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普通的接货

深夜,松江南。

    两台卡车碾压着路面上的积雪,缓缓停在了路边,安仔,珍珍,付小豪等人瞬间围聚了上去。

    车门弹开,大黄跳下来,笑着冲众人打了声招呼:“哈喽啊!”

    “黄哥好!”

    “黄哥吉祥!”

    “……!”

    众人很皮地冲着大黄打着招呼。枭哥没出狱之前,大黄在松江待了整整一年多,早都跟秦禹的这帮小兄弟混得很熟了。直到枭哥出狱,他才被调到南沪帮忙,平时除了齐麟外,也就是他带队往这边送货。

    “小崽子,你咋又胖了。”大黄拍了一下珍珍的大脸:“生活挺好呗?”

    “好啥好,一年也就赚个三五百万,凑合活着吧。”丁国珍皮得不行,身体胖得跟个球一样。

    “呵呵。”大黄看着他一笑,轻声冲众人吩咐道:“验货吧!”

    “哎。”

    付小豪做事儿认真,到现在为止只要是自己主管的事儿,那每个细节都要亲力亲为。他戴上手套,招呼着身边的兄弟上前,顺着梯子就钻进了车里验货。

    道路旁边,丁国珍递给了大黄一根烟,轻声问道:“我禹哥是不是快回来了?”

    “嗯。”大黄点头:“我来之前跟他们喝酒来着,他马上毕业了。”

    安仔闻声一笑:“呵呵,咱秦老板这次回来,是不是要升了?”

    “估计是吧。”大黄点燃香烟,龇牙回道:“他前段时间在南沪没少散财,估计是铺路呢。”

    “哎呀,那我们小珍珍又站起来了。”安仔闻声调侃道:“说不定,你这回能蹭个队长当当。”

    “拉倒吧,舔王真正的接班人是我豪哥。”珍珍大咧咧地说道:“我最多算是第二舔,跟在我豪哥屁股后,混口饭吃就行了。”

    “哈哈!”

    众人闻声一笑,气氛欢愉。

    付小豪验了二十多分钟货,才从车厢内跳了出来,点头冲着大黄说道:“哥,整完了。”

    “给小豪单子。”大黄冲着身边的人吩咐了一句。

    付小豪接过单子,在上面签了字,写了实到货量准确后,才抬头说道:“哥,一会安仔要在二龙岗安排咱们,一块呗?”

    “对啊,去二龙岗溜达一圈呗!”安仔邀请了一句。

    “不行,我得快点回去。”大黄摆了摆手:“南沪那边也在抢市场,老叶让我放下货,就赶紧回去。”

    “和谁啊?”付小豪皱眉问了一句。

    “和李家呗,还他妈能有谁。”大黄叹息一声:“这王八蛋不消停,咱就不消停。”

    付小豪对南沪的情况不是很了解,所以顺势问道:“和李家已经明着打了呗?”

    “那还没有,但在区外已经抢客户了。”大黄扔掉烟头:“唉,响儿这行太来钱,早晚得干起来。”

    “那就干他。”安仔跟着吴天胤整了这么长时间,身板也硬了:“胤哥说了,只要开打,我们这边就弄奉北那帮人。”

    “鲁家吗?”大黄问。

    “是,他们现在也开始做了,出货量也不少。”安仔点头。

    “哈哈!”

    大黄一笑,拍着安仔胳膊说道:“行,有你这句话就行了。”

    “咱穿一条裤子,相互拉帮呗,哈哈!”安仔一笑。

    “妥。”

    大黄点了点头,扭头冲着众人说道:“行,那你们就回去吧,我们走了。”

    “真不去啦?”安仔再次邀请道:“再急,也不差这一天了。”

    “不去了。”大黄摆手:“真有事儿,得回去。”

    “行吧,那一路顺风。”

    “好勒!”

    众人站在路边聊了能有不到二十分钟后,大黄等人就开着两台空车,开始返程。

    经过一年多的时间发展,秦禹手里也算有了点资本,像之前那种货车到地方还要卸货的事儿,已经不再发生了。马老二和齐麟各在松江和江州买了六台挂车,确保只要货到了地方,送货的人就能开着提前准备好的空车返程,这样一来,效率就高了不少。

    大黄走后,付小豪冲着马家的人吩咐道:“你们把2车的货拉回去,在区外就散了,亮哥,叔哥他们在呢。”

    “好勒。”马家的兄弟点头。

    “走吧,咱们去二龙岗。”付小豪摘掉手套,冲着安仔等人说了一句。

    “走,走。”安仔拽开越野车车门,指着司机说道:“跟紧了昂!”

    “好勒!”

    说完,两台货车在原地分开,一台由马家的兄弟押着去了南门方向,准备进仓库,直接把货散掉。而另外一台,则是由安仔,付小豪,丁国珍等人押着,直接绕过松江,奔着北面的二龙岗行驶过去。

    四台越野车,配着一台满载的挂车,行驶速度很慢。但好在二龙岗这边地面上的人,目前还没有谁敢说,无缘无故的去找吴天胤麻烦,再加上付小豪,丁国珍这俩人在各个部门也都有关系,提前打点好了路面上的事儿,所以大家也不着急,只按照正常计划,赶往收货地点。

    车上。

    安仔笑吟吟地看着付小豪说道:“禹少这次回来,算是彻底站起来了。两年时间,要履历有履历,要政绩有政绩,我觉得他最起码,也能整个司长当当了。”

    “差不多。”付小豪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唉,其实我挺羡慕你们的。”安仔叹息一声说道:“跟着禹少往办公室一坐,风吹不到雨淋不到的,多省心啊。”

    “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付小豪摆了摆手:“地面有地面的好处,体制里也有体制里的难处。你以为我们天天在单位里自由吗?我跟你说,禹哥混得越好,我们就越要夹着尾巴做人。就比如警署下达刑事案破获率指标,我们既要完成任务,还不能真的触动地面上一些的人利益……唉,每到任务时间截点,我们都跟要高考似的,头发都不知道他妈的掉了多少!”

    “哈哈,这么难吗?”

    “那是啊,干啥都不容易。”丁国珍深以为然地叹息了一声。

    ……

    就在众人聊天,溜溜达达往二龙岗走的时候,西北方向的一处民房大院内,一名中年拿着电话说道:“是,是,我们到这儿了。好,我明白了。嗯嗯,您放心吧,我有数。对,应该只有吴天胤那帮人。”

    再过俩小时。

    车队绕过松江,抵达北侧道路,又往前行驶了二十多公里后,付小豪突然见到迎面有两台汽车慢悠悠地行驶过来。

    “后车注意,靠边点,对行道来车了。”安仔语气轻飘地拿着对讲机喊了一声。

    “收到!”货车内有人回复。

    一两分钟后,双方车辆正准备在狭窄的道路错开过去时,后面突然又冲上来了数台越野车,速度极快。

    ——————————

    今晚有事儿,欠一章,老规矩,周一额外还两章。

    周一最少爆发十章,让沉寂两年多的松江地面沸腾起来!!求订阅,求推荐!