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天胤的推测

秦禹接到冯玉年的电话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他让人查了一下南沪飞奉北的航班表,发现已经没有航班了,只能等明天再走。

    在饭店应酬完,秦禹立马去了天成宝丰公司,见了枭哥等人,提前跟他们打了预防针。自己这次走可能就先不回来了,南沪这边的事儿,就只能靠着他们来盯着了。

    ……

    二龙岗。

    吴天胤正在打电话之时,小寻推门走了进来,言语急迫地说道:“哥,哥,小豪和珍珍回来了!”

    “啊?”

    吴天胤蹭的一下站起来问道:“人在哪儿呢?”

    “在前面的房子里呢。”小寻立马回应着。

    吴天胤闻声立即冲着电话内的人交代了两句,指着门外说道:“走,走,赶紧过去。”

    几分钟后,前方的客厅内,付小豪和丁国珍见到吴天胤,立马出言打了声招呼。

    吴天胤此刻也来不及和二人寒暄,只言语焦急地问道:“就你俩出来了?”

    “对,”付小豪点头应道:“是他们把我俩放了。”

    “放了?让你们带话回来吗?”吴天胤以为对方有诉求,所以立马问了一句。

    “没有让我们带话。”付小豪摆手说道:“他们这帮人,这几天跟我俩没有任何交流,就是很突然的把我俩放了。”

    吴天胤稍稍懵了一下,立马又问:“安仔他们呢,情况怎么样?”

    “我俩和大家没被关押在一块,我也不清楚其他人情况怎么样。”付小豪如实应道:“但对方劫货的时候,安仔被烧伤了。”

    吴天胤攥了攥拳头:“……还有人出事儿吗?”

    “司机小杨被打死了,其他人啥状况,我俩不是很清楚。”付小豪低头回道:“刚被抓,我们就分开了。”

    话音落,屋内陷入沉默。

    “艹他妈的!”小寻叉腰怒骂,咬牙切齿地说道:“别让老子知道这事儿到底是谁干的,不然我让他想死都难!”

    “先别吵。”吴天胤冲着小寻摆了摆手,皱眉看着付小豪又问:“你俩在里面待了好几天,摸到啥线索了吗?”

    丁国珍摇了摇头:“我俩是单独被关着的,也没人问我们话,跟我们交流,眼睛也一直被蒙着,根本猜不出来,他们是藏在哪儿的。”

    吴天胤听到这话,心里升起了一股无力感。

    “哥,我注意到几个细节。”付小豪突然说了一句。

    “什么?”吴天胤立即问道。

    “他们劫货的时候,用了地刺拦路带,计划很周密,不是瞎打。推进,控制,劫货地点,都是有讲究的。而且整完我们之后,离开的也很快。因为我被弄上车之后,最多也就不到十分钟,就感觉车开了。”付小豪仔细回忆着叙述道:“这不像是地面上的人干的。”

    吴天胤愣住。

    “但是我在车上听他们说话的时候,感觉有几个人骂骂咧咧的话很多,又不像是特别专业的样儿。”付小豪有些矛盾地说道:“很怪。”

    吴天胤低着头,在屋内走了一圈,突然说道:“我们把这事儿想简单了。”

    “怎么呢?”小寻问。

    “他们肯定知道了小豪和珍珍的身份,不然不会区别对待他们,而且拖了三天还把人放了。”吴天胤冷静下来,思维严密地说道:“地面上的人干活,还是在待规划区,那无意中抓到了警务系统内的人,绝大多数会怎么办?”

    众人愣住。

    “做掉。”付小豪率先说了一句。

    “对啊。”吴天胤点头回道:“他们抢都抢了,又知道小豪和珍珍的身份,那为啥没把人做掉,反而放了呢?”

    “是有点怪。”丁国珍也回过味儿来。

    “他们做事儿也有顾虑,不太敢动警务系统内的人,怕事儿藏不住,漏了不好收场。”吴天胤做出了判断。

    “对!”付小豪点头。

    “这种顾虑区外的雷子是不会有的,因为放人的风险肯定比做掉大。”吴天胤眼冒精光,脸色阴沉地说道:“雷子既为钱,又想安全,他们做事儿才不会在乎你是不是警员呢。这是待规划区,把人干了也就干了。”

    众人愣住。

    “他们不怕咱这些区外的雷子,但怕警务系统……会是哪边的人呢?要么是官方,要么是区内的人?”吴天胤背着手,拧着眉毛继续说道:“他们就是冲我来的,抓了小豪和珍珍是意外,可以这么判断吧?”

    “有这个可能。”付小豪把事儿想了一遍后,心里比较赞同吴天胤的话。

    “狗日的,我整出大致范围了。”吴天胤回过身来,立马冲着小寻说道:“不要在地面上打听了,换个方向,你让人拿上钱……。”

    五分钟后,小寻带人离开,继续下山去打探消息,而付小豪和丁国珍也必须得离开了。因为他们脱困后,并没有第一时间返回松江,只先来了吴天胤这边报信,但现在松江那边都在疯找他们,他们必须得回去露个面。

    临走之前,付小豪也告诉吴天胤,他回去也会通过警务系统的关系来查这个事儿,随即二人单独在房间内聊了几分钟,付小豪才拿着吴天胤给他的一部电话离开。

    当晚,秦禹也收到了付小豪和丁国珍脱困的消息,并且在心里合计了一下后,竟与吴天胤的猜测差不了多少。

    ……

    第二日一早。

    秦禹赶到了机场,扭头冲着叶子枭说道:“学院的活动,我都参加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一个毕业典礼了,所以这次回去,我就不再过来了。南沪这边有事儿,你看着处理就好,实在有拿不定主意的,咱们再打电话商量着来。”

    “行,你放心吧,有事儿我会给你打电话。”

    “好的,哥,那你们别送了,我先走了。”秦禹提着简单的行李,冲着众人挥了挥手。

    “回头我上松江看看。”展楠摆手喊了一声。

    “来吧,都来!”秦禹点了点头,伸手就把证件给了安检口的人。

    当天下午,秦禹乘坐飞机抵达奉北,随即又无缝连接轻轨列车,在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赶回了大本营,松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