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归来

林憨憨走了之后,秦禹也没有搬回学院的寝室住,因为顾言走了,林成栋没了,他回去自己住着也没意思,更不想换个房间。所以接下来的日子,他都是白天上学,晚上回到公寓住。

    一晃四个多月过去,时间来到了八月份,秦禹距离毕业也就剩个十来天了。

    在这段时间内,秦禹几乎没怎么管响儿的买卖,都是让叶子枭去跟展楠和仇伍对接,帮他快速进入南沪这边的节奏。所以他平时除了跟朋友喝酒聚会,剩下的就是忙着跑一些关系。

    展楠和朱玉临,给秦禹介绍了不少南沪警务系统内的关系,尤其是主管学院这一块的。因为这即将毕业,很多人都有权利,帮秦禹在结业证和档案里“美言几句”。

    四个多月的时间,秦禹连送礼,带请客,大约散了三四十万的现款去打点关系,虽然心里很肉痛,但却收获颇丰。

    离毕业还有一个多月的时候,学院内部就综合评选出了五十位这一届的优秀学员,并且都被教务处收了照片,放大后粘在了教学楼的走廊内。

    顾言,秦禹,朱玉临,包括奉北圈,本地圈,以及七区,八区各种圈子内的熟脸,都有一部分被评选为了优秀学员。

    但实际上,这些优秀学员在这两年期间内,吃喝P赌,交朋友,拉关系啥的都干得挺好,唯独校内教的一些专业课,他们学的不咋地。

    就拿秦禹来说吧,在这两年期间,他最多也就在校内正经上了一年课,剩下的不是请假,就是旷课,到了后期更是说不来就不来了,反正导员,教务处的人也都跟他混熟了。而像顾言这号人,那就更是随心所欲了,甚至他妈的学上了一半就跑了,最后评考,论文,发言稿啥的都没写。但他的结业证书里,各种校内领导评语,却全是赞美之词。

    而像林成栋那样真正“品学兼优”,肚子里有货,论文写的好,发言稿也句句一针见血的学员,绝大多数都没登上重点表扬的领奖台,只有四五个人被立了标杆,参加了学院组织的各种校外演讲,充了充门面。

    说到林成栋,就不得不提秦禹在这数个月的时间内,也一直让展楠跟他老婆在联系,给她汇了两次钱,也帮忙在欧盟区找了一些关系,帮他孩子顺利入学。

    但没了成栋,这种照顾也比较有限。毕竟大家之前都不熟,在电话里除了谈谈孩子,钱之外,也没啥具体的话可说。

    刚开始林成栋的老婆挺伤心的,毕竟二人虽没有啥爱情,可也有亲情。但时间一长,她也适应了现在的生活,据说家里已经开始安排给她找新对象了。

    她年纪不大,林成栋又消失了这么长时间,连警司都判定他很大可能是死了,所以现实生活总要继续,谁也不可能干等谁后半辈子。

    ……

    这天中午。

    松江警署内,黑街警司司长冯玉年坐在署长办公室,正喝着茶,轻声跟领导交谈。

    “你这两年在黑街的工作颇有成效啊。”署长笑吟吟地说道:“大案破获率很高,基础案件犯案率,也给打下来了,很不错。”

    冯玉年一笑,没有接话。

    “黑街以前是出了名的乱啊,在总局都被经常点名批评,弄的咱们警署脸上无光啊。”署长很满意地看着冯玉年说道:“这次奉北召开几次研讨会,我推荐你过去,跟警届其他同仁传授传授经验。”

    “这我就不去了吧。”冯玉年怔了一下说道:“我不太适合演讲,听听还行。”

    “要去。”署长看着冯玉年说道:“政绩有了,还缺点露脸的机会。哈哈,你得让上面的一些领导看见你啊。”

    冯玉年眨了眨眼睛,放下茶杯,直言问道:“有空间了?”

    “有空间,”署长点了点头:“署里帮你运作运作。”

    “呵呵,那就感谢领导栽培了。”冯玉年一听有空间,就知道自己可能要再上一步了。而他对这种事儿是不掩饰渴望的,直来直去,一如从前。

    署长看着冯玉年,思考了半晌后问道:“你要离开黑街,那你觉得下一届黑街司长人选,落在谁身上比较合适?”

    “秦禹。”冯玉年几乎不假思索地回道。

    署长抱着肩膀,脸上挂着笑意回道:“他……他还是太年轻了点,资历也不太够,而且还没担任过副职啊。”

    “黑街如果想要保持现在这种状况,或者变得更好,那秦禹就是司长的不二人选。”冯玉年脸色认真地说道。

    “他有这个能力?”署长问。

    “黑街这两年犯罪率急剧下降,大案破获率也高,这跟秦禹是大队长有着分不开的关系。”冯玉年话语简短地说道:“秦禹卖我面子,黑街地面上的人,又卖他面子,所以才有了现在的局面。”

    署长陷入沉思。

    “黑街地面上的规矩,不是法定的,也不是我定的,而是地面上的人利益得到了保证,他们自己定的。”冯玉年一针见血地说道:“而能把这帮人平衡好的人就是秦禹。”

    “你对他很欣赏啊,呵呵!”

    “是的。”冯玉年点头:“他去学习,就是我劝的,不然这小子都舍不得走啊。”

    署长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后,突然问道:“他还有多长时间从南沪回来?”

    “快了,都不到一个月了吧。”冯玉年也没太记准日子,只大概说了个时间。

    署长思考一下,轻声回道:“署里会考虑一下他,先等他把档案,结业证拿回来看看再说。”

    “嗯。”冯玉年没有继续劝说,他知道自己的话已经喂到了,至于署里怎么决定,那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事儿了。

    ……

    松江南,待规划区。

    两台卡车缓慢地行驶在冰雪路边上,正在向北开去。

    距离关口大约二十多公里的地方,安仔,付小豪,丁国珍等人正聚在一块,准备接货。

    “晚上弄完,咱们去聚聚呗?”安仔早就已经跟小豪,珍珍混熟了。

    “行啊。”付小豪笑着应道:“一会我俩整完,跟你上二龙岗转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