保钰的食宿店内,薛东正在啃着羊腿。

    “薛营,你觉得吴天胤能答应被收编吗?”张保钰问。

    “他除非是傻B,不然不可能不答应。”薛东满嘴是油地说道:“进了编制,那就是官军,合法武装,这样不但不耽误挣钱,反而惹出了事儿,还有人顶着,傻子才会不想被收编呢。”

    张保钰闻言惋惜:“那要是这样的话,咱这钱要少了。”

    “是他妈要少了,应该再要他两百万。”薛东擦着嘴,阴着脸骂道:“他现在有钱,掏个四五百万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