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憨带来的风口

小吃街上,秦禹表情有些惊讶地望着憨憨:“真的假的啊,我怎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都跟你说了,这个事情只有很少的一部分人知道。”林憨憨用纸巾擦着油腻腻的小嘴,声音婉转动听地说道:“前几天我回家,看见有几个做生意的亲戚一直在找我爸聊开建筑公司的事儿,我就留了个心眼,侧面跟我哥打听了一下,还偷看了我家老头的电脑……。”

    “然后你就来南沪找我了,就想跟我说这个事儿,是不?!”秦禹背手问道。

    “少自作多情了,我是来南沪有事情,顺便见见你而已。”憨憨死鸭子嘴硬地回道。

    秦禹怔怔地看着憨憨,心中流过一阵暖流。他知道后者对做生意的事情,没有丝毫兴趣,那么所谓侧面“打听”,也就是为他做的而已。

    “也就是你现在已经积累出一定资本了,不然我跟你说这个事儿,你也干不了什么。”憨憨吃着粉丝里的青菜,小嘴含糊不清地继续说道:“不过,我看了文件,上面对招标公司最基本的要求,也得是账面上有五千万以上的流动资金,这个是你在竞标的时候,需要甲方验资的。”

    “需要这么多?”秦禹惊愕。

    “三大区的铁路项目,那是要最高行政长官办公室亲自做批示的,小公司基本没有任何机会。”憨憨俏脸严肃地说道:“你也别想着,能拿到松江到南沪的全路段承建,那根本不可能。你最后能拿到松江到台林州,到四里河的承建,这就很让姐姐欣慰了。”

    “为啥突然要建铁路呢?”秦禹有些不解:“待规划区这么乱,你要在中间修几条直通三大区的铁路,那得摆平地面上多少人啊?!”

    憨憨跟秦禹并肩走着,话语清脆地解释道:“以朕之见,七区,八区,是绝对不会容忍九区未来的立场不明的,它需要尽快纳入亚盟组织,从而完成三区鼎立计划。但由于九区政治环境特殊,又是多人种的生活主城,所以欧盟区也有底气争取九区未来的归属……不过七区,八区拥有一定地理优势,修铁路,搞贸易,就是争取的开始啊。用我爸的话说就是,九区这个小朋友已经长大了,颇具规模了,两个老大哥准备给他挂上V12的引擎,带他起飞了。”

    秦禹闻声点了点头。

    “小禹子呀,铁路项目是个风口。”憨憨傲娇地拿着架子说道:“朕希望你能把握住这个机会,大鹏展翅扶摇直上九万里!”

    “……不要跟我装B,”秦禹拍了一下憨憨的脑袋:“好好说话。”

    “你再打我一下!”林憨憨瞪着大眼睛啐骂道:“你左一个右一个地撩,朕还没判你宫刑,你还翻天了呢?!”

    “这话从何说起呢?”

    “哼,你想当牛仔,全世界都知道了。”憨憨气得俏脸通红,指着秦禹说道:“渣男!”

    “我靠?”秦禹非常惊愕地看着憨憨:“这特么的就有点冤了,我什么时候要当牛仔了?”

    “那个明星跟你眉来眼去的,你当我不知道啊?”憨憨顺手将一次性碗筷扔到垃圾桶内,撇着小嘴说道:“你忘了朕是干什么的了啊?做媒体的,当狗仔仔的,你和她出去被拍到的照片,我都见到过……。”

    “??”秦禹怔住。

    “啪!”

    憨憨一巴掌呼在秦禹的脑袋上:“我特么越想越气,说,你是不是飘了?!”

    “我……我没有啊,真他妈冤啊!”秦禹解释道:“是顾言想要跟金雨停发生点什么,我和她就是普通朋友。”

    “鬼才信你。”

    “我要骗你天打五雷轰,”秦禹赌咒发誓:“灯灭我就灭!”

    “你快别发这种誓了,一会整条街都停电了。”

    “……我和她真的毛事儿都没有。”秦禹眉毛都竖起来了:“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我已经很多年没有过性.笙活了,你踏马的不要冤枉我!”

    林憨憨听着秦禹的话,顿时捂嘴大笑:“那究竟有多少年啊?啊哈哈哈哈……!”

    “你笑个屁,我和金雨停真的就是朋友。”秦禹再次重申了一遍:“最开始我跟她接触,是想打听小三的消息。后来我发现她人品还不错,就处成了朋友。最重要的是她想跟顾言合作,我就是在中间帮忙引见一下。你要看过什么照片,应该很清楚啊,我们每次见面都是有很多人的……。”

    “解释就是掩饰。”

    “你是不是有病!”秦禹也急了,故意拿话激她:“咋地,就是有事儿了又咋样?咱俩又没确定关系!”

    林憨憨听到这话,俏脸寒霜地看向秦禹:“你再说一遍?”

    “就说了,咋地!”

    “行,这可是你说的哈!”林憨憨转身就走。

    “你干啥去?”

    “老子回家结婚去。”

    “你咋不讲理呢?”

    “我愿意!”林憨憨傲娇地走着。

    “我真他妈服了。”秦禹追上一把搂住林憨憨的脖子:“行行行,你赢了,明天我买个钢裤衩,把钥匙给你,行了吧。”

    “滚!”林憨憨气鼓鼓地骂道。

    秦禹一看这个话题不能聊下去了,就故作为难地说道:“搞公司可以,但五千万太多了,我上哪儿弄去啊。”

    林憨憨沉默半晌:“顾言有钱,也有关系,你找他呀!”

    “但他他妈的抠门啊!”秦禹撇嘴说道:“从他兜里掏钱可太难了。”

    “……这事儿估计他也听说了。”林憨憨眨动着眼睛说道:“我觉得他会有兴趣的,你可以试试。”

    “嗯。”秦禹若有所思的点头。

    “嗝~!”林憨憨打了个嗝,指着前方不远处说道:“去再给我买一份鱼丸,我原谅你了。”

    “唉,我知道个地方,床不错,可舒服了。”

    “你滚啊,行不行!”林憨憨俏脸通红地拍着秦禹的胳膊:“别跟我搂搂抱抱的,我还没答应你呢。”

    “那不是早晚的事儿嘛,要不,我还是建议咱俩先上车再买票。”

    “滚!”

    ……

    江畔的堤坝旁,一个瘦弱的女人站在那里,正在烧着冥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