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我送你一程

这帮匪徒像是有预谋一般,下手凶残,目的明确,有人负责在车里持枪掩护,有人第一时间控制了翟文,并且就好像知道他身份似的,打得极快。

    安仔被人拉了下来后,领头男子竟然没有慌张,双手端着枪,冲着车内满身是血的翟文吼道:“妈了个B的,你还兵不兵王了?!”

    翟文疼到表情扭曲,右臂肘关节被贴着连崩三枪,骨头粉碎,彻底残废了。

    “小崽子,别太狂了。九区外趴着上千万流民,大灾,大雪都压不死这帮人,你又算你妈了个B!”领头男子冲着对方的脸颊猛砸了两枪把子后,才迈步退去:“撤了。”

    “哒哒哒!”

    车内的匪徒,冲着两台军用越野搂火,以此保证其他侦察兵不敢乱动。

    匪徒带着安仔回到车上,将对方轮胎全部射碎后,才火速离去。

    “呼啦啦!”

    匪徒走后,士兵们蜂拥着冲了上来,七嘴八舌地询问翟文情况。

    满是血雾的车内,翟文脸色苍白,左手死死捂着伤口吼道:“熟人干的,肯定他妈的有内鬼!”

    ……

    两分钟后,旅部寝室楼休息室内,秦禹正在跟黄山,还有743团的几名干部,虚伪地聊着天。

    “咣当!”

    房门被警卫推开,他脸色略显慌张地喊道:“翟连出事儿了,半路押送安仔回来的路上,被人劫击了,人丢了。”

    “什么?!”

    黄山还没等反应过来,秦禹就率先站起来,一脸惊愕地问道:“人丢了?”

    “丢……丢了,四车人突然就扑来了,目的性明确,下手很快。”警卫看着黄山说道:“跟着翟文的侦察兵说,对方肯定有预谋,手里拿的全是自D步,并且是故意在离医院很远的位置,才动手的。”

    “啪!”

    黄山拍桌而起:“反了!!他妈了个B的,这帮人不要命了,是吗?!”

    “黄团,赶紧让人去追啊!”秦禹脸色煞白地说道:“安仔要没了,那事情就没办法谈了。”

    黄山猛然扭头看向秦禹,见他面色苍白,神情慌张,已经彻底急了。

    “吴天胤已经往富力生活村走了,这时候出事儿,那就麻烦了,他肯定不会去了。”秦禹再次催促道:“赶紧找人追!”

    黄团收回目光,立即冲着警卫说道:“带着警卫连,赶紧出去给我堵。通知巡逻直升机,往出事儿地点移动,快点!”

    安仔被劫太过意外,是谁都没有提前预料到的事儿,所以整个休息室内,瞬间乱了套了,打电话的声音不绝于耳地响起。

    大约不到十五分钟后,室外走廊内突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翟文满身是血,受伤右臂只简单地勒着纱布止血,整个人脸色狰狞,带着十几名侦察兵冲进了休息室。

    “到底什么情况?”黄山见到翟文后,立即问道。

    翟文双眼盯住秦禹后,瞬间就举起了枪。

    “唰!”

    秦禹早就注意到了他,立马迈步躲避。

    “亢!”

    枪响,打在墙壁上荡起了阵阵火星子。

    “你他妈疯了?!”黄山急了,也顾不得自己的身份了,身体略显狼狈地抓着翟文的胳膊,暴跳如雷地吼道:“你给我把枪放下!”

    室内一片安静,谁都不知道这个温室内长大的“兵王”到底唱的是哪一出。

    “你起来!!”翟文已经彻底失去理智了,因为他知道自己胳膊肯定是废了,他挣扎着黄山的胳膊,冲身后的人吼道:“给我弄死他!”

    “都他妈别动!”743团的军官不可能真让士兵给秦禹崩了,所以也有人吼了一声。

    “肯定是他,百分之百是他找人劫的安仔。”翟文咬牙切齿地看着秦禹吼道:“提安仔的事儿这么保密,仅限于我们几个知道,除了他,还能有谁把消息漏了?那帮亡命徒,是在回旅部的路上,专门蹲我们的,除了秦禹,还能有谁知道?!”

