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遇

吴天胤的自治安保会曾经对外宣称有一千人,可实际上真正跟他死报一团吃饭的兄弟,也就六七百人,而这些人绝大多数都是二龙岗本地的。

    吴天胤有了响儿,有了钱,有了名声之后,那些在二龙岗的小伙团,有不少都投到了他的门下,以人拉人,亲戚投奔亲戚,朋友找朋友的方式,把队伍迅速膨胀。因为这帮人都觉得吴天胤手里有买卖干,挣钱稳定,再加上队伍规模比较大,二龙岗内很少有能与之匹敌的团队,所以跟着他干也很安全。

    可在招安的事件发酵后,吴天胤依旧态度坚决的不接受收编,并准备带人逃往六区(前俄区),这让很多二龙岗的本地人,没办法不放弃继续跟着他。

    故土难离,亲人也全在这里,这帮人怎么可能全跟着吴天胤拼命打出去?拖家带口的一块走,这现实吗?

    所以,六七百人的队伍,说散就散了。大部分离不开故土的小团体,都已经正式撤出,刚才在山口集合的时候,也就剩下二百多人。但等吴天胤再次喊话,说要往北奔袭三千里后,就又有三四十人离开。他们犹豫过,但最终还是放弃了,不想离开这边。

    这种决定跟义气,跟钱,跟感情都没有太多关系。人家有牵挂,就不可能跟你亡命三千里,扑一个未知的前程。

    不过那些人走了,却一分钱都没拿。他们敬佩吴天胤的为人,也欣赏他行事儿的风格。这一年多,他接连干倒了三四个像何子祥那样的团伙,将生活类用品的物价,生生打下来一半还多。

    二龙岗的绝大部分民众,是念着老吴的人情的。他做的那些事儿,既让自己团队受益了,也让那些艰难生存的民众受益了。

    而也正是因为这两帮人都受益了,才造成吴天胤今天不得不跑的结果。因为他摊薄了两个驻军团的利益,搞出了虽然很微小,但带有自治性质的安保会,这更是触动了旅部那根敏感的神经……

    ……

    岭北向无人区延伸的公路上,数十台车突兀间从山口方向冲来,直扑北方。

    空中,巡逻直升机内一名士兵拿着对讲机吼道:“地面,3营四连注意,有大批车队正向你方前进。”

    “有多台车,武器配备能看到吗?”

    “看不到,车辆很杂,起码四十台往上。”

    “……!”在北面围堵的4连军官,立马扯脖子吼道:“请求主力单位向我方靠拢。”

    “收到!”直升机上的士兵立即回了一句。

    北方道路上,连长从车上跳下来,立马摆手喊道:“战备!”

    话音落,正规部队的士兵,以极其专业的军事素养,依托道路两侧火速开始搭建掩体。

    743团团部,团长在接到报告后,话语简洁地说道:“大部分的人都没跟他走,吴天胤就剩二百来人了。不用跟旅部请示了,碰面就开火。”

    “是!”参谋长立即点头。

    ……

    二龙岗附近,负责围堵的两个营全部向北侧移动,装甲车,轻重机枪,也全部亮了出来,杀气腾腾。

    半空中,四架武直聚拢,保持着安全高度,也向北侧俯冲。

    主干路上,吴天胤坐在车里,扭头看了一眼空中的直升机,立马摆手吼道:“给他们亮亮牌,快点。”

    小寻闻声立即拿起对讲机,语气急促地喊了数声。

    六七秒后。

    两台越野车的天窗被打开,薛东和另外一名军官,被手铐拷着,顶了出来。

    直升机上的士兵,立马关注到了这个情况,随即立即呼喊指挥部。

    吴天胤拿起对讲机,声音沙哑地喊道:“所有人听好了,他们的兵力比较分散,赶过来是需要一段时间的。我们就他妈打一场仗,冲出这个口子,直接往无人区方向跑,有极大可能会甩开他们。现在全员准备,子D都给我顶上,我们一鼓作气干出去。”

    “收到!”

    “收到!”

    “……!”

    对讲机内,不停地传出回应之声。

    两三分钟后,北侧驻守的四连已经抬头望到了车队,连长立马拔枪,摆手吼道:“机枪准备,迫击炮将落弹点向后推二十米,准备攻击敌方车队腰部……。”

    百米开外,吴天胤拿着对讲机吼道:“把装着薛东的车给我顶上去。”

    “翁!”

    马达声音澎湃,载着薛东的车辆急速冲向前方,与此同时肖彦在车里高声喊道:“CNM的,都给我让开,不然我马上打死他!”

    “先别开火,我是薛东,别开火……!”薛东一看吴天胤这是铁了心的要玩命,心里顿时也虚了,脑袋从车顶探出,不停地怒吼着。

    连长闻声立即拿起对讲机:“呼叫指挥部,敌方挟持了薛营长,我们是否正常开火?”

    一个营长的生死,连长肯定是没权利决定的,所以他第一时间选择的是报告。

    “哒哒哒!”

    就在这时,吴天胤等人率先开火,冲着道路两侧的军事掩体,就是一顿突突。

    743团指挥部,参谋长语气急促地说道:“薛东在车上,下面的人不敢打。”

    团长只稍稍愣了一下,立马虎着脸说道:“部队怎么可能跟武装分子妥协?!”

    参谋长一怔,立马回头喊道:“正常打。”

    三秒后。

    车队已然杀到了眼前,连长在得到命令后,趴在掩体后面吼道:“开火!”

    “哒哒哒哒!”

    一瞬间,地面的军事掩体后方,轻重机枪声瞬间响起,四门迫击炮,准确无误的向车队中间攻击。

    双方几乎一碰面,吴天胤的地面武装,就宛若直接被撕碎了一般。

    全速前行的车队,被拦腰打断,数台汽车被炸地侧翻,冒着大火拦在了公路上。后面的暂时冲不过来,前面的车又没了后方的支援。

    天空中,负责指挥四架直升机的军士,拿着对讲机喊道:“降低高度,向道路两侧拉位置,机体侧倾25,给机枪手空间。”

    命令一下,四架直升机分开,机体向道路方向稍稍倾斜后,重机枪就开始咆哮。

    “哒哒哒哒……!”

    碾压式的攻击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