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抢两百万

秦禹闻声立即解释道:“胤哥,现在驻军那边的高层,有两种态度,第一种是要剿,第二种才是要招安。找我的356团对你的态度是抱有善意的,所以劫货的事儿,肯定不是他们干的。也就是说,743团跟他们不是穿一条裤子的,你明白吗?还有……。”

    秦禹逻辑缜密的将事情经过叙述清楚后,吴天胤才出声问道:“你的意思是说,356团并不知道劫货的事儿?”

    “是的。”秦禹点头:“他们一直主张招安,根本不想打。因为你们的活动位置,正好跟356团相连,再加上黄山暗中也在运作这个事儿,所以你们进来了,扩编名额就会落到他们团上。他等于白捡了一个营的人马,甚至连武器问题,你都给他解决了一半,明白吗?”

    吴天胤沉默。

    “哥,这是个好机会,不容错过的机遇。”秦禹很希望吴天胤能洗白身份,走上风险相对较小的道路:“如果你愿意,我们肯定帮你争取到应得的待遇。”

    “我不信他们。”吴天胤确实对体制,对一些官员和部门,有着发自内心的抵触。他永远也忘不了,当初开元警司是怎么把屎盆子扣在他脑袋上的,也无法释怀一些部门,一些人对他的歧视。

    “哥,现在你是自在,可以后呢?九区逐渐稳定,势必是要扩大主城区的。部队和政F是绝对不会允许,旁边还有一个逐渐在发展的私人武装的。”秦禹低声劝说道:“待规划区现在是天堂,但以后不一定是啊。”

    吴天胤沉吟半晌,拿着电话回道:“小禹,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我有自己的判断。我手下的这帮人,都是地面上聚起来的,在部队一些人眼里,我们是出身不正的人。现在招安我,无非是因为我在二龙岗有点名声,一来可以维稳,二来可以给驻军创造一些利润。可以后我没用了,你觉得会是啥下场?”

    “这我会跟上面……。”

    “上面现在说的话,和以后说的话,绝对是不一样的。”吴天胤出声打断:“这样吧,小禹,我也不说别的了,你让356团把我的人和货要回来,再谈剩下的事儿。”

    秦禹愣住。

    “这没问题吧,合理吧?”吴天胤冲着秦禹问道:“你给我下马威,我收到了,服了,那你把人和货还我,咱们再谈收编的问题,是不是一点毛病都没有?!”

    秦禹斟酌半晌,立即点头:“好,这事儿我来谈。”

    “嗯。”吴天胤点头。

    “胤哥,听我一句劝,好好想想这事儿。”秦禹轻声说道:“咱们一块在江州拼过命,我不能坑你。”

    “我知道。”吴天胤回道。

    “好,就这样。”

    话音落,二人结束了通话。

    略显空旷的山顶平房内,吴天胤坐在椅子上,搓着脸蛋子,心里也在想着前方的路,到底该怎么走。

    ……

    由于吴天胤身份特别,是九区挂名的通缉犯,那招安的事儿,肯定不能大摇大摆的进行。不然万一谈不拢,那再引起民众或者是一些部门的抨击就麻烦了。所以当晚秦禹也没敢联系马老二等人,只偷偷在酒店住了下来。

    第二日一早,秦禹将吴天胤的意思转达给了黄山,而后者也表示愿意在中间调和,先把货和人要回来。

    这样一来,秦禹也就只能焦急的等待消息,并且联系了吴天胤,告诉他不用急,356团已经出面帮忙调和。

    吴天胤心里信任秦禹,但却根本不信356团,所以他收到消息之后,也没停下手里的事儿,依然在让小寻联系薛东那边。

    并且神奇的是,薛东在小寻主动把事儿挑明了之后,还真露面了,亲自约了吴天胤在二龙岗谈。

    薛东的这种反应,让吴天胤更加不信任356团。

    你们他妈的口口声声说去协调,沟通,那薛东怎么还能要露面谈判呢?这不是扯淡吗?

    吴天胤心里更加窝火,耐着性子带了两车人,到了二龙岗富北生活村内,在一家食宿店里见到了薛东。

    这个人是743团二营营长,也是曾经跟吴天胤发生过矛盾的何子祥的姐夫。他大概四十六七岁的样子,身体较为富态,单从面相和举止上来看,他还像是挺老实的样子。但一谈起来,这个人的心胸和张扬的性格,就显露无疑了。

    食宿店客房内,吴天胤看着他,并没有提356团要招安他的事儿,只按照正常的沟通方式说道:“薛营长,这里也没外人,你就直接告诉我,咱驻军那边咋样才能把人和货给我放回来?!”

    薛东慢悠悠的将军帽摘下,从胸兜内掏出一个银色的铁盒子,低头打开,又慢悠悠地抽出一根烟,叼在了嘴上。

    吴天胤插手望着他,也不吭声。

    “啪嗒!”

    旁边的士兵拿着火机帮薛东点燃,然后姿势标准地跨立在了旁边。

    “噗!”

    薛东冲着吴天胤的脸颊吹了口烟,笑着问了一句:“你知道我是谁吗?”

    吴天胤眯眼看着他,还是没有回话。

    “何子祥是我小舅子,你知道吗?”薛东翘着二郎腿问道。

    “那就是谈不了了,是吗?”吴天胤话语非常简洁地问道。

    “驻军还他妈没吃饱呢,你就四处搂钱,你也摆不正自己的位置啊!”薛东指了指吴天胤,慢条斯理地说道:“你在里面蹲了十二年,这点人情世故都看不懂吗?为啥揍你啊,你心里没数吗?”

    吴天胤在桌下攥着拳头,双眼已经快眯成了一道缝了。

    “货是不可能给你了。”薛东吸了吸鼻子说道:“你再拿两百个给张保钰,我就把那几个小流氓放了。”

    吴天胤看着他,一字一顿地问道:“不考虑其他因素,只要我给钱,就能放人,是吧?”

    “你说356团啊?”薛东梗着脖子回道:“你不用指望他们,货和人又不是我们劫的,他们出面沟通有个屁用啊!”

    “呵呵,行,那你让我凑凑钱。”吴天胤咬着牙回道。

    ……

    与此同时。

    秦禹接通了黄山的电话:“喂?咋样了,黄团?”

    “妈的,743团跟我演戏,他们死活不承认货被劫走了跟他们有关系。”黄山皱眉说道:“我又不好点明这个事儿。”

    秦禹沉默。

    “你告诉吴天胤先别着急,我找找旅部的关系给他们施压一下。”黄山轻声说道:“毕竟现在吴天胤还没有答应招安,有些话我也不好跟上面说的太直,你明白吧?”

    “我知道了,黄团。”

    “先别急,等我消息。”黄山伸手挂断了电话。

    秦禹看着手机,陷入了沉思。

    同一个旅的两个团,关系即使再僵,那也不可能真的在明面上撕破脸啊?!黄山都他妈去找他们谈了,那743团还能扣着人和货不放吗?

    这让秦禹有点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