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团开出的条件

秦禹心里非常清楚,这事儿对吴天胤来说是一个机会。因为黑的永远是黑的,做得越大风险就越大,所以他第一时间的想法就是,帮自己这个朋友,争取到应得的利益:“黄团,我想问一下,您能给老吴多大空间?”

    “一个副营长的职位,六百人的编制。”黄山话语简洁地回道。

    秦禹挠了挠头:“老吴说他有一千人肯定是虚数,但只给六百人的编制,这也算是拦腰砍了一半了,而且还是个副营职位……那以后凡事儿都不能自己做主,估计对老吴诱惑不大。”

    话音落,许刚倒着茶水说道:“小秦,我说句话你别多想哈。”

    “哎,你说。”秦禹点头。

    “剿灭吴天胤的声音,比收编他的声音要大。为什么呢?因为编制给了我们356团,无形中就增强了我们的力量。部队玩的是个啥?不就是编制,服役人口,以及即时的作战力量吗?我们强了,其他人肯定眼红。”许刚眉头轻皱地说道:“如果不是黄团在中间调和,吴天胤根本没有谈判的资格。三个营上山,最多五小时解决战斗。”

    这话是杀机毕露的,是有着赤LL威胁意味的。

    秦禹斟酌半晌回道:“许营,黄团,我这么跟你说吧。以我对老吴的了解,他对被招安的兴趣肯定是不大的。哪怕你给他一个副团干,他都够呛能答应。因为他对体制,尤其军警系统内的人,有着很强烈的反感,所以真发生矛盾,他哪怕会被迫离开二龙岗,估计也不会向部队弯腰的。”

    许刚闻声怔住。

    “小禹这话说的没错。”冯玉年在旁边轻声插了一句:“我看过吴天胤案卷卷宗的报告,他的个人经历很特别,他也确实对体制很反感。”

    黄山喝了口茶水,没有接话。

    “编制的事儿先不谈,我还想问一下其他的。”秦禹看着黄山,主动再问:“吴天胤在区内是有过大案子的,全特区通缉令的有效期是三十年,就这号人被收编……能好操作吗?”

    “这你不用担心。”黄山笑着说道:“改名,做档案,直接入军籍,缓个三五年,事儿就能过去。更何况你跟他是朋友,松江这边不查,谁会来我们驻军找麻烦?”

    “查尔克投行那边要在奉北追究呢?”冯玉年问。

    “他们算个屁。这帮人投资政F,又不投资部队,老子用卖他们面子嘛?”黄山霸气无比地回道。

    秦禹听到这话,算是放下心来。

    黄山看向秦禹:“咱们现在谈的再多,其实意义不大。我觉得你还是先跟吴天胤联系一下,看他是什么意思,然后再谈。”

    秦禹沉默半晌后,突然问了一句:“路上货出事儿,人也被绑了,跟这次招安……?”

    “跟我们356团没关系。”许刚清楚秦禹的意思,所以打断着回了一句:“之前不是跟你说了嘛,有主和的,就有主打的,他最近太上线了。”

    秦禹一听这话,心里顿时就有数了。

    跟356团没关系,那跟谁有关系?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儿。

    ……

    二龙岗,岭北山上的一间民房内。

    小寻将房门关上,轻声冲吴天胤说道:“查清楚了。”

    “到底是哪儿?”吴天胤站起身喝问道。

    “带队干活的是岭南张保钰,背后支着他的是驻军743团二营营长,叫薛东,这个人之前跟咱有过节。”小寻语气急迫地叙述道。

    “有啥过节?”吴天胤问。

    “他是何子祥的姐夫,就之前因为生活用品跟咱干起来的那个。”小寻提醒了一句。

    “是他啊。”吴天胤想起了事情经过:“你确定,就是这个薛东指使张保钰干的?”

    “我确定。”小寻点头:“我花钱在驻军那儿买的消息,花了五万。”

    “安仔他们关在哪儿,你清楚吗?”吴天胤又问。

    “这个没办法确定。我打听了几个人,他们都只参与了劫货,却没掺和后面的事儿。”小寻轻声应道:“我问了一下卖给我消息的那个驻军军官,他跟我说,货和人有可能在张保钰那儿,也有可能在743团主管的一个补给点内。”

    “妈了个B的,我说怎么三四天了还搞不到消息,原来是驻军牵头干的这个事儿。”吴天胤脸色阴沉地骂了一句。

    “人在张保钰那儿还好说,咱随时可以打。”小寻皱眉提醒道:“可人要是在驻军管辖的补给点里,那咱们动手,就是有意搞武装冲突,驻军肯定会他妈的把部队开进二龙岗剿咱们。”

    吴天胤心里憋火,可他现在又瞎动不得。因为这事儿牵扯到了驻军,一个弄不好,那面对的将是正规军事单位的收拾。

    “你看咋办?”小寻主动问道。

    “货劫了,人抓了,却又没动静了,对面到底想干啥呢?!”吴天胤在屋里来回走了一圈,才有了决断,转身冲小寻说道:“你带俩兄弟,直接去找薛东,给他带个话。就说事儿我知道是谁干的,我认了,他们有啥条件,咱们可以坐下来聊一聊。”

    “直接挑明了?”小寻问。

    “人在他们手里,他们能沉得住气,咱们能吗?”吴天胤很无奈地说道:“珍珍和小豪说,安仔被烧伤了,我怕他出事儿。算了,不磨叽了,就跟他们挑明了说。”

    “好,”小寻点头:“我现在就去。”

    “嗯!”

    话音落,小寻迈步离开,吴天胤正在琢磨这个事儿的时候,兜里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

    “喂?”

    “胤哥,货出事儿的根源找到了,驻军那边找我了。”秦禹的声音响起。

    “我也查到了,”吴天胤皱眉回道:“是743团干的。”

    秦禹一怔:“还真是他们。”

    “驻军找你干什么?”吴天胤问。

    “让我在中间递话,356团想招安你。”秦禹直言说道。

    “招安我?”吴天胤愣了许久后,连条件都没听,直接拒绝道:“不可能,我没有这个意向。”

    “胤哥,你听我说……。”

    “还说啥啊?!小禹,你还没明白吗?杀我人,抢我货,就是给我下马威呢!”吴天胤棱着眼珠子骂道:“这帮人打仗不一定行,玩欺负人那一套,比他妈谁都强。二龙岗这两年稳定点了,他们没钱赚了,又JB眼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