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杀一人,扶一人

旅部寝室楼的休息室内,秦禹坐在沙发上吃着士兵给他送来的面条,整个人的状态非常松弛。

    “吱嘎!”

    房门被推开,黄山带着743团的几个领导走了进来,笑呵呵地说道:“来来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就是秦禹。”

    “哎呦,领导都来了。”秦禹看了一眼几人肩上扛着的肩章,立马站起了身,拿着纸巾擦了擦嘴。

    ……

    743团下属小医院内,翟文领着七八个人,大步流星地走到执勤室说道:“提人!”

    士兵起身敬礼后,立马拿着钥匙,带着众人奔着楼上走去。

    十来分钟后,安仔被两名士兵从房间内架了出来,整个人的上半身外加头上,几乎全部缠着纱布,看着模样非常凄惨。

    “翟连,你过来帮我签个字。”执勤士兵说了一句。

    “我提人还用签字?”翟文摆手说道:“着急呢,回头再说。”

    士兵看了看他, 也没敢多说什么。

    翟文带人押解着安仔离开医院,乘坐两台汽车,火速赶往旅部。

    路上。

    安仔双手被拷着手铐,身体向前弓着坐在汽车后座上,一言不发。

    翟文伸手搂住了安仔的脖颈,突然笑着问了一句:“我听说你点事儿啊!”

    安仔扭头看向他,依旧没有说话。

    “那个什么自治安保会,除了吴天胤,你就是最大的了吧?”翟文问了一句。

    安仔看着他:“你……你什么意思?”

    “如果领头人换成是你,你愿意被收编吗?”翟文直言问道。

    安仔怔了一下,低着头,没有回话。

    “我给你指条明路,吴天胤要是没了,你就联系一下自治安保会内其他领头的人,规规矩矩地签了扩充协议,这样你也算是洗白了。”翟文轻笑着说道:“副营职位,条件还可以吧?”

    安仔听到这话,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再次抬头看着翟文问道:“吴天胤为什么会没?”

    “因为他不听话,他太拿自己当回事儿了。他妈了个B的,部队的营长他都敢绑,军事补给点内他都敢放枪,这种人怎么可能被收编?”翟文眯眼看着安仔,话语简洁地说道:“我觉得你比他聪明,对吗?!”

    安仔不自觉地攥了攥拳头,没有吭声。

    翟文降下车窗,抬头冲着司机喊了一声:“靠边停一下,我跟这兄弟聊一下。”

    司机闻声照做,将汽车停在了荒无人烟的路边,随即推门走下去点了根烟。

    翟文从兜里掏出一部手机,按亮了屏幕摆在了安仔面前:“给你下面的兄弟打个电话,让他们去岭南地区张保钰的地盘等着。”

    安仔虽然不太清楚外面的状况,可也大致明白了翟文的意思,或者说是整个驻军旅部的意思。

    他们这是准备要杀吴天胤了。

    而这时提自己出来又能干啥呢?很简单,肯定是用自己引吴天胤露面。外面已经要谈判了吗?

    眼前这个皮肤黝黑的青年,让自己打电话联系嫡系兄弟去岭南,这肯定是个套。

    安仔想通这些,扭头看向了翟文:“不好意思,我虽然是二把手,下面也确实有六七十号人在我这边做事儿,可我调不动他们。吴天胤在自治安保会就是土皇上,他说话比任何人都好使。”

    翟文仰脖看着安仔:“呵呵,你是拿我不识数呢?”

    “我没有。”

    “嘭!”翟文一拳打在安仔的腹部上,伸手抓着他的头发说道:“吴天胤能在二龙岗站住脚,就是因为有你帮他。你说你调不动人?你是不是拿我当傻子?!”

    安仔被烧伤的腹部瞬间流血,他抬头看着翟文吼道:“我确实是帮吴天胤在二龙岗站住了脚,但后面拉队伍的事儿是他干的。而且他手里还有钱,以前跟我的兄弟,早都被他安排明白了。”

    “我去NM的,你们这帮泥腿子就是嘴硬,欠收拾!”翟文一嘴巴子抽在安仔的脸上,一字一顿地吼道:“我明告诉你,这事儿你答应了,怎么都好说,你要不答应,一会吴天胤露面了,老子连你和他一块毙了。我就不相信了,自治安保会这么多领头的,我他妈还找不到几个愿意进部队的!”

    “呕!”

    安仔本就是重伤在身,连续挨了两下打之后,烧伤创面传来了剧烈痛感,整个人靠在前面座椅上,疼得浑身痉挛。

    “打电话!”翟文拿着手机吼道。

    “我打你妈了个B!”安仔扯脖子吼道:“我说了,我调不动人。”

    “还嘴硬是吗?”翟文懒得废话了,直接扭头喊道:“来俩人,伺候伺候他。”

    话音落,车外的数名士兵,拽开车门就要冲上来。

    “翁!”

    就在这时,岔路口内冲出来四台车,直奔这边赶来。

    “亢!”

    车没到,枪先响儿了。

    “咕咚!”

    一名士兵背对着街道,被一枪撂倒。

    “吱嘎,吱嘎……!”

    刹车声音泛起,四台车火速停滞, 十六七个蒙着脸的男子,全部拎着自D步冲了下来。

    “卧槽!”

    翟文回过神来,低头就掏出了配枪,动作极其敏捷的就要奔着正驾驶位爬去。但无奈对方来的太过突然,四名男子,俩人手里掐雷靠近,另外两人冲着地面就开始扫射。

    “哒哒哒!”

    枪声爆响,子D在地面上打出了一排弹孔,来路不明的匪徒上前就喊:“都他妈别动!”

    翟文根本就没有回头看,整个身体越过前排座椅后,果断转身扣动扳机。

    “亢亢!”

    两声枪响泛起,对面匪徒领头一人,当场胸口中弹,退后了三步。

    “翁!”

    翟文挂挡,踩油,拉着安仔就要逃窜。

    “你妈了个B的,你有两下子呗!”对方领头男子身上穿有防弹马甲,被打了两枪后,低头就搂了火。

    “哒哒哒!”

    枪声响起,越野车轮胎被当场干爆。

    “呼啦啦!”

    四人上前,砸碎了车玻璃后,直接就将枪管子怼在了翟文的脸上。

    翟文目光惊愕地看着对方,心里暗道完了。

    “CNM,兵王是吗?!”对方领头的男子,拿枪顶在了翟文的右胳膊上,掷地有声地喊道:“你刀枪不入啊?!”

    “亢亢亢!”

    三声枪响。

    “啊!!”

    惨叫声传遍车内。

    “咣当!”

    后座车门被拽开,外面一名男子拽着安仔说道:“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