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安

两年时间,松江的变化不小,车站左侧方向的一间间平房被扒开,弄出了一个十万平米的大工地,也不知道要建造什么。街道上,汽车,电动车明显增多,市政也在去年推出了新的公交专线,并且几乎百分之九十的车辆,都是新能源的。

    秦禹对松江有着莫名的亲切感,哪怕南沪再好,他也感觉那儿不是家,总是会想念这里。

    站在马路牙子上等了七八分钟,一台越野车才停在了秦禹旁边,车内的人探头喊了一声:“秦禹是吧?冯司长让我来接你的。”

    “你是……?”秦禹弯下腰,笑着问道。

    “我姓周。”

    “哦,那就对了。”秦禹一笑,拽开车门坐了上去。

    秦禹落地松江没有先联系任何人,因为这是冯玉年的指示,所以就连马老二,也只知道他回来了,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到松江。

    越野车离去,司机递给了秦禹一瓶水:“喝一口,马上就到。”

    “哦,好。”秦禹接过水,放在手里没喝,只扭头看着车内环境。

    大约二十四五分钟,汽车停在了平道区最繁华的比诺力大道。司机帮秦禹打开车门,指着旁边的一间门脸不大的酒店说道:“去三层,给冯司长打电话就好。”

    “谢谢。”秦禹笑着跟对方握手。

    “不客气,我先走了。”司机回应一声,迈步就钻进了车内。

    秦禹拎着行李,转身进了酒店,顺着楼梯来到了三层,拨通了冯玉年的号码。

    等了两三分钟,冯玉年来到楼梯口,话语简短地冲着秦禹说道:“把行李先放屋里,我带你见几个人。”

    秦禹心里早都憋了一肚子疑问,所以见到冯玉年后,实在忍不住地问道:“到底有啥事儿啊,整的跟特务接头似的?”

    “不是好事儿,我能这么快叫你回来吗?”冯玉年一笑:“大机会来了,一会你千万要把握住。”

    “哪个方向的大机会?”

    “驻军看上吴天胤了……。”冯玉年一边带着秦禹往客房走,一边跟他介绍了一下情况。

    秦禹进了客房,将行李放在柜上后,就与冯玉年一块去了酒店五层的私人茶室。

    屋内,香薰缭绕,一张木质雕花圆桌旁,坐着三位中年,冲着冯玉年和秦禹点了点头。

    “小禹,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356团团长黄山,这是他的一营营长许刚,这是咱们警署工务处主任董方明。”冯玉年拉着秦禹,逐一介绍了一下屋内的人。

    “您好,黄团长。”

    “哎,您好,您好,许营长。”

    “……!”

    秦禹言语客气,态度恭敬的逐一跟众人握手,打了招呼。

    “呵呵,小秦,别客气,来来坐。”黄山招呼了一声。

    秦禹笑着点头,弯腰坐在了冯玉年旁边的椅子上。

    寒暄客套的话,聊了能有二十多分钟,冯玉年才拉回众人,主动提了一下正题:“小秦,这次黄团长找咱们,是有一些事情,想让你从中间帮忙调和。”

    “吴天胤的事儿?”秦禹试探着问了一句。

    “对。”黄山顺势插话,笑着问了一句:“你跟吴天胤关系不错吧?”

    秦禹眨了眨眼睛:“我认识他,但谈不上关系不错。他是挂号通缉犯,归在必抓的一类人里……。”

    “哈哈!”

    黄山闻声一笑,指着秦禹说道:“你小子鸡贼啊,老冯在场你还演。”

    冯玉年闻声看向秦禹:“别演了,这里边没外人,该说啥说啥。”

    秦禹也不尴尬,喝了口茶水,没有主动接话。

    “你和吴天胤之间有生意往来,我们是知道的。”黄山插着手掌,脸色认真地看着秦禹说道:“但区外的生意,说白了,咱们现在想管也没能力管。找你来也并不是要说买卖的事儿,就是单纯让你出面,帮我们跟吴天胤谈一下。”

    “谈啥?”秦禹龇牙问道。

    “谈收编。”黄山直言相告。

    秦禹愣住:“要招安他吗?”

    黄山一笑::“呵呵,算是吧。”

    秦禹怔住,心里非常意外。因为他只知道吴天胤这一年多的时间,发展的还不错,但却没想到已经引起了驻军的高度重视。

    “吴天胤在二龙岗,对外号称有一千人。面上卖生活用品,卖药,搞什么自治安保会,暗中又倒腾响儿,偷偷组织私人武装。”黄山轻声说道:“这种事儿,驻军不可能看不见呐。”

    秦禹沉默。

    “几个月之前,旅部对吴天胤的问题就有过讨论。”黄山语气轻飘,但却暗藏杀机地说道:“有些人主张清剿,想出动三个营,故意搞起摩擦,然后直接打掉他。”

    秦禹知道黄山说这话不是吓唬,因为吴天胤所在的二龙岗,离驻军的管辖地确实不太远,那对方要想主动搞个摩擦剿灭他,也是易如反掌的事儿。

    “老冯在场,有些细节我也不瞒你。”黄山看着秦禹,很坦诚地说道:“吴天胤干的这事儿,赚的这些钱,实际上是从驻军手里分走的。他整自治安保会,就意味着下面各营,各连的灰色收入被摊薄了。以前能找驻军办的事儿,现在找吴天胤也能办,而他的队伍还就在二龙岗,干点啥事儿也比较方便,所以民众更愿意捧他场啊。别人就不说了,你问问许刚,他以前一个月能从地面上抽多少钱,现在又能抽多少?”

    许刚一笑,没有接话。

    “触动驻军军士,军官的利益,这是犯了众怒,所以有人要剿灭他。”黄山话语非常直接地说道:“而他搞私人武装,成立自治安保会,这才是能让旅部重视的点。说直白点,松江外不足三四百公里的地方,有一支上千人的武装,不抢劫,不勒索,还他妈的在当地搞民生,这是什么性质?上面能满意吗?!”

    秦禹彻底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所以,现在旅部有很多人是支持剿灭他的。”黄山喝了口茶水,抬头看着秦禹继续说道:“但我的想法不一样,我和另外一些人,主张收编他。”

    “为什么?”秦禹皱眉问道。

    “因为吴天胤被收编了,肯定归我们团管啊。一千人的队伍,我啥事儿没费就有了,这不挺好的吗?”黄山常年驻守区外,说话做事儿的风格既爽快,又干脆:“而且,我给了吴天胤编制后,就准备把他扔在二龙岗,让他以现在这种模式,继续管理那块。”

    秦禹看着满脸笑意的黄山,突然感觉这个人表面上看着大咧咧的,但实际上是个非常有心眼的人。

    黄山再次喝了口茶水,眯眼看着秦禹说道:“吴天胤被招安后,你和他的生意该做还继续做。哈哈,这也算是军警合作了。”

    秦禹听到这话,不由得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