    黄山听到这话,也扭头再次看向了秦禹。他忽然想起,刚才自己第一次出去的时候,秦禹问了他关于安仔的事儿……

    “我他妈冤枉啊!”秦禹摊开手掌,急头白脸地解释道:“我在这个屋里就没有出去过,你们什么时候去提安仔,我上哪儿知道?!还有,电话你们都监听了,我联系谁了,你们不清楚吗……?”

    黄山听到这话,脸色也有些疑惑,因为部队这边确实已经监听了秦禹的手机。

    “我去NM的,这事儿要不是你干的,老子算白干这么多年侦察兵。”翟文扯脖子吼道:“给我干了他!”

    “谁啊?你怎么那么牛B呢?警务系统内的人,你说要干就要干啊?”

    就在这时,冯玉年与吴迪迈步一块走进了休息室内。

    翟文扭头看向二人,顿时愣住。

    “我就说过了,不让你掺和这事儿,你非不听。”吴迪像是很不满似的看着秦禹说道:“别管这事儿了,跟我走吧。”

    秦禹多一句话都没说,立即迈步迎了过去。

    “不能让他走,安仔肯定在他手里!”翟文脸色狰狞地冲着黄山吼道。

    冯玉年扫了一眼翟文,只冲着黄山说道:“这事儿搞到现在,已经很难看了,算了吧,小禹别掺和了。”

    “走走!”吴迪根本没搭理众人,只冲着秦禹摆了摆手。

    “不好意思了,黄团。”秦禹冲着黄山打了声招呼,绕过众人就要出门。

    “啪!”

    翟文用左手一把抓住秦禹的胳膊,咬牙切齿地吼道:“CNM,肯定是你干的!”

    秦禹回过头,眼神阴冷地盯住了翟文,停顿不到两秒后,脸上突然泛起诡异的笑容:“松开!”

    翟文愣住。

    “你再多BB一句,我就叫黑街警司的人过来。光凭你刚才冲我开枪,我能拘了你,你信吗?”秦禹指着他,一字一顿地说道。

    ……

    待规划区内。

    半路沿途返回的大黄,站在汽车旁边摘掉头套,掏出手机拨通了吴天胤的号码。

    “喂?”吴天胤接起了手机。

    “安仔给你救回来了。”大黄停顿一下说道:“小禹说,朋友一场,他没啥能帮你的,祝你……一路顺风吧!”

    吴天胤听到这话,莫名眼圈一红。

    有几个朋友,能敢在驻军手里抢人?!

    有几个朋友, 明明在区外做着生意,却冒着巨大风险得罪了743团,崩了翟文?!

    又有几个朋友,敢在刀刃上跟两个团,一个旅去做周旋?!

    秦禹敢!他知道吴天胤不可能被收编了,所以最后宁可得罪了驻军,也送他一程。

    “……你……你替我跟小禹说,这份情……我吴天胤记住了,记住了!”吴天胤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不说了,就这样。”

    话音落,电话挂断。

    二龙岗外围,吴天胤拎着枪,摆手吼道:“这里我们肯定是趴不住了,想跟我离开的,一会往北打,不想拼的,绝不强求。后面车里我准备了点钱,不太多,但是我一份心意,大家拿了后,就原地解散!”

    山口处,二百多人,数十台车,鸦雀无声。

    吴天胤再次吼道:“跟我走的,枪在手,向北冲击三千里,我们一块离开二龙岗!如果有一天我还能回来,驻军也不好使!!”

    三千里,目标俄区待规划区。

    ————————————

    今日凌晨四章,晚上六章,总共十章更新完毕。求推荐,求订阅啊!!

    另外,最后三章致敬仙帝老赵,你的太空人我终于还完了!!

    明早无更,晚上3